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穿越小说 > 娇气包[快穿] > 第107章 小可爱44

第107章 小可爱44

 热门推荐:
    苏棠是第一次去池疏言家,心里十分没底, 虽说对方家里没人, 但他就害怕出点什么意外, 万一被邻居什么的看见了, 或者是池疏言父母突然回来了,那可怎么办啊?

    他一想到这就害怕起来, 到最后竟然有点打退堂鼓,看着出租车停在自己面前,他愣是没敢坐, 只扯着池疏言的手, 说想坐公交。

    等坐上公交之后,苏棠心中的紧张依旧没缓解多少,尤其是每一次报站的时候,他感觉自己心脏要跳出胸膛了。

    “别怕,我又不是要吃了你。”池疏言哭笑不得,只好把苏棠的手牵过来, 攥到自己的手心里, 再十指相交,轻轻摩挲着。

    他十分喜欢这样牵手, 因为两人指尖交缠时会让他感到一种奇妙的感觉, 就像两棵藤蔓紧密相连,甚至连根须都彼此相缠,永远也不会分开,永远这样相依相偎。

    其实苏棠也喜欢这样, 每当池疏言牵自己的手时,他心里的阴霾都会顷刻退散,心里只剩下暖暖的甜。

    “还有好几站才能到,你要不要睡一会?”池疏言侧过头问道。

    “睡不着。”苏棠摇摇头,刚想伸个懒腰,就感觉车身一晃,整个人没了重心,就直接倚在了池疏言身上。

    他还没稳住,池疏言就顺势把他圈在了怀里,还得意的笑了笑。

    这时候车又颠了两下,车里一片东倒西歪,大家都忙着稳住身体,也没工夫四处张望,苏棠小小的松了口气,知道自己挣脱不开,便干脆把校服帽子扣上。

    反正他们冬天的校服男女生都一样,就一厚重的大棉袄,等再把那大帽子扣上,也就根本分辨不出男女来。

    而且他们还坐在最后一排,苏棠靠窗边上,几乎没人能往这边看,就算看见了最多也就只会说一句早恋,但是他俩根本不在乎啊。

    “对了。”苏棠忽然想起来点什么事,便靠近了和池疏言小声说:“你,你家里有……那个吗?”

    “哪个?”池疏言笑。

    “你明知故问。”苏棠拿手指怼了他一下,意思对方正经点。

    “没有,咱俩一起去买吧。”池疏言依旧在笑。

    “你自己去,不然就不做了。”苏棠警告他。

    “可我都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样的啊?”池疏言说。

    “你随意。”苏棠简直不想再和他说话了,只好扭过头去,再把帽子再往下拽了拽,不搭理池疏言了。

    “那就草莓味的吧。”池疏言想了想,才说。

    苏棠轱辘一下坐了起来,冲上去就把池疏言的嘴巴捂上,捂完了还狠狠瞪了池疏言几眼,压低了声音说:“你不许买。”

    池疏言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苏棠才把手松开。

    结果对方又说:“那就芒果味的吧。”

    “你买个正常点的不行吗?”苏棠抓狂。

    “不行,我喜欢草莓的。”池疏言摇摇头,好像在回答苏棠什么正经问题一样。

    “……”苏棠无语了,也不想再发表点什么言论,只能疲惫的倒在池疏言身上,又把对方的手抓过来,咬了好几口,而且口中还不断嘟囔着滚蛋混蛋这样的话。

    池疏言还就喜欢苏棠这样,笑眯眯的把手指伸出来,给这个小奶狗磨牙。

    看起来很享受的模样。

    苏棠啃了一路,把池疏言手指头啃的红红的,没有多痛,就是挺麻,下车的时候苏棠终于放开了嘴巴,但那种感觉却不是一下子就会消失不见的。

    “你别看了,不就被咬了两下吗?”苏棠把池疏言的手抓来揉了几下,结果力气没用好,池疏言好像有点疼。

    他顿时后悔起来,觉得自己不该这么咬对方,虽然池疏言总调戏他,每次都说一些很不正经的话,还要做一些不正经的事情……

    苏棠意识到自己跑偏了,连忙把思绪给掰了回来,总之君子动口不动手,对方就算是个流氓都遵循这个道理,那自己就更不能这样了啊。

    “对不起啊,我下次不咬你了。”苏棠说。

    池疏言没说话,只是活动活动手指,看样子是并不想接受对方的道歉。

    “你……要不再咬回来?”苏棠看池疏言这样,心里就十分不爽,但毕竟是自己做错事了,不忍着还能怎样?

    只是池疏言一副陷入沉思的模样,让他觉得对方可能不会这么轻易放过自己,于是他便紧张的问道:“那个,行不行啊?”

    “啊,行,当然可以。”池疏言这才点点头,想了一下,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苏棠一看就觉得发慌,觉得自己又要走霉运了。

    不过他能走什么霉运?不过是被池疏言咬几口,对方又不是和自己有什么仇怨,怎么可能会狠狠咬自己啊。

    可苏棠根本就不知道,池疏言口中的“咬”和自己所想的那个“咬”的意思一点也不一样,虽然两个都是用嘴巴,但是吧,自己那个会很疼,对方那个则会很舒服。

    池疏言看苏棠这傻乎乎的小模样,就觉得十分好笑,这小家伙可真是,被卖了还要帮着别人数钱,要没有他陪在对方身边,那苏棠不得被人欺负死。

    不过幸好这话他没对苏棠说过,不然对方得吐槽死他,毕竟苏棠来这个班级这么久,除了池疏言,好像还真没别人欺负他。

    当然了,平时两人都是小打小闹,除了偶尔在嘴上占点便宜之外,剩下的时候都是池疏言让着苏棠。

    他们俩的角色不同,一个是大魔王,一个是小白兔,明明大魔王很吓人,小白兔很温顺,但每次都是小白兔在大魔王的头上乱蹦乱跳,而大魔王则小心翼翼的护着对方,生怕自己最喜欢的小白兔受伤。

    但有的时候小白兔也会软哒哒的求原谅,而这个时候大魔王则会坏心眼的想着怎么讨点好处回来。

    比如现在,苏棠纠结于池疏言什么时候开始咬自己,便紧张兮兮的看着对方,而池疏言只是笑,像捡到了什么宝贝一样,眼睛里闪着明亮的光。

    “冷吗?”池疏言忽然问道。

    “嗯?”苏棠没想到池疏言会这样问他,便有点发愣。

    池疏言看他不说话,就把手探进了苏棠的帽子里,摸了摸对方的小脸,冰冰凉凉的,才说:“这么冷?”

    “嗯……”苏棠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只能含糊的应了声,而他没想到,池疏言竟直接俯下身,把他帽子向上拽了转,再轻轻啾了一下他的额头。

    “暖和了吗?”他又把苏棠帽子扣上,才问。

    苏棠愣了一会,才连忙点头,点了几下又摇头,慌乱的像个小鹿,最后把自己给晃晕了,才呆呆的望向对方。

    池疏言心情大好,将苏棠的手牵过来,带着他往自己家里走。苏棠一路上晕晕乎乎的,完全沉浸在刚刚池疏言亲他的那一下上了。

    他刚被吻过的额头冒着热气,连着刚刚池疏言摸过他的地方都又红又烫,现在他真的是完全不冷了,反而觉得自己可能被扔进了热锅里,不仅热,还喘不过气来。

    等池疏言带苏棠上了电梯到了家门口时,苏棠还是没有反应过来,池疏言鞋都换好了,他还站在原地没动。

    现在池疏言也没想到自己刚刚那轻轻的一撩到了苏棠这变成了暴击,心里又是好笑又是无奈,只是先帮着苏棠把东西放好,在给他把鞋脱了,搂搂抱抱的把他拐进了自己的房间。

    室内外的温差实在是大的吓人,明明在外面穿棉袄都冷,可进了屋便觉得穿单衣都热,这一进一出的,就跟冰火两重天似的,也幸亏这样,才算是让苏棠从粉红泡泡中清醒了过来。

    “回神了?那就去洗澡吧。”池疏言摸摸他的头,领着苏棠进了浴室,帮他调好水温,又找来新的洗漱用品,才道:“你先洗着,我去给你找件换洗的衣服。”

    说完便转身离开了。

    苏棠并没急着动,而是认真听了一小会,发现池疏言是真的走远了,才松了口气,把衬衣脱了,软绵绵的躺进了浴缸里。

    他本以为池疏言能要求和自己共浴什么的,结果没想到对方今天这么绅士,竟然什么也没做就走了,虽然心里有那么一丁点遗憾,但他还是好好放松一下再说。

    可他还没享受够呢,就听浴室门开了,池疏言也走了进来。

    “你怎么进来了?”苏棠忙问。

    “洗澡啊。”池疏言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可我也在洗,会不会不方便?”苏棠说着,便将自己整个身子都埋进了水里,只露出个小脑袋,看着对方。

    “没事,我淋浴就行。”苏棠笑了笑,把花洒打开,开始一本正经的耍.流.氓。

    作者有话要说:  这几天实在是太忙了qaq,虽然是日更,但更新时间却没法保证,实在是太抱歉了,跪求原谅嘤嘤嘤

    感谢北海以北小天使的地雷,么么么~

    (www.wenxue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