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穿越小说 > 娇气包[快穿] > 第103章 小可爱40

第103章 小可爱40

 热门推荐:
    “哎,你瞧你现在这样, 好像被我欺负惨了似的。”池疏言笑着摇摇头, 也跟着蹲了下来, 伸手戳戳苏棠的小脸, 又揉了揉他的头发,跟个多动症儿童一样, 每个正经样。

    “本来你就欺负我了,你哪有被冤枉啊?”苏棠把对方的手拍下来,自己顺了顺被池疏言弄乱的头发, 才盯着自己的脚尖闷闷的说话。

    “哪有啊?我疼你还疼不过来。”池疏言把苏棠的小脸蛋扳过来, 目光专注而认真的看向他,幽深的墨色瞳孔中也全是他的影像。

    就好像他把苏棠放在了自己的眼睛里,也放在了自己的心尖上,似乎每一次相望时,目光都没有离开对方身上。

    苏棠最喜欢池疏言这样看他,也最受不得对方这样看他, 那时候的感觉真是矛盾的不得了, 他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冻的瑟瑟发抖的冰棍,想要温暖的拥抱, 可池疏言却是一把炽热的火苗, 烫的他要化成一滩水来。

    可他冷怕了,就算是烫,他也愿意靠近对方,也想池疏言一直这样捂着他, 给他火光。

    真好。

    他们不约而同的想到。

    周围人来人往,他们两人却是蹲在边上冒粉红泡泡,多多少少会吸引其他人的目光,池疏言不喜欢被打扰,便拉起苏棠的手说道:“先起来吧,周围人越来越多了。”

    苏棠一抬头,发现人果然好多,便连忙把脸埋在膝盖上,埋怨道:“你,你怎么不早说。”

    “光顾着看你去了。”池疏言倒是诚实。

    “油嘴滑舌。”苏棠很喜欢池疏言对他说甜甜的情话,无论听多少遍都不会觉得腻,池疏言知道他喜欢,便天天说给他听,而且他和苏棠一样,说多少遍都不会觉得腻。

    可苏棠会害羞,他表现在脸上,池疏言却表现在心里,他们俩一个看得见,一个看不见,但这样的两份情感都同样浓烈,每每想起时,便觉得自己像喝了醇香的酒一样,晕乎乎飘悠悠的,心都跟着乱跳。

    算了算了不想这些了。苏棠把自己脑袋做了个大清除,没用的全部扔掉,扔不掉的就全部藏在角落里,这样好好做一番心理暗示,几乎就可以好好的面对自己喜欢的那人了。

    他深吸一口气,准备牵着池疏言的手站起来,却不曾想过自己的腿蹲的时间有些长,一时血液没流通,让他直接麻了腿,别说是站起来了,光蹲着他都有点坚持不住。

    脚底下跟针扎了一样,他想直接坐地上,可只要身体稍微一动,那感觉就更加强烈,池疏言没办法,只能自己先站起来,再把他抱起来。

    苏棠惊呼一声,也顾不上周围是不是有人看他们了,就连忙搂住对方的脖子,生怕自己从池疏言怀里掉下来。

    不过总的来说,池疏言这个人还是很可靠的,无论做什么事都胸有成竹的,每次苏棠靠近他边上,便觉得很有安全感,愿意把心完完全全的给放下。

    就算天塌下来,苏棠也不会害怕,因为他相信池疏言会替他顶着,他也相信池疏言能轻松顶住。

    他把自己的耳朵贴在对方胸膛上,能听见强有力的心跳,也能感觉到温暖的热度,周围人的目光似乎已经不会使他在意,因为他所有的感官都用来信任与依赖池疏言。

    苏棠如此想着,便也放松的闭上了眼睛,嘴角往上扬了扬,俏皮又可爱。

    “喜欢我抱着你?”对方忽然问道。

    “嗯。”苏棠小声应道。

    “我也喜欢抱着你。”池疏言也这样说道。

    ******

    时间一晃而逝,眼瞅着假期就要结束,同学们便纷纷哀嚎,因为他们作业还一点没动。

    当初说好的是学习和度假相结合,但人一出去之后心就野了,浪了一天就会想浪第二天,如此拖延下去,谁也没主动提起来,直到最后一天,池疏言开口了,大家才闷闷不乐的坐回去,一脸愁苦的看着卷子。

    若问学生时代的两座大山是什么,他们一定回答说是作业和考试,而现在这种情况,就是两座大山一起压在他们身上,还是加大加重的款。

    毕竟是十一小长假,回来就期中考试,各科老师都跟疯了一样,一科一套卷子,他们是长了八只手才能写完吧。

    最主要的是这学校老师也太过疯狂,数语外理化生整整六科,一科一套卷子,还全都是老师自己出题,手写完之后复印了发下去的,以往还可以照着封皮去书店买本一样的回来抄答案,或者用各种搜题app拍照扫描文字来找答案,现在呢?什么念想都没有了。

    大家愁眉不展,哀嚎不断,光是把这六科卷子翻完就觉得自己元气大伤,还让他们拿笔去写,这可真比死了还难过。

    可他们要是不写,倒霉的可不只有自己,还有池疏言,

    毕竟当初组织一起游玩的是他们,但给家长打电话的却是池疏言,万一因为没完成作业而被老师追究下来,那顺藤摸瓜一找,肯定能从家长口里套出来池疏言。

    要是池疏言成了背锅侠,那他肯定不会放过他们,估计老师怎么罚他的,他就能加倍还回来。

    所以他们还是老老实实写作业吧。

    大家坐在一起奋笔疾书,从下午一两点钟开始写,一直写到晚饭过后,窗外虫鸣不断,惹得他们心里发烦,也不知道是谁先忍不住,就开始抱怨起来。

    “这么多卷子可怎么写的过来?老子不写了,爱死死吧。”有人把笔一摔,直接说道。

    “要是痛痛快快的死了就好了,关键是咱们现在生不如死啊。”

    “对啊,咱们班主任你还不知道,那就是连环夺命杀,比如回去之后发现没写作业,挨了一顿批评,考试没考好,再挨一顿批评,两份名单合起来一看,哎呦喂,这群小混蛋不仅作业没写还考得不好,简直岂有此理,赶紧打电话找家长来。”有人说道。

    “而且等家长到了学校,听咱班主任这一渲染,那又得一顿批评,运气不好赶上家长脾气暴的,估计还要男女混合双打,这来来回回折磨四五次,谁能受的了?”另外一个人跟着补充了起来。

    大家越说越是愤慨,从班主任的□□酷刑讲到家长的武功招数,说的吐沫星子满天飞,差点就要揭竿而起,

    这群人吵的火热,苏棠却一直安安静静的在那边写字,他头埋得很低,几乎看不见任何表情,只是手握的笔特别用力,指尖已经开始泛白。

    他想快点写,却怎么也写不出来,他开始着急,呼吸都变得困难,甚至觉得害怕,他怕的不是老师找家长来把他批评一顿,而是怕老师找完家长对方却忙得连电话都不接,连批评他的机会都没有。

    他是个单亲家庭,只有一个整天忙着工作的父亲,和一栋空荡荡的房子,没人陪他说话,也没人关心他的生活,在别的同学抱怨自己父母管得严时,他连见到父母面的几乎都少。

    他假装不在意这些,只要不去打电话,他就不会听到一阵忙音,假如不去问对方的行程,他就不会觉得自己是被遗忘的那个人,他不主动,也就不会被伤害到。

    苏棠垂着眉,感觉自己眼眶湿润,泪水模糊了视线,他什么也看不清,什么也写不出来。

    “糖糖?苏棠?你怎么了?”池疏言忽然在他身边叫道。

    “没事……”苏棠被惊醒,只闷出来几个字,声音却已经有些走样。

    “怎么会没事,你怎么哭了,谁欺负你了?”池疏言哪里相信苏棠说的话,刚想去碰苏棠的脸,就见他偏过头,一滴泪珠掉落下来。

    “我出去一下。”苏棠忽然站起来,把大家吓了一跳,还没反应过来他要干什么,就见苏棠已经往屋外跑。

    “苏棠!”池疏言大喊一声,也追了出去。

    苏棠没跑几步,就蹲下来放声大哭,他看见池疏言在自己身边,便忍不住紧紧抱住对方,像抓着唯一的光,小心翼翼的,时刻怕对方从自己手中溜走。

    他呜咽着哭了很久,池疏言便一直陪着他,刚开始是蹲着抱住他,后来怕他蹲久了腿麻,才想换个姿势,让苏棠坐在自己腿上。

    可他这样一动,苏棠便立刻紧张起来,只紧紧抓住他的衣角,哀求道:“你别走,我好难受,你陪陪我,好不好?”

    作者有话要说:  胃疼……地雷明天再感谢

    (www.wenxue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