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修真小说 > 封神问道行 > 第173章 挖墙脚

第173章 挖墙脚

 热门推荐:
    “小侯爷,陆大人,末将这才督粮回来有些乏累。”

    郑伦对两人抱拳说道:“如果没有别的事那末将先告退了。”

    苏全忠点点头。

    陆川抬手微笑道:“郑将军请便。”

    郑伦微怔。

    他没想到陆川对他这么客气,毕竟陆川现在这个特使身份,可是连冀州候苏护都要礼敬三分的。

    没看连小侯爷苏全忠都亲自作陪了,可这样的大人物,居然对他一个小督粮将军这么客气……

    郑伦眼中闪过一抹异色,点点头,这时再看陆川也顺眼了一些,翻身上了金睛兽后带一队军士离去。

    “他方才眼中浮现厌恶,好像是在我说了个久仰之后。”

    陆川望着他的背影,低头沉吟,寻根溯源回想方才与郑伦交谈的画面。

    “等等,不会是因为久仰两个字吧?”

    陆川忽然一脸愕然。

    他明白了,他是因为知道封神中郑伦这位哼将的实力有多高,所以刚才对郑伦说久仰大名的。

    这点他是实话实说,而且这次他也正是为郑伦而来冀州。

    可实际上现在的郑伦,还没有打出日后封神中的名气,如今他只不过苏护手下一个督粮将军而已。

    督粮的任务重要吗?

    当然极为重要。

    没听打仗的时候总是说,三军未动粮草先行吗?

    可是这押运粮草物资的功劳再大,又怎么比得上在前方战场上,上阵杀敌斩杀敌人来的大呢?

    且督粮官也绝不会只有一个,所以由此可见郑伦在冀州的地位,也就属于既不上也不下的那种,但最起码大小也是个将军。

    他现在唯一出彩的战绩,应该就是当年擒下过崇黑虎了,不过这点貌似并没有让苏护重视他。

    此时他名声不显,空有一身武艺本事又不受重用,心中肯定极为郁闷,自己说久仰这不跟故意挑刺儿揭他短一样吗?

    郑伦没气的哼一声就已不错了,不然估计现在他都已经躺地上了。

    不过把这样一个高手用来督粮……

    这苏护还真是大材小用,杀鸡用牛刀,郑伦跟着他也是明珠暗投。

    总结起来就是两个字,浪费。

    太浪费了!

    “陆大人,请上马车。”

    苏全忠将陆川与他的众护卫领到了冀州城中的驿馆,安排好上房住宿后便离去了。

    “郑伦!”

    陆川在房中走来走去,许久后忽然开门出来叫道:“来人。”

    “大人,有什么吩咐?”

    很快隔壁护卫们听到声音后全来了。

    “你们去给本使请一位冀州的人来。”

    陆川说道,把这位哼将留在冀州,实在是太屈才太浪费了。

    浪费是可耻的。

    学过八荣八耻的他陆某人,又怎么能允许有人在他的眼前这么浪费人才呢?

    “国丈爷。”

    陆川心中长长叹息一声:“本着浪费是可耻的精神,你也别怪我陆某人接下来,咳咳,要挖你墙脚了。”

    “督粮官郑伦?”

    听到这话后护卫们面面相觑,其中一人试探道:“那大人,万一那位郑将军不来呢?”

    “你们只要报上本使名号,相信我,他一定会来的。”陆川嘴角一弯。

    如今连那位冀州之主,堂堂的国丈爷都对他陆大夫礼敬三分,就更别说他郑伦一个督粮官了。

    他这位特使大人有请,郑伦是想来得来,不想来,哼哼,也得来。

    可是郑伦今天只要来这里……

    那他就有八成的把握将郑伦挖走,哦,不对,是让他心甘情愿跟自己走。

    “是!”

    几个护卫点头。

    “记住,一定要客气。”

    陆川再三提醒,想了想,道:“还是让卫统领去吧!”

    这几日陆川已经得知,那位为首的护卫名叫卫尚,乃是一位王宫禁军的统领。

    能做统领自然有些本事,不说卫尚,就是其它的护卫也都是王宫禁军中的好手。

    实际上那天晚上情况紧急,帝辛也没时间从别处调人了,于是直接派了王宫的。

    一顿饭的功夫后,卫尚果然带着郑伦回来了。

    郑伦脱了甲胄,一身便装而来,跟着卫尚来到驿馆进了房间便见陆川负手而立背对着他们。

    “大人,郑将军来了。”

    卫尚抱拳施礼说道。

    陆川没有回过身,只是点头嗯了一声,抬手道:“你们出去吧,本使跟郑将军一见如故,想要单独一叙。”

    “是!”

    卫尚带着护卫走了出去,把门也顺带给关上了。

    “特使大人,不知突然找末将来所为何事?”

    郑伦看着陆川的背影眼中露出疑色,吃不准这位大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本使方才不是说了么,本使跟郑将军一见如故,所以特意请来一叙。”

    陆川转过身来坐在上方案几后,对郑伦抬手笑道:“郑将军请坐。”

    郑伦看了眼屋中,就见自己左边的为首案几上放置着丰盛的酒菜。

    郑伦也是从大老远的地方督粮回来的,回家后只是洗浴了一下,还没来得及吃饭就被陆川派人请来了。

    美酒好菜在前岂可错过浪费?

    郑伦入席,至于这位特使大人请他来此的用意……

    他相信,很快就可以知道了。

    “郑将军,我们先吃饭!”

    陆川笑着拿起案几上的筷子,客套一声后就开始挟菜吃饭。

    “郑将军,吃这个,这个好吃。”

    “郑将军,还有这个,嗯嗯嗯,这冀州的菜味道好极了。”

    郑伦:“……”

    看着吃的津津有味,同时不忘给他推荐一番的陆川,郑伦眼中满是不可思议。

    难道这位特使大人大费周章,把自己叫来这里就是觉得他一个人吃饭有些无聊,所以让自己陪他吃饭来的?

    “特使大人中午没吃饭?”

    郑伦看陆川吃的很香,不由问了一句。

    “本使是中午才到冀州的,一来就先去找了国丈爷办事。”

    陆川吃的差不多了,擦擦嘴说道:“出门时候的肚子也空着呢,当时不是正好就碰到了郑将军。”

    “原来如此。”

    郑伦听完恍然,怪不得片刻间一桌子菜就全没了。

    当然他的桌上也好不了多少。

    只是这位特使找他来,真的只是为了一起吃个饭?

    他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