文学楼 历史军事 苏爽世界崩坏中[综] 690·【回归篇·之四】·115

690·【回归篇·之四】·115

小说:苏爽世界崩坏中[综]| 作者:飞樱| 类别:历史军事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

【文学楼】欢迎您 牢记域名:www.77dus.com,方便下次阅读小说《苏爽世界崩坏中[综]》最新章节...
    副长看起来好像微微一怔,就仿佛是事先并没有想到会从她口中听到这样的言语而感到有丝讶然似的。(www.wenxUE6.com

    但这种在部下面前短暂的弱气并没有持续得太久。事实上, 也许几秒钟之内就结束了——副长咳嗽了一声, 重新抖擞起精神, 拿出那种惊天动地的魄力, 冲着她更大声地咆哮道:

    “……擅自做出这种不得了的事,然后呢?!”

    柳泉一愣,然后慢慢地——弯起了眉眼, 在这样的暗夜里, 冲着他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然后,就等待副长来替我善后啊。这样那样的事,不得了的事, 糟糕的事,棘手的事……一直以来, 不都是由副长来接手解决的吗?”

    她用一种理所当然的口吻说道。然而仔细聆听的话, 会发觉她的声线里带有一丝可疑的颤抖,像是极力在压抑着自己真实的情绪一样。

    “正是因为相信着近藤先生……相信着副长,新选组的大家才会走到现在的啊。”

    土方:“……”

    他好像一时间被她的话说得哑口无言, 又好像是被她的话噎得完全不知道该如何作答。在深夜里, 他的眼眸中有某种微妙的情绪明灭了一瞬, 然后他重重地咳嗽了一声, 直起身子来, 仿佛像是在提醒着她“我们还有正事要做”似的。

    “……别说漂亮话了!即使这样我也不会被你蒙骗过去!这一次你擅自行动的事我们就等到此事结束之后再说!”

    副长气哼哼地说着, 随即脸色微微一肃, 又重新变成了那个英明神武、可止小儿夜啼(不)的鬼之副长。

    “嘛, 现在我们杀了伊东,御陵卫士不会就此罢休吧。”他沉声说道。

    “必须提前布置好人手,预防他们前来报复。……也许我们应该先下手为强?”

    他沉吟了片刻,然后招来一旁的岛田,对岛田低声吩咐了几句。

    岛田点头而去。

    柳泉:?

    面对着一脸问号的不听话部下,副长没好气地潦草解释了两句。

    “我让他把市吏叫来,就说这里发生了私斗,有人受伤,让他去通知御陵卫士那些人,抬个笼轿来接伊东。”

    柳泉:??

    副长续道:“……然后在此地设伏。”

    柳泉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

    “是要将御陵卫士一网打尽吗?真不愧是副长啊——”她立刻变成了副长吹,毫不吝惜自己的赞美。

    副长好像有点受不了似的横了她一眼,才继续说道:“你一个人干不了这事。等一下我会叫……永仓和原田都过来。”

    他顿了一下,目光变得有点意味深长。

    “……你知道为什么会让你们三人在此地设伏吧?”他问道。

    柳泉先是露出了一脸问号,在副长发飙之前,她就又换成了一脸震惊的表情。

    ……多明显啊,她怎么没想到呢?!

    平助!副长想叫她在等一下必定会发生的乱战中救出平助!派以前和平助感情最好的永仓和原田来这里也是因为这个!

    柳泉几乎要叹息出声了。

    ……这么良苦的用心,为什么最后平助还是会丧生在这里呢?!

    她迎着副长的视线点了点头,只说了一个人名。

    “平助?”

    副长露出“原来你也不是无药可救”一类的神情,满意地点了点头。

    “对。”他说,“等一下御陵卫士来救伊东的话,必定会发生激战。平助是个死心眼的孩子,一心认为是他将伊东引荐给了新选组,才使得伊东走到今天这一步;所以出于那顽固的责任感,他也不会轻易地丢弃伊东……”

    柳泉愣了一下。

    没想到副长对于平助的心理分析得居然这么细致。然而千算万算,他也算不到自己手下的小兵会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为了奋勇求表现而将平助杀害吧。

    “所以,我需要你们来介入这场战斗。你、永仓和原田……你们和平助战斗的时候,引开他,然后让他逃走……别让平助和其他人对上。那些人并不可能知情……虽然我对平助的身手也有信心,觉得那些普通队士是不可能杀掉平助的,但是我们还是要稳妥一点。”

    副长说到这里,却慢慢地叹了一口气。

    “在平助提出要和伊东一起离开,因为他对于伊东还有责任的时候,我大概就在等待着这一天吧……只是没想到,这一天来得如此之快。”

    他若有所思似的说道。

    柳泉:诶?!怎么回事?!久违的、难得一见的【副长的真心话】忽然入手了吗?!

    她从善如流(?)地露出了惊讶的神色,配合般地默然点点头,一副沉痛的模样——事实上也确实为平助的命运走到了这一步而感到痛心,顿了一下才接道:“平助……会理解副长和近藤先生的心情的……吧?”

    最后那个疑问词还不如不加呢。看起来好像她回应的这句话完全没有安慰到副长一样。

    副长抬起视线来,狠狠地横了她一眼。他好像想对她说点什么,但又忍住了,最后只是简单地继续说道:

    “算了。……这就是为什么我要让永仓、原田和你在此的原因。”

    柳泉:“……”

    这里的这个“清原”到底做了什么了吗?为什么副长会对他——或者“她”,她可不相信聪明的副长从头到尾都没看出来她是个女扮男装的汉子——乳齿信任啊?!

    信任到……连平助这样重要的、在试卫馆时代就一直像总司那样一起保护着、共同努力着走过来的,类似“弟弟”一样的人物——连这样一个人的生死,都能交到她的手里来守护?!

    柳泉一瞬间忽然感到胸中有种莫名的情绪猛然涌了上来。那种奇异的情绪几乎霎那间令她的喉咙都哽塞了。

    副长,不要相信我啊……我不是你所认识和知道的那个人……在这个时空,在这个世界里,不是。

    没听到她的回应,副长又狠狠瞪了她一眼——却看到她一脸莫名的【被感动到】的样子。那种神情似乎让他满意了一些。他抬起头,望了一眼月色,说道:“天色已经不早了吗……想必御陵卫士那边也应该有所行动了吧。我这就赶回屯所去找永仓和原田过来。在那之前,你就在这里守着吧。”

    柳泉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副长站起身,仿佛带着点厌恶一般地,又望了一眼倚靠在路旁墙上的伊东的遗体。

    “替我除掉了他,谢谢。”他头也不回地说道,好像是在自言自语一样。

    柳泉一怔,默了一秒钟才跟得上台词。

    “不……其实,我是为自己啊。”她诚实地说道。

    其实她说的也算是实话,副长却并不在意。他一脸不信似的哼笑了一声,姑且算是没有再追根究底下去,而是说了一句“在后援到来之前不要轻举妄动”之类的话,就大步向着来时的方向走去。

    柳泉目送着他的背影。也许是因为来到这里并不是为了执行公务,副长今夜并没有穿那件浅葱色羽织。看着月光在他的背后投下一圈更深的阴影,柳泉翕动嘴唇,一句“土方先生”几乎已经到了嘴边,却又硬生生忍了下来。

    真像啊。外形也像,声音也像……和那个她所熟悉的、曾经拥抱过的人,几乎就像是……同一个人。

    ……不过,他们终究是不同的人吧。她知道的。

    看起来,兼桑也知道。

    副长走远之后,和泉守兼定才从他先前的藏身之处走了出来。他的脸上还残留着一丝激动的神情,混合了震惊、喜悦、感慨以及怀念,让他的脸上充满了难以形容的复杂感。

    这可是在兼桑的脸上很难见到的,柳泉忍不住多看了他一眼,然后警告他:“等一下假如御陵卫士赶来的话——”

    “我知道我知道,是叫我躲好不要动手,是吧?”出乎意料地,和泉守兼定用一种稍微有点烦躁、又有点理所当然似的口吻抢先回应道。

    柳泉讶然,和泉守兼定看到了她那副表情,于是就显得更加烦躁(?)了。

    “我说啊,你这是把我当作傻瓜吗?”他怒气冲冲地质问道,又不忘替自己解释,“御陵卫士又不是时间溯行军,他们都认得新选组的成员吧。我就算穿着这身羽织,也不会像你一样变成新选组里有名有姓的人物,到时候引起他们的怀疑可怎么办?!”

    柳泉默了一下,忽然脸上浮起一丝笑来,微微歪着头,半开玩笑似的从下方窥视着和泉守兼定那张赌气似的脸。

    “我说啊,兼桑——”她淘气似的拖长了声音,然后当头冲着和泉守兼定丢下一个大炸弹。

    “你说起这件事的时候,是不是有那么一点……嫉妒我啊?嗯?”

    和泉守兼定愣了片刻,忽然暴走了。

    “嗯什么嗯!现在表现得那么游刃有余也没用!等一下要是不能好好表现的话,有你哭的时候!!哼,没有像我这么又帅气又强大的刀帮忙的话,说不定会战斗得很艰苦吧……不、不过!除非是时间溯行军来了,否则我是不会——”

    柳泉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不知为何,大战将至之前的紧张感莫名消失了。

    “知道啦知道啦。兼桑,等一下你可以走远一点,负责收集一下大家从各个方向上带回来的情况汇报。”她笑着说道,十分不露痕迹地把付丧神顺手打发得更远了一点。

    和泉守兼定有点怀疑地盯着她。

    “我说……你真的不是想让我走远点,然后在这里胡作非为吗?”

    柳泉:“……”

    她感到一阵又好气又好笑,完全不知道自己是应该欣慰于“啊兼桑原来其实情商还在线”,还是应该气愤于“就这么不相信我的人格吗兼桑!”。

    “就算是的话,怎么可能现在就告诉你啊!”她笑着反击了一句,在兼桑的哇哇叫声里把他驱赶到了小巷里。

    当兼桑的身影也去远了以后,柳泉脸上的笑容才慢慢消失了。

    “平助……”她低声念着这个名字,感到了一阵恻然。

    虽然知道只不过是一厢情愿而已,她仍然站在七条通与油小路通交界的十字路口,望着现在还空无一人的、夜间的街道。

    “就这么活下去,不好吗,平助?大家,都那么希望你活下去……”

    可是这只是她任性的说法。

    藤堂平助,今夜是必须死去的。因为唯有这样,这个世界才能够得到维护,其他人才能够平安而无知地活下去。

    柳泉侧耳聆听着远方骤然响起、由远而近的杂沓的脚步声,苦笑了一下。

    有的时候,还真的有点……憎恨自己的使命啊?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添加书签] [章节错误/更新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