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穿越小说 > 娇气包[快穿] > 第79章 小可爱16

第79章 小可爱16

 热门推荐:
    苏棠呆呆的望着池疏言,一时之间竟觉得自己好像在做梦一样, 对方和他说什么了?是和他在开玩笑还是怎样?

    他觉得自己有点笨, 根本分辨不出来这些话是真是假, 这些话就像味道香甜诱人的香水, 稍稍喷洒在他周围,便会让他沉溺其中, 因为这是他喜欢的味道,一种像和喜欢的人恋爱了的味道。

    可那味道也会有消失散尽的一天,只不过这个恋爱香水的留香时间不取决于品质, 而取决于留香的那人。

    有时候即使香气散尽, 但留香人陪伴在你的身边,也会让他想起那淡淡的香甜。

    因为他在意的根本不是香味本身,而是留下香味的那个人。

    或者说,只要对方在他身旁,便一直会闻到那淡淡的恋爱的味道。

    池疏言于苏棠,便是这样。

    可他不知道, 池疏言也把他看做这样, 甚至于迷恋成痴,连稍稍离开一刻, 便觉得要受不了。

    这两个恋爱新手都不知道对方的心思, 甚至当一方坦诚而炽热的表达了自己的心声时,对方却被吓得有些瑟瑟发抖起来。

    “你……什么意思啊?”苏棠心跳的很快,声音也有些发颤,他努力想让自己变得和平常一样, 却又控制不住他紧张的心情。

    他脸颊上泛着淡红的颜色,如同桃花映面,娇而不艳,微风拂过,撩起池疏言心头涟漪荡漾,余下细微的波纹,却又因为桃花瓣浮水而动,使得水纹不断。

    池疏言就这样看着苏棠,看了不知道有多久,才终于回过神来,想和苏棠诉说情愫。

    “我觉得我好像有点喜……”池疏言话还没说完,苏棠便一下子红了脸,不可置信的抬起头。

    他有些期待,还有些兴奋,似乎很想池疏言继续说下去,因为他很想听那几个字,甚至只要光想一下便觉得开心的不得了,更何况是亲耳听到。

    池疏言看到他的神情,便欣喜的不得了,他甚至觉得自己一辈子都忘不掉那时对方脸红的模样,还有对方略含期待的目光。

    “我喜欢你,苏棠。”他说道。

    苏棠忽然脸爆红,甚至连眼睛都不敢眨,只看着池疏言,然后再用那微不可查的声音问道:“没听清……”

    “是没听够吧,小坏蛋。”池疏言却笑道。

    “不是,就是没听清。”苏棠极力否认,红红的耳朵却早已出卖了他。

    “好好好,是没听清。”池疏言笑得很开心,又说:“我喜欢你,苏棠小同学,你听见了吗?”

    “听见了。”苏棠小声说完,也跟着偷偷地笑。

    “真听见了?”池疏言又问他。

    “真听见了。”苏棠回答他。

    “那你猜猜我有多喜欢你?”池疏言忽然凑近,在苏棠耳边问道。

    “很喜欢?”苏棠有些害羞的问道。

    “是特别喜欢,我见到你的第一眼就觉得喜欢。”他说。

    苏棠被他呼出的气息弄得耳朵发热,脑子也跟着乱了起来,因为他也特别喜欢。

    可他不好意思说,只能轻轻道: “我知道了。”

    “知道什么了啊?”池疏言问他。

    “知道你喜欢我。”苏棠弱弱的说。

    “那你的表示呢?”池疏言暗示他:“你是不是你应该跟我说点什么呀?”

    “我……我……”苏棠结结巴巴的说了好久,也没说出来,最后只能丧气道:“说不出来,饿了,想先吃饭。”

    池疏言差点没被他笑岔气,好好的表白气氛就被对方这么给毁了,但他也不生气,毕竟对方这么可爱,无论说什么做什么都可爱。

    他把那一大包吃的拿出来,让苏棠先挑,等对方挑完了自己再随便吃点就行。

    池疏言比苏棠吃的快,吃完了就看对方一会。

    苏棠吃东西时很秀气,但不是像女孩子娇滴滴的那样,更不像男生的狼吞虎咽,就是看起来很舒服,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喜欢他所以才这样想。

    不过应该不是,池疏言看着像仓鼠进食一样的苏棠,心情就好的不得了,对方每咬一口吃的,腮帮子就鼓一下,看起来软软的,还想伸手去摸摸看。

    池疏言这样想的,便也这样去做了,他用手指头轻轻的戳了一下苏棠的脸颊,然后对方就忽然抬头,想护食一样用眼睛瞪他。

    池疏言朝他笑笑,苏棠便红着脸蔫了下来,池疏言觉得好玩,就多戳了几下,结果弄到最后,苏棠干脆捂着脸吃饭。

    不过他是用一只手捂着的,所以总是受到池疏言的袭击,他忍不了,便把自己的手里的面包一把塞到对方嘴里。

    池疏言咬了一口,看起来不像生气,还有点挺高兴的模样,和苏棠说:“真乖,还知道喂你老公一口。”

    “你怎么这样……不要脸。”苏棠弱弱的骂他道。

    “有了媳妇谁还记得要脸啊?”池疏言煞有其事的说完,又和苏棠说:“媳妇,再喂我一口。”

    “你座位排完了吗?”苏棠也不搭理他,就问。

    “还没。”池疏言被对方一提醒,也才想到,只好收了和苏棠玩闹的心思,低下头继续书写起来。

    苏棠这会终于找到了寻仇的继续,一会揪揪池疏言衣领,一会又春春他的脸颊,最后还偷偷去勾对方的掌心,结果他还没玩够,就被池疏言一把抓住,然后揣进兜里不放。

    “你松手。”苏棠连忙说道。

    “我写座次表呢,别闹。”池疏言头也不抬,说的好像和真的一样。

    实际根本不是这样,因为对方就是个大流氓!

    苏棠觉得让池疏言松开手的可能性不太高,但万一有人进来了,看见他俩不仅坐一个桌,还手牵着手,一定会吓一大跳,还可能直接给传出去了。

    苏棠特别害怕这样,因为学校管的严,异性恋都不允许,同性恋更是坚决不让,他俩可以解释是闹着玩,但传来传去,就算本来是清白的,也得染成墨水缸。

    更主要是他俩之前根本就不是纯洁的和山泉水一样。

    可池疏言力气大,苏棠又挣不开,反而越挣扎越紧,而且池疏言还一脸“我在认认真真拍座次表”的模样,装的特别像,苏棠甚至想给他颁一个奥斯卡奖。

    “你可真是太烦人了。”苏棠有些生气的说道。

    “这才刚表白多久,就开始嫌我烦了?”池疏言放下笔,挑眉问道。

    “你松手我就不烦你了。”苏棠和他说道。

    “那不行啊,你本来就烦我,这我要是松手了,你肯定得跑了啊。”池疏言和他开玩笑道。

    “我怎么可能跑?”苏棠瞪了他一眼,才说:“你不要污蔑我。”

    “那你为什么不跑啊?”池疏言问他。

    苏棠一下子被问出了,稍稍有点懵懂的看着池疏言,一脸无辜又可怜的模样。

    他为什么不跑呢?还不如因为他喜欢池疏言,要不然别说被抓住手了,就说被摸头,苏棠都肯定不让。

    “你说呢?”于是苏棠反问他道。

    “我可不知道。”池疏言这样说着,却是一脸笑容,似乎像个狡猾的大尾巴狼,看着自己养的兔子一步一步掉进陷阱里一样。

    苏棠不想再一次掉进池疏言的陷阱里,便假装生气了的模样,任对方牵着他的手,也不管不顾起来。

    实际上根本就不是这样,因为他每一次心跳都快的要飞起来,而且他还挺喜欢这种感觉的。

    没谈恋爱之前,他其实也挺喜欢池疏言牵着他手的感觉,就像偷吃了禁忌的蛇果一样,而谈了恋爱之后,他竟然和以前一点都没变,而且这种感觉还更加明显了,稍有一点的肌肤相触,都会让苏棠偷偷的回忆很久。

    于是他就这样老实了一会,看样子有点不爽,实际上却在偷偷的笑,不知过了多久,大概走廊里渐渐传来淅淅沥沥的脚步声时,池疏言便放开了他。

    只不过在松开他的手之前,又轻轻用拇指摩挲了一下。

    苏棠终于被放开,却还有点恋恋不舍,他想了想,便从笔袋里翻出便签条,写到:“谢谢。”

    然后贴到池疏言眼前。

    “一点诚意都没有。”池疏言写完,又贴到了苏棠桌上。

    苏棠又撕了一张,写了三个字,然后偷偷看池疏言一眼,忽然把纸条贴到对方肩膀上。

    然后他就趴到了桌子上,偷偷摸摸的看对方。

    池疏言展开纸条,上面有苏棠的味道,他写道:“喜欢你。”

    作者有话要说:  不行了困死了,码字的时候差点睡过去,再醒来发现自己写的啥?乱码?下次再也不这样了qaq,我先去睡一会,投雷的小天使们明天再一起感谢,抱住你们~

    (www.wenxue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