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穿越小说 > 娇气包[快穿] > 第102章 小可爱39

第102章 小可爱39

 热门推荐:
    苏棠可不想再和池疏言待在屋子里了,每天除了黏糊糊的抱在一起好像就没干别的, 温泉没泡烟火没看就连作业也没写, 明明当初说好了是来玩的, 结果却成了池疏言来玩自己的。

    他感觉自己真的要发霉了, 想出去溜达溜达,可穿衣服照镜子时又看见自己脖子上种满了小草莓, 再把胳膊伸出来,也是痕迹暧昧。

    苏棠简直要气死了,只好找上件长衣服穿上, 等他还想到镜子面前照一照时, 池疏言便在旁边提醒道:“你再找条长裤穿上。”

    “哇,你怎么这样!”苏棠气呼呼的说完,还想上去和对方干一架,但一想到对象是池疏言,他就又缩回去了。

    他倒不是怕池疏言下手打他,就是怕池疏言下手那个啥他, 最后再变成妖精打架, 那他岂不是又出不去了?

    池疏言见苏棠这个怂哒哒的样子,就知道他心里想的是什么, 顿觉得哭笑不得, 原来自己在对方心里就是个大色狼啊。

    其实这也不能算冤枉,毕竟刚开荤,食髓知味,尝一次根本不够塞牙缝的, 所以也就没忍住,抱着苏棠多来了几次,也就几次而已,中间还是隔开的,并没有很凶。

    但苏棠这身板实在是太不抗折腾,也可能是他体力还不错,总是自己一次对方两次,这样时间久了,苏棠当然受不了。

    池疏言摇摇头,也起身去找了衣服穿上,期间不小心碰到了什么地方,便觉得有些刺痛。

    他伸手一摸,原来是苏棠咬的,明明对方看起来就像小兔子一样,但咬起人来却一点儿也不含糊,那小牙齿尖尖的,跟个小松鼠一样,稍微没控制好力度,就能给他咬破皮。

    池疏言想到这,便把自己的衣服掀起来看看,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原来对方给他咬的伤口还不少,尤其是腹肌那个位置,简直惨不忍睹。

    也正是这个时候,苏棠从后面探了过来,刚好看到池疏言身上的伤,顿时心虚起来,他也不敢再搁这待着了,只想偷偷溜走,却没想到池疏言早就注意到了自己,稍微一抬手,就把苏棠像拎兔子一样拎了过来。

    “这怎么回事儿啊?”池疏言挑眉道。

    “我哪知道……”苏棠闷闷的回答道。

    “啧啧啧。”池疏言向他投来目光,苏棠却立刻低下头,假装自己没做过一样。

    “别不看啊,你说你咬了我这么多口,都不觉得心疼吗?”池疏言凑近了问苏棠。

    “完!全!不!心!疼!”苏棠往后退了一步,才咬着牙说:“你这叫自作自受,谁叫你每次做到后面都那么凶,而且我每次叫你慢点你都不听……”

    苏棠说着说着,声音就越来越小,大概是回想到了之前的事,有些难为情,所以也不和池疏言继续理论下去,而是往后挪了挪,撂下一句“你别跟过来”,就转身跑开。

    大概过了一两分钟,对方就吧嗒吧嗒的又跑了过来,池疏言回头一看,原来是对方拿来了一大盒创可贴,一股脑全塞他怀里了。

    “你照着镜子贴上。”

    “嗯……”池疏言有些为难,他倒不是不喜欢贴,而是苏棠咬人的时候完全像磨牙一样,腹部几乎都是红点点,他要是全贴上,估计也就不用穿衣服了。

    只不过苏棠送给自己的东西,他怎么舍得拒绝,只能委婉的表示了自己会用的,便让苏棠稍微回避一下。

    “你怎么像变了个人似的?”苏棠上下打量对方一眼,忍不住怀疑池疏言是不是准备搞什么花样。

    “哪有,这不是怕你说我耍流氓,再把创可贴要回去吗?”池疏言说。

    “我哪能这么抠门啊?”苏棠小声说完,却还是站在原地,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本来苏棠总是吐槽对方不正经,总爱调戏他,却没想到池疏言今个变的有绅士风度了,他还觉得浑身都不得劲,他,他该不会是自虐狂吧?

    苏棠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连忙转过身坐下去捋一捋,等过了好一会,池疏言都收拾好了,他也没想清楚个所以然来。

    不过管那么多干啥,他又不是只喜欢池疏言的性格,而是喜欢对方整个人,不过这种话也就想想就行,苏棠可不好意思说出来,万一被池疏言听见,对方的尾巴不得翘上天去?

    连续两天都待在床上,苏棠都快忘了脚踩在地面上是个什么感觉,甚至刚出门的时候,他差点被阳光刺的睁不开眼。

    “我再不出去就要发芽了。”苏棠叹了口气,有些忧郁的望着池疏言,好像他真要长出来小绿芽了似的。

    池疏言好笑,便伸手摸摸苏棠的头,还特别配合他道:“哎,还真发芽了呢。”

    “在哪呢?”苏棠根本不信,把池疏言的手扒拉下来,又给自己理了理发型,才挺着腰板往外走。

    现在正是午饭时间,旅店里人来人往,正好池疏言出来,便被不少姑娘盯着看,难得见到这么个帅哥,身边还没有女朋友,谁不想着能认识认识发展发展?

    可苏棠看了就不爽,甚至有点怀念在屋里度过的那段时光,毕竟那时候就他们两个人,谁也没法抢走对方。

    他和池疏言并肩一起走,明明靠的很近,看起来就很亲密,但就因为他是男孩子,所以不会有人想到两人是情侣关系,更有的人觉得两个男生走在一起,更有可能是单身了,毕竟有女朋友的话,谁不带在身边啊?

    所以这样一推理,大家就更放下心了,苏棠看见这样,心里哪能高兴的起来啊。

    他脾气上来了,也就纷纷回瞪了过去,跟个被抢食的猫儿一样,恨不得呜呜呜直叫。

    池疏言看在眼里,甜在心里,刚想凑上去安慰安慰对方,就被炸毛的苏小猫给盯上了。

    “我就说你怎么忽然说我发芽了,原来是想告诉我头上一片绿。”他语气酸溜溜的,表情也不怎么好,醋味飘的老远,是个人都能闻到。

    池疏言一听就乐了,只不过他倒不是因为对方说的话有意思,是觉得这小模样也太可爱了吧。

    至于别人怎么看,他才不放在心上。

    所以他把苏棠往自己身边一带,直接搂着对方的腰,也没等苏棠反应过来,就凑到对方脸上亲了一小口。

    亲完还死不正经的笑着问:“那你现在还觉得绿吗?”

    “不知道,我又看不见。”苏棠不自觉的脸红起来,心理却有那么一点骄傲,看看吧,这是他男票,就只喜欢他,才不在意你们的目光呢。

    他心里美着,还顺瞥了那几个准备搭讪的人一眼,看完她们的表情,还差点没得意的笑出声来。

    “怎么这么高兴?”池疏言也勾了勾唇角,问道。

    “说了你也不懂。”苏棠抬头瞅了他一眼,像得了小红花的幼儿园宝宝一样。

    “不就是被我亲了一下吗?”池疏言故意说道。

    “啊,你怎么又开始不正经了。”苏棠拍了池疏言一下,才说:“你这么不正经,那些喜欢你的妹子们都知道吗?”

    “那你这么喜欢我,暗恋你的人都知道吗?”池疏言回问他。

    “你又笑话我。”苏棠小脸一拉,才道:“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追求者能饶地球好几圈啊?”

    他这话说完,便有些难过的垂下头,也没了刚刚那副神采奕奕的样子,连池疏言对他说了什么,他都没听见。

    “除了你之外就没人喜欢我了……”苏棠盯着自己的脚间,努力调整自己的情绪,却依旧感觉到无比的失落。

    “我听他们说,男生都喜欢孙琪那样的,又温柔又漂亮,还能带的出去,不像我,是个男生,被人看见都会大呼小叫的……”

    苏棠心里一直有那么一根刺,因为他不属于这个世界,也不能与这个世界有太多的牵连,所以那些所谓的亲情友情于他来说都十分寡淡,除了池疏言,没人对他说过喜欢,所以对于他来说,对方就是他的唯一。

    但池疏言却不一样,他有很多选择,也有很多比自己好的人喜欢他。

    “你这个小傻瓜,怎么都不知道自己有多好呢?”池疏言忽然蹲下去,仰头看着苏棠,对方偏过脸,不肯看他。

    “只有你觉得这样……”苏棠闷闷的说。

    “如果真那样就好了。”池疏言苦笑:“天知道我情敌有多少,还男的女的都有,一个比一个难搞。”

    “我一天看你看的这么紧,生怕你被人骗跑了,结果没想到……”池疏言有点哭笑不得,便伸手揉了揉苏棠的小脸,才说:“没想到你这么迷糊,我防了这么久的情敌,你却一个也没看见。”

    “还不是因为你天天说……说喜欢我,吸引我注意,我哪有时间看别人啊。”苏棠委屈巴巴的说完,又想到彼此之间竟都是误会了,还因此互表了心意,说的那么肉麻,他,他……

    “好难为情啊。”苏棠羞耻的不行,也抱膝蹲下来,把脸藏起来,露出红的冒烟的小耳朵来。

    作者有话要说:  感北海以北和至尚馨语妹子们的雷雷,么么么!

    昨天外出没网,九点才到家,所以更新来迟了,超级抱歉qaq,躺平给大家□□好了

    推基友的一篇文《快穿之不是人》by苔痕初上,文案如下:

    闻溪是扶风派掌门,清风月朗,飘逸若仙。

    而他的徒弟楚澜无意间发现了他一个惊天大咪咪。

    闻溪是成精的含羞草,只要戳一下,就会全身发软,软趴趴地蜷缩在他怀里任人揉捏。

    从此闻溪逃不开楚澜的手掌心,只要他想跑路,就会被戳→戳→戳。

    于是“大魔王的含羞草”“霸道总裁的小苹果“校草室友的直男竹”“陛下的小被子”开启甜甜甜狗粮日常_(:3 」∠ )_

    温文尔雅腹黑心脏攻*不断快穿成精软萌受

    (www.wenxue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