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穿越小说 > 娇气包[快穿] > 第110章 小可爱47

第110章 小可爱47

 热门推荐:
    当天两人折腾了很久,许是小别胜新婚, 苏棠虽是有些承受不住, 但也没舍得推开池疏言, 彼此缠缠绵绵, 无论是眼眸还是心头,都只有对方一人。

    被和谐了, 只能随便找点东西凑数了qaq

    黄初三年,余朝京师,还济洛川。古人有言:“斯水之神, 名曰宓妃。”感宋玉对楚王神女之事, 遂作斯赋。其词曰:

    余从京域,言归东藩,背伊阙,越轘辕,经通谷,陵景山。日既西倾, 车殆马烦。尔乃税驾乎蘅皋, 秣驷乎芝田,容与乎阳林, 流眄乎洛川。于是精移神骇, 忽焉思散,俯则未察,仰以殊观。睹一丽人,于岩之畔。乃援御者而告之曰:“尔有觌于彼者乎?彼何人斯?若此之艳也!”御者对曰:“臣闻河洛之神, 名曰宓妃,然则君王所见,无乃是乎?其状若何,臣愿闻之。”

    余告之曰:“其形也,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秾纤得衷,修短合度,肩若削成,腰如约素。延颈秀项,皓质呈露,芳泽无加,铅华弗御。云髻峨峨,修眉联娟,丹唇外朗,皓齿内鲜。明眸善睐,靥辅承权,瑰姿艳逸,仪静体闲。柔情绰态,媚于语言。奇服旷世,骨象应图。披罗衣之璀粲兮,珥瑶碧之华琚。戴金翠之首饰,缀明珠以耀躯。践远游之文履,曳雾绡之轻裾,微幽兰之芳蔼兮,步踟蹰于山隅。

    于是忽焉纵体,以遨以嬉。左倚采旄,右荫桂旗。攘皓腕于神浒兮,采湍濑之玄芝。余情悦其淑美兮,心振荡而不怡,无良媒以接欢兮,托微波而通辞。愿诚素之先达兮,解玉佩以要之。嗟佳人之信修兮,羌习礼而明诗,抗琼珶以和予兮,指潜渊而为期。执眷眷之款实兮,惧斯灵之我欺,感交甫之弃言兮,怅犹豫而狐疑。收和颜而静志兮,申礼防以自持。

    于是洛灵感焉,徙倚彷徨,神光离合,乍阴乍阳。竦轻躯以鹤立,若将飞而未翔,践椒涂之郁烈,步蘅薄而流芳。超长吟以永慕兮,声哀厉而弥长。

    尔乃众灵杂遝,命俦啸侣,或戏清流,或翔神渚,或采明珠,或拾翠羽。从南湘之二妃,携汉滨之游女,叹匏瓜之无匹兮,咏牵牛之独处。扬轻袿之猗靡兮,翳修袖以延伫。体迅飞凫,飘忽若神,凌波微步,罗袜生尘。动无常则,若危若安,进止难期,若往若还。转眄流精,光润玉颜,含辞未吐,气若幽兰。华容婀娜,令我忘餐。

    于是屏翳收风,川后静波,冯夷鸣鼓,女娲清歌。腾文鱼以警乘,鸣玉鸾以偕逝,六龙俨其齐首,载云车之容裔。鲸鲵踊而夹毂,水禽翔而为卫。于是越北沚,过南冈,纡素领,回清阳,动朱唇以徐言,陈交接之大纲。恨人神之道殊兮,怨盛年之莫当,抗罗袂以掩涕兮,泪流襟之浪浪。悼良会之永绝兮,哀一逝而异乡,无微情以效爱兮,献江南之明珰。虽潜处于太阴,长寄心于君王。忽不悟其所舍,怅神宵而蔽光。

    于是背下陵高,足往神留,遗情想像,顾望怀愁。冀灵体之复形,御轻舟而上溯。浮长川而忘反,思绵绵而增慕,夜耿耿而不寐,沾繁霜而至曙。命仆夫而就驾,吾将归乎东路,揽騑辔以抗策,怅盘桓而不能去。

    臣亮言:先帝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今天下三分,益州疲弊,此(8)诚危急存亡之秋也。然(9)侍卫之臣不懈于内,忠志之士忘身于外者,盖追先帝之殊遇,欲报之于陛下也。诚宜开张圣听,以光(13)先帝遗德,恢弘(15)志士之气,不宜妄自菲薄,引喻失义,以塞忠谏之路也。

    宫中府中,俱为一体;陟罚臧否,不宜异同:若有作奸犯科及为忠善者,宜付有司论其刑赏,以昭陛下平明之理;不宜偏私,使内外异法也。

    侍中、侍郎郭攸之、费祎、董允等,此皆良实,志虑忠纯,是以先帝简拔以遗陛下:愚以为宫中之事,事无大小,悉以咨之,然后施行,必能裨补阙漏,有所广益。

    将军向宠,性行淑均,晓畅军事,试用于昔日,先帝称之曰“能”,是以众议举宠为督:愚以为营中之事,悉以咨之,必能使行阵和睦,优劣得所。

    亲贤臣,远小人,此先汉所以兴隆也;亲小人,远贤臣,此后汉所以倾颓也。先帝在时,每与臣论此事,未尝不叹息痛恨于桓、灵也。侍中、尚书、长史、参军,此悉贞良死节之臣,愿陛下亲之信之,则汉室之隆,可计日而待也。

    臣本布衣,躬耕于南阳,苟全性命于乱世,不求闻达于诸侯。先帝不以臣卑鄙,猥(51)自枉屈,三顾臣于草庐之中,咨臣以当世之事,由是感激,遂许先帝以驱驰。后值倾覆,受任于败军之际,奉命于危难之间:尔来二十有一年矣。

    先帝知臣谨慎,故临崩寄臣以大事也。受命以来,夙夜忧叹,恐托付不效,以伤先帝之明;故五月渡泸,深入不毛。今南方已定,兵甲已足,当奖率三军,北定中原,庶竭驽钝,攘除奸凶,兴复汉室,还于旧都此臣所以报先帝而忠陛下之职分也。至于斟酌损益,进尽忠言,则攸之、祎、允之任也。

    愿陛下托臣以讨贼兴复之效,不效,则治臣之罪,以告先帝之灵。若无兴德之言,则责攸之、祎、允等之慢,以彰其咎;陛下亦宜自谋,以咨诹善道,察纳雅言,深追先帝遗诏。臣不胜受恩感激。

    今当远离,临表涕零,不知所言。

    当天两人折腾了很久,许是小别胜新婚,苏棠虽是有些承受不住,但也没舍得推开池疏言,彼此缠缠绵绵,无论是眼眸还是心头,都只有对方一人。

    被和谐了,只能随便找点东西凑数了qaq

    黄初三年,余朝京师,还济洛川。古人有言:“斯水之神,名曰宓妃。”感宋玉对楚王神女之事,遂作斯赋。其词曰:

    余从京域,言归东藩,背伊阙,越轘辕,经通谷,陵景山。日既西倾,车殆马烦。尔乃税驾乎蘅皋,秣驷乎芝田,容与乎阳林,流眄乎洛川。于是精移神骇,忽焉思散,俯则未察,仰以殊观。睹一丽人,于岩之畔。乃援御者而告之曰:“尔有觌于彼者乎?彼何人斯?若此之艳也!”御者对曰:“臣闻河洛之神,名曰宓妃,然则君王所见,无乃是乎?其状若何,臣愿闻之。”

    余告之曰:“其形也,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秾纤得衷,修短合度,肩若削成,腰如约素。延颈秀项,皓质呈露,芳泽无加,铅华弗御。云髻峨峨,修眉联娟,丹唇外朗,皓齿内鲜。明眸善睐,靥辅承权,瑰姿艳逸,仪静体闲。柔情绰态,媚于语言。奇服旷世,骨象应图。披罗衣之璀粲兮,珥瑶碧之华琚。戴金翠之首饰,缀明珠以耀躯。践远游之文履,曳雾绡之轻裾,微幽兰之芳蔼兮,步踟蹰于山隅。

    于是忽焉纵体,以遨以嬉。左倚采旄,右荫桂旗。攘皓腕于神浒兮,采湍濑之玄芝。余情悦其淑美兮,心振荡而不怡,无良媒以接欢兮,托微波而通辞。愿诚素之先达兮,解玉佩以要之。嗟佳人之信修兮,羌习礼而明诗,抗琼珶以和予兮,指潜渊而为期。执眷眷之款实兮,惧斯灵之我欺,感交甫之弃言兮,怅犹豫而狐疑。收和颜而静志兮,申礼防以自持。

    于是洛灵感焉,徙倚彷徨,神光离合,乍阴乍阳。竦轻躯以鹤立,若将飞而未翔,践椒涂之郁烈,步蘅薄而流芳。超长吟以永慕兮,声哀厉而弥长。

    尔乃众灵杂遝,命俦啸侣,或戏清流,或翔神渚,或采明珠,或拾翠羽。从南湘之二妃,携汉滨之游女,叹匏瓜之无匹兮,咏牵牛之独处。扬轻袿之猗靡兮,翳修袖以延伫。体迅飞凫,飘忽若神,凌波微步,罗袜生尘。动无常则,若危若安,进止难期,若往若还。转眄流精,光润玉颜,含辞未吐,气若幽兰。华容婀娜,令我忘餐。

    于是屏翳收风,川后静波,冯夷鸣鼓,女娲清歌。腾文鱼以警乘,鸣玉鸾以偕逝,六龙俨其齐首,载云车之容裔。鲸鲵踊而夹毂,水禽翔而为卫。于是越北沚,过南冈,纡素领,回清阳,动朱唇以徐言,陈交接之大纲。恨人神之道殊兮,怨盛年之莫当,抗罗袂以掩涕兮,泪流襟之浪浪。悼良会之永绝兮,哀一逝而异乡,无微情以效爱兮,献江南之明珰。虽潜处于太阴,长寄心于君王。忽不悟其所舍,怅神宵而蔽光。

    于是背下陵高,足往神留,遗情想像,顾望怀愁。冀灵体之复形,御轻舟而上溯。浮长川而忘反,思绵绵而增慕,夜耿耿而不寐,沾繁霜而至曙。命仆夫而就驾,吾将归乎东路,揽騑辔以抗策,怅盘桓而不能去。

    臣亮言:先帝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今天下三分,益州疲弊,此(8)诚危急存亡之秋也。然(9)侍卫之臣不懈于内,忠志之士忘身于外者,盖追先帝之殊遇,欲报之于陛下也。诚宜开张圣听,以光(13)先帝遗德,恢弘(15)志士之气,不宜妄自菲薄,引喻失义,以塞忠谏之路也。

    宫中府中,俱为一体;陟罚臧否,不宜异同:若有作奸犯科及为忠善者,宜付有司论其刑赏,以昭陛下平明之理;不宜偏私,使内外异法也。

    侍中、侍郎郭攸之、费祎、董允等,此皆良实,志虑忠纯,是以先帝简拔以遗陛下:愚以为宫中之事,事无大小,悉以咨之,然后施行,必能裨补阙漏,有所广益。

    将军向宠,性行淑均,晓畅军事,试用于昔日,先帝称之曰“能”,是以众议举宠为督:愚以为营中之事,悉以咨之,必能使行阵和睦,优劣得所。

    亲贤臣,远小人,此先汉所以兴隆也;亲小人,远贤臣,此后汉所以倾颓也。先帝在时,每与臣论此事,未尝不叹息痛恨于桓、灵也。侍中、尚书、长史、参军,此悉贞良死节之臣,愿陛下亲之信之,则汉室之隆,可计日而待也。

    臣本布衣,躬耕于南阳,苟全性命于乱世,不求闻达于诸侯。先帝不以臣卑鄙,猥(51)自枉屈,三顾臣于草庐之中,咨臣以当世之事,由是感激,遂许先帝以驱驰。后值倾覆,受任于败军之际,奉命于危难之间:尔来二十有一年矣。

    先帝知臣谨慎,故临崩寄臣以大事也。受命以来,夙夜忧叹,恐托付不效,以伤先帝之明;故五月渡泸,深入不毛。今南方已定,兵甲已足,当奖率三军,北定中原,庶竭驽钝,攘除奸凶,兴复汉室,还于旧都此臣所以报先帝而忠陛下之职分也。至于斟酌损益,进尽忠言,则攸之、祎、允之任也。

    愿陛下托臣以讨贼兴复之效,不效,则治臣之罪,以告先帝之灵。若无兴德之言,则责攸之、祎、允等之慢,以彰其咎;陛下亦宜自谋,以咨诹善道,察纳雅言,深追先帝遗诏。臣不胜受恩感激。

    今当远离,临表涕零,不知所言。

    先帝虑汉、贼不两立,王业不偏安,故托臣以讨贼也。以先帝之明,量臣之才,固知臣伐贼,才弱敌强也。然不伐贼,王业亦亡。惟坐而待亡,孰与伐之?是故托臣而弗疑也。

    臣受命之日,寝不安席,食不甘味;思惟北征,宜先入南:故五月渡泸,深入不毛,并日而食。——臣非不自惜也:顾王业不可偏安于蜀 都,故冒危难以奉先帝之遗意。而议者谓为非计。今贼适疲于西,又务于东,兵法“乘劳”:此进趋之时也。谨陈其事如左:

    正文请参见作者有话说,嘤嘤嘤,希望大家能原谅我,晋江和谐**实在是太可怕了qaq,写的东西都得删了才能解锁,坑死我了啊啊啊啊啊啊!

    然后自己又要半个月碰不着对方。

    说起这个,倒是让池疏言想起之前与对方相处的点点滴滴,有甜蜜有欢笑,亦会有吵闹和羞恼,但这样的生活却异常美好,每每回忆起来都觉得心里满满的,好像吃了蜜糖一样。

    等他擦好之后,便带着苏棠去浴室里洗澡,许是动作幅度比原来大了不少,苏棠竟是悠悠转醒,只是他之前实在是累的乏了,醒过来之后也是迷迷糊糊的,像喝醉酒了似的,眼睛半睁不睁,身上也没有半点力气,只是软哒哒的趴在池疏言身上,估计是把对方当成了自己的床。

    池疏言也不是第一次看见苏棠这样了,可以这么说,他俩似乎每次做完时苏棠都是这个状态,又困又累,所以这种事一般都是由自己代劳。

    其实他倒还挺喜欢给苏棠洗澡的,因为这个时候对方都特别老实,让他抬胳膊就抬胳膊,让他躺着就躺着,弄的池疏言十分有成就感,把对方洗的香香白白的。

    而之后他还得把自己房间收拾一下,有些东西该扔扔该洗洗,再换上一套新的床单,一切收拾好后,他才准备把苏棠抱回来放床上睡觉。

    谁知他刚一回头,就看见苏棠睡眼惺忪的站在他身后,脚上也没穿鞋,只是痛苦的捂着肚子。

    “宝宝怎么了,是肚子疼吗?”池疏言吓了一跳,连忙扶住他问道。

    苏棠慢吞吞的摇摇头,有气无力的说:“我好饿啊。”

    "那我给你找点吃的。"池疏言松了口气,便带着苏棠去冰箱里找点东西吃。

    可他俩找了半天,也只找出几块巧克力,面包饼干什么的都没有,想来是这几天他爸妈出门,怕东西放久了坏了,便没敢多买,只是想法虽好,就是坑了自己儿子和儿媳妇。

    “你先吃点巧克力垫一下肚子,我去下点挂面。”池疏言说完,便拿着两个鸡蛋和一包挂面先去了厨房。

    那几块巧克力几下就被苏棠消灭掉了,可肚子还是空空的,完全没饱,只能眼巴巴的瞅着池疏言的挂面什么时候能下好,他等啊等等啊等,没过一会就又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妈,我哥是不是今天回来啊。”池玲玲打了一边开门,一边回头道。

    “是吧,这个点估计他也睡着了,你待会进去时小点声。”池妈妈说道。

    “哎,我知道还都是,不过我说小姨夫他家兄弟姐妹也太多了吧,结个婚一聚齐,得在小姨夫家打地铺睡才行,幸亏咱们家离得近,要不然……”池玲玲正嘟囔着,却发现客厅灯还是亮着的,她心里咯噔一下,低头一看,才发现鞋架上多了一双鞋,男生款,但比自己哥的脚要小,该不会……

    池妈妈听见池玲玲忽然顿住,便上前拍了她一下,结果池玲玲八卦兮兮的转过头,眼睛亮的跟灯泡一样,指了指地上的鞋,又做了个口型,才蹑手蹑脚的猫腰走了进去。

    池爸池妈跟在后边,也小心翼翼的跟在后面,正好这时,池疏言刚从厨房里端着面出来,看见苏棠已经睡着了,便无奈的笑了笑,刚叫了他声名字,就看见迎面而来的三人。

    而这时,苏棠也醒了,因为他面朝池疏言,所以并不知道自己身后还站着三人,刚想爬起来去吃好吃的,就见池疏言脸色有点不对。

    “怎么了?”苏棠顺着池疏言的目光回头,差点没吓得钻沙发底下。

    ”:此进趋之时也。谨陈其事如左:

    正文请参见作者有话说,嘤嘤嘤,希望大家能原谅我,晋江和谐**实在是太可怕了qaq,写的东西都得删了才能解锁,坑死我了啊啊啊啊啊啊!

    然后自己又要半个月碰不着对方。

    说起这个,倒是让池疏言想起之前与对方相处的点点滴滴,有甜蜜有欢笑,亦会有吵闹和羞恼,但这样的生活却异常美好,每每回忆起来都觉得心里满满的,好像吃了蜜糖一样。

    等他擦好之后,便带着苏棠去浴室里洗澡,许是动作幅度比原来大了不少,苏棠竟是悠悠转醒,只是他之前实在是累的乏了,醒过来之后也是迷迷糊糊的,像喝醉酒了似的,眼睛半睁不睁,身上也没有半点力气,只是软哒哒的趴在池疏言身上,估计是把对方当成了自己的床。

    池疏言也不是第一次看见苏棠这样了,可以这么说,他俩似乎每次做完时苏棠都是这个状态,又困又累,所以这种事一般都是由自己代劳。

    其实他倒还挺喜欢给苏棠洗澡的,因为这个时候对方都特别老实,让他抬胳膊就抬胳膊,让他躺着就躺着,弄的池疏言十分有成就感,把对方洗的香香白白的。

    而之后他还得把自己房间收拾一下,有些东西该扔扔该洗洗,再换上一套新的床单,一切收拾好后,他才准备把苏棠抱回来放床上睡觉。

    谁知他刚一回头,就看见苏棠睡眼惺忪的站在他身后,脚上也没穿鞋,只是痛苦的捂着肚子。

    “宝宝怎么了,是肚子疼吗?”池疏言吓了一跳,连忙扶住他问道。

    苏棠慢吞吞的摇摇头,有气无力的说:“我好饿啊。”

    "那我给你找点吃的。"池疏言松了口气,便带着苏棠去冰箱里找点东西吃。

    可他俩找了半天,也只找出几块巧克力,面包饼干什么的都没有,想来是这几天他爸妈出门,怕东西放久了坏了,便没敢多买,只是想法虽好,就是坑了自己儿子和儿媳妇。

    “你先吃点巧克力垫一下肚子,我去下点挂面。”池疏言说完,便拿着两个鸡蛋和一包挂面先去了厨房。

    那几块巧克力几下就被苏棠消灭掉了,可肚子还是空空的,完全没饱,只能眼巴巴的瞅着池疏言的挂面什么时候能下好,他等啊等等啊等,没过一会就又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妈,我哥是不是今天回来啊。”池玲玲打了一边开门,一边回头道。

    “是吧,这个点估计他也睡着了,你待会进去时小点声。”池妈妈说道。

    “哎,我知道还都是,不过我说小姨夫他家兄弟姐妹也太多了吧,结个婚一聚齐,得在小姨夫家打地铺睡才行,幸亏咱们家离得近,要不然……”池玲玲正嘟囔着,却发现客厅灯还是亮着的,她心里咯噔一下,低头一看,才发现鞋架上多了一双鞋,男生款,但比自己哥的脚要小,该不会……

    池妈妈听见池玲玲忽然顿住,便上前拍了她一下,结果池玲玲八卦兮兮的转过头,眼睛亮的跟灯泡一样,指了指地上的鞋,又做了个口型,才蹑手蹑脚的猫腰走了进去。

    池爸池妈跟在后边,也小心翼翼的跟在后面,正好这时,池疏言刚从厨房里端着面出来,看见苏棠已经睡着了,便无奈的笑了笑,刚叫了他声名字,就看见迎面而来的三人。

    而这时,苏棠也醒了,因为他面朝池疏言,所以并不知道自己身后还站着三人,刚想爬起来去吃好吃的,就见池疏言脸色有点不对。

    “怎么了?”苏棠顺着池疏言的目光回头,差点没吓得钻沙发底下。

    作者有话要说:  估计还有一两章结束!

    因为被锁了,所以只能转战微博了,微博名:秋十杀

    啊啊啊疯了,因为不小心粘贴错了,所以字数超标了,太对不起了,这章大家可以去微博看,另外大家多花的钱我会补回来,这样,我今天日六,一章发在晋江,一章发在微博,第二章不要钱,给大家补偿回来,超级超级对不起,原谅我的手癌qaq

    感谢北海以北小天使的雷雷,亲亲抱抱举高高哦~

    (www.wenxue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