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穿越小说 > 娇气包[快穿] > 第82章 小可爱19

第82章 小可爱19

 热门推荐:
    空气顿时凝固,好像刚才谁都没说过话一样, 苏棠见池疏言装死, 便往后拱了拱, 才说:“怎么还不走?”

    “……”池疏言被他一句话噎的说不出来话, 只能无比懊悔起来。。

    苏棠看他这样,便觉得十分好笑, 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他竟然还觉得有一丝丝的小骄傲,好像自己是正义的骑士, 经过上百次决斗之后终于把大魔王打到了一样。

    虽然在这之前他被大魔王欺负惨了, 但也依旧无法消减他机智的光亮。

    苏棠一想到这,便更加得意起来,又说:“快回你自己的床上睡去。”

    “我刚刚只是开个玩笑。”池疏言欲哭无泪,声音中都带着浓浓的无奈。

    苏棠听完,差点笑出声来,可他转念一想, 自己好不容占了一次上风, 还没得意够呢,要是现在就笑了, 那他就没办法再调戏池疏言了。

    所以他得忍住, 至于怎么忍,当然是用手捂住嘴巴,尽量不去想池疏言无奈懊悔的声音和表情,可是吧, 他越是让自己不去想,脑子就偏偏给他想个不停,好想和他作对似的。

    最后他倒是没笑出声,就是肩膀抖了抖,但不是很明显,池疏言应该看不见。

    其实池疏言早就看见了。

    他又好笑又好气,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养了这么一个小男朋友,平时看起来乖的像天使一样,结果现在却摇身一变,直接变成个淘气的小恶魔。

    他脑补了一下,要是苏棠真变成小恶魔,应该也是头上两个小小的犄角,拿着叉子尾巴乱晃的那样,到时候一脸超凶的模样,结果让他点个火都能把自己小翅膀烧着。

    那可真是挺可爱的。池疏言刚在心里美着呢,就听见苏棠得意洋洋的问答:“你怎么不说话了哇?”

    “你说呢?”池疏言说着,就把苏棠给抱紧了。

    “啊……”苏棠惊呼了一声,连忙问道:“你干嘛!”

    “没干嘛,就是忽然就想这么做。”池疏言说完,就一直这么抱着。

    “别闹。”苏棠闷闷说完,还用自己的小脚丫子在池疏言腿上踢了一下,虽然不疼,但是警告意味十足。

    池疏言低哼了一声,却没因此而松开他,还一本正经的说道:“没闹啊。”

    没闹你个大头鬼啊。苏棠在心里嘟囔了一句,却不是十分生气,甚至还可以说是有点喜欢。

    但他才不会承认呢。

    至于为什么不承认,苏棠自然也说不太清楚,可能是他害羞吧,但又不全是,毕竟按照池疏言这个性格,今天自己要是这么乖乖的让他抱着了,以后肯定又会得寸进尺的占自己便宜。

    所以他又踢了池疏言两脚,只不过他是背对着池疏言踢的,效果不是很理想。

    按照正常的方式来说,踢人还是正对着那人最好,但正面肛有风险,稍有不慎就会被反压,至于苏棠的话,那就是绝对会被反压,要是偶有哪次没被反压的,估计就是池疏言想换个体位了。

    这种事说起来还太早,但至少现在来看的话,苏棠这种踢人方式明显是弊大于利的,毕竟小腿往后踢,肯定是使不上力的,只不过这要是让一个练过的人去做,那效果就不一样了。

    只可惜苏棠只是个娇气的小少爷,从小备受呵护,而且他长得还好看,很萌很乖,哪个人舍得和他打架,这也就让他错失了一个学习跆拳道空手道柔道等各种道的机会。

    于是乎,他这一顿踢下来,让池疏言感觉还挺好。

    毕竟这力道对池疏言来说,简直就是挠痒痒,对,就是连按摩都算不上的级别,但无论怎样,他都感觉挺舒服的,尤其是被对方软乎乎小脚丫蹭过的时候,他甚至有一种很微妙的冲动。

    所以他有点不敢动,就这么僵硬的搂着苏棠,并开始慢慢调增,想压下那份冲动。

    刚开始苏棠还没发现,只是时间一长,他就察觉出来池疏言的反应不大对,毕竟自己踢了这么久,这人却根本就没动过。

    这倒不是说对方应该回踢自己,但至少也应该说点什么吧。苏棠想到这,便升起了一股不太好的预感,弄得他心慌慌的。

    不过也可能是他想多了,毕竟高三的学习生活这么累,他不小心睡着了也是很有可能的。苏棠这样安慰完自己,却还是停下动作,想一探究竟。

    于是他轻轻地翻过身,很慢很慢,比圆滚滚的大熊满还慢,等他终于翻过身时,却看见池疏言直勾勾的盯着他看。

    “你……醒了?”苏棠刚一开口,就见池疏言摇摇头:“我根本就没睡过。”

    “哦……”苏棠觉得自己大脑有点迟钝,他想了好一会,才呆呆的点点头,想翻过身继续装死。

    但池疏言怎么可能放他走,这简直就是到手的甜点,他明显得尝一口才不算亏,所以他攥住苏棠的手,又长腿一勾,直接把对方禁锢住了。

    两人的视线汇聚在一起,虽然屋子里昏暗,但借着走廊的灯光依旧能看到彼此的眼睛,而他们的眼睛里,都只存在着对方。

    这大概只是一个瞬间,甚至连一秒都不到,但却让两人不约而同的心跳加快,呼吸紧张,心里像燃上了一堆火,火苗蹿的很高,几乎要融化掉心脏。

    “你……”苏棠面红耳赤,只说了一个字,便说不太下去了,他感觉自己的声音严重走调,软软的,还带着不易察觉的轻喘,像娇嗔一样。

    苏棠收住了音,但池疏言却还是听到了,他目光闪烁,苏棠看的见,那是一团火。

    而他知道,自己也和对方一样。

    毕竟是第一次这样亲密的相拥,彼此的肌肤紧紧贴在一起,还能感受到对方灼热的温度,初次的悸动像海浪一样席卷而来,让他们完全招架不住。

    但他们也只是这样抱着,再互相看看看对方,气氛渐渐缓和,苏棠感觉到一个硬物触碰在自己腰间,立刻反应过来那是什么。

    他刚开始只是脸红,后来看到池疏言似乎不怎么在意这件事时,他才有些缓和过来,但还是忍不住说道:“没想到你,嗯,也会这样?”

    “我怎么就不这样了?”池疏言有些好笑,低头看了看苏棠,才说:“你以为只有你自己是这样?”

    “没没没。”苏棠连忙摇头,尴尬的解释道:“我就是惊讶,那个,我听他们说,你平有点性冷淡……”

    “你听谁说的?”池疏言问他。

    “就,就他们啊,同学,好多人……”苏棠支支吾吾,不敢把别人给供出来,可池疏言多聪明啊,他也不让苏棠说是谁,就问他这些人为什么这样说。

    “必须说吗?”苏棠有点犹豫。

    “不说也行,我其实觉得这些话都是你自己说的。”池疏言挑挑眉,苏棠就立马招了。

    “不是我说的,我之前都不认识你。”苏棠说完,才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我考试的时候听见的,他们说你不爱参加寝室的,看那个啥,就是集体活动。”

    苏棠说的挺委婉的,但池疏言还是听懂了,他说:“我一班长,不抓他们就不错了,还能和他们一起看片?”

    “倒也是。”苏棠点点头,却又想起来件事,就问:“那没人的时候呢?”

    “不怎么爱看,感觉没意思。”池疏言略乏味的说完,也发现那几个人说的还挺有道理的,他的确是个性格寡淡的人,对男对女都一样,不喜欢,也不厌恶,不过他话锋一转,便道:“还是看你有意思。”

    苏棠一愣,连骂了好几句流氓,池疏言也只是光笑,等笑完了才说:“不过我有件事没和你说,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就觉得咱俩在哪里见过。”

    “不可能的吧?”苏棠也不敢肯定,毕竟他是个穿越过来的,对这个世界的了解也仅限于剧情和系统所赋予他的记忆,他想了想,才问道:“或许咱们小时候见过?”

    也只有小时候的记忆才会缺失,毕竟时间久了,又是不记事的年纪,发生这种事倒是极有可能。

    然而池疏言却摇摇头,说:“不是小时候,是在梦里。”

    “什么梦?”苏棠有些好奇的问道。

    “……”池疏言看着他,却忽然不说话了。

    反正是个不太方便说的梦。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再一次去看牙了,qaq,过程十分不堪回首,让我一一为大家道来。

    首先我晕血,特别严重的那种,以前在学校老师讲急救知识,然后在讲到血流不止时特别兴奋的渲染了一大堆,我听了一半,就感觉眼前一黑,弱弱举起手说:“老师,我晕血……”就趴桌子上去了(扶额)

    然后今天嘛,说是要给牙安一个固定的桩,看好价钱之后,医生就拿着小电钻给我滋滋滋的钻,刚开始不疼,有一股烧猪毛的味道,后来渐渐地,他开始钻我牙!龈!还出!血!了……

    医生:没事不疼,安这个桩必须得把牙龈磨开一点,让桩深入到牙龈里面,才能牢固,你忍一下,不会出多少血的,也不疼。

    我:……

    然后我就忍了嘛,但特别疼,嘴里全是铁锈味,在第二次漱口的时候,就觉得有点晕,然后我说我晕血,歇息一会。

    过了几分钟我又开始躺下,结果这一躺我就起不来了……

    恶心,胸闷,眼前发黑,还头晕,我妈一看我这样差点没吓死(据他说我当时脸煞白,嘴是紫色的,就和电视剧里中毒的差不多),然后让我趴着休息,医生站在旁边时刻准备着掐人中,哈哈哈忽然有点喜感是怎么回事,幸好我当时晕了不然我看见又好笑断气了,咳,当时的情景还是很严肃的,总之我后来不仅晕还肚子疼,缓了半个小时才好,后来发现我怎么在沙发上?晕的时候还在看牙医的那个床上呢!据我妈会议我当时跪在了地上,他俩连拖带拽才给我挪了个地方,后来可能是没跪好,膝盖有点疼,嘶,现在码玩字了还疼。

    总之缓过来之后医生叮嘱我了好多,我就被我妈搀着回家了orz

    现在想想当时真的很像碰瓷现场,忽然就感慨医生的心理素质真的很强大啊。

    不过还是感谢我妈妈,让她担心了这么久qaq

    (www.wenxue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