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修真小说 > 封神问道行 > 第172章 哼将郑伦

第172章 哼将郑伦

 热门推荐:
    同时陆川也注意到,父子听到这个消息的表现各不相同。

    “大人你说什么,我妹妹她病了?”

    苏全忠闻言脸色大变,一脸的着急和关心之色。

    不过苏护倒是脸色如常没有变化,只是眼神中流露出几分复杂之色。

    苏护没有开口。

    “唉,是啊,国舅!”

    陆川观察着苏护的神情变化,又长长叹息一声。

    当年苏护反商的事他路上专门打听过,并有原来的记忆,所以十分清楚。

    崇侯虎带兵讨伐冀州的时候,苏全忠被崇黑虎以他的奇门秘术给擒下。

    为了保住儿子和全家的命,苏护才不得不屈服殷商将女儿献了出去。

    可实际上那时候苏护,也的确是没有选择了才屈服的。

    不然他都敢骂帝辛,题反诗,跟大商干仗的铁骨汉子若没走到绝路,又怎么会轻易屈服折腰呢?

    两大诸侯兵临城下,大兵压境。

    不嫁女,全家死,嫁女儿,全家活,女儿嫁了也不会死,怎么选?

    可是苏护却不知道他的女儿,正是在当年他亲自护送前往朝歌的半路上死的,被千年九尾狐吸了魂魄占了身躯,后来胡作非为。

    因此陆川断定苏护心中对女儿一定有愧。

    “那她病的严重吗?”

    苏全忠急切的问道。

    他和妲己是一起长大的兄妹,关系亲密非同旁人,听到妹妹病了当然心急如焚。

    “唉!”

    陆川没有说话,只是摇头长吁短叹。

    “你……大人你倒是说话啊!”

    苏全忠急的直跺脚。

    陆川抬头看向父子二人,苏全忠再不用多说了,此时就连苏护在他的几番长吁短叹下神色也慢慢起了变化。

    神情不再那么冷淡,耳朵竖着,等着他接下来的话,可脸上依旧面无表情。

    陆川心中嘿嘿笑了起来。

    “卧榻在床已有月余,若不如此大王又怎么会派下官来送家书呢?”

    陆川苦笑一声,将家书递给苏全忠,苏全忠呈给他爹苏护。

    苏护打开家书,看着看着,神情慢慢的沉重难受了。

    “父亲,妹妹在家书上说什么?”

    苏全忠看到老爹的表情着急道。

    苏护摇摇头,没说话,只是把手中的书简给了苏全忠。

    神情沉重,一言不发。

    苏全忠接过一看就见妲己在上面写着怎么怎么思念爹娘,思念兄长,在宫中怎么怎么不得自由,想回家里来看看。

    也许是因为陆川的话,使得苏全忠已经先入为主了。

    因此在看这份家书的时候,他脑中都能想到卧病在床的妹妹,在写这份家书时脸色苍白,颤颤巍巍,边哭边写……

    “妹妹!”

    苏全忠看完后大叫一声,十分悲愤,眼睛都红了。

    苏护也坐在上方,默然不语。

    “呃……”

    陆川眨眨眼,露出意外之色。

    看到苏全忠父子这么悲伤,自己是不是有点渲染过头了?

    不过看这情形,苏护对自己这位大商特使大人的敌意应该是没有了。

    这样他的目的也就达成了。

    “我果然是个天生当外交家的料。”

    陆川心中对于表现非常满意。

    沉默的苏护忽然说道:“特使大人一路骑马劳顿,全忠,你先送大人去驿馆休息吧,晚上本侯再宴请大人。”

    “那回书……”陆川问道。

    苏护怅然的一摆手,说道:“晚上一并给特使大人。”

    苏全忠走到陆川跟前,抬手道:“特使,请!”

    “那好吧,国丈,下官告退了。”

    陆川起身施了一礼后,跟着苏全忠这位国舅爷一起出来。

    “国舅,其实你也不必太过悲伤着急,娘娘害的是思亲的心病。

    这病不是一般的病,普通的药石罔效,治不了。”

    往外走得时候陆川继续瞎扯淡:“只有娘娘家乡之物可作药,希望你和国丈多写一些家书让下官带回去,嗯,越多越好。

    除了家书外如果能将娘娘以前喜欢的家乡东西也准备一些,让下官带回去更好,到时娘娘必然药到病除。”

    “嗯,我记住了,多谢大人。”

    苏全忠眼圈红着将陆川送到门口,听到这话一脸的感激之色。

    看起来他已对于陆川的话经深信不疑。

    “不谢,不谢!”

    陆川干笑着摆了摆手。

    “小侯爷,君候可在府中?”

    正当苏全忠要领陆川去城中驿馆时,忽然一个爽朗洪亮的声音响起。

    陆川抬起头,然后,面露讶然之色。

    只见一个穿着甲胄,身形高大的虬髯大汉从一头金睛异兽上翻身下来,走上前问道。

    “哦,原来是郑将军回来了。”

    苏全忠说道:“父亲在府中,不过现在心情有些不好,郑将军,有事可否等晚上再说?”

    “金睛兽,郑将军。”

    陆川盯着这个大汉低声沉吟,忽然眼中精光一闪:“难道是……”

    “嗯?”

    那个将军听到后目光落在陆川身上,爽朗笑道:“小侯爷,这位是你的朋友吗,有点眼生啊!”

    “不是的,郑将军,陆大人,我替你们两位引荐一下。”

    苏全忠道:“郑将军,这位是今日从朝歌来的特使陆川陆大人,陆大人,这位是我冀州督粮上将,郑伦郑将军。”

    “末将郑伦见过陆大人。”

    郑伦吃了一惊,没想到眼前这个年轻人来头如今惊人,居然是朝歌来的,赶紧俯身抱拳一拜。

    “郑将军快快免礼。”

    陆川赶紧扶起郑伦,笑道:“郑将军的大名本使也早已久仰了。”

    是的,郑伦这个名字陆川的确久仰了。

    如果有人不熟郑伦这个名字,那封神中的哼哈二将一定听说过。

    没错,郑伦此人正是哼哈二将中的哼将。

    也是他此行不惜绕远路走冀州,想借走去平定北崇的目标人物之一。

    此人曾拜昆仑度厄真人为师,不仅一身武艺高强,更得度厄真人传授窍中之气的秘术,使用是鼻中哼出,故得名哼将,十分厉害。

    至于哈将名陈奇,此时正在殷商效命,他的实力与郑伦旗鼓相当,不分上下。

    这两人死后,姜子牙兵没让他们两个去天庭效命,而是被打发去西方镇守山门了。

    至于他想借的另一人,正是冀州的小侯爷苏全忠,此时也正在他的跟前。

    “呃……”

    听到陆川对他说久仰,郑伦脸上露出惊愕之色。

    听到陆川的这话,他心中不仅不喜反而有些不悦,心道这混迹官场的人就是会说场面话。

    他们两个明明今天才是第一次见面,冀州朝歌隔着几千里,他给自己说久仰这不是场面话是什么?

    难怪这么年轻就当上了特使。

    可是他郑伦脾气豪爽,最不喜欢的便是官场中的那一套勾心斗角和尔虞我诈了。

    他的眼中闪过一丝厌恶。

    “诶?”

    陆川本来挺高兴,今日正好见到了传说中的哼哈二将之一郑伦,还想着怎么让他帮忙呢!

    可郑伦眼中那一闪而过的厌恶之色被他捕捉到了后,马上让他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怎么回事?”

    陆川目光闪动实在有点儿想不通。

    这才第一次见面,刚才也好好的,自己哪里得罪他了?

    陆川笑道:“郑将军,晚上可有空一起吃个饭?”

    “这……好吧!”

    郑伦本来是不愿意的。

    好在苏全忠十分了解他的脾气秉性,发现了不对,于是给他使着眼色。

    苏全忠是他主子,主子有令,他也只好勉为其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