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玄幻小说 > 影帝先生,受宠吧! > 277章 一直沉睡

277章 一直沉睡

 热门推荐:
    黎生动作一僵。

    他站直了身子,微微眯着的眼睛朝小哥望了过去。

    黎生也穿着一身黑色的短衫,短衫上了绣着一个金色的黎字。这黎字不是现在书面上常见的那种字体,而是篆体。

    黎生长得并不显老,鼻子很大,嘴角两边有两撇胡须,看着挺像电视剧里的龟丞相。

    他急忙夺过年轻人手里的灵牌。

    写着黎曌之灵位的灵牌上,红光已经淡去,但牌位却有着温温的热度。

    黎生感受着指尖下的那股温热,不禁神色讷讷地说道:“这竟是真的!竟是真的!”

    那个负责打扫灵牌屋的年轻人见黎生的情绪这样激动,一时好奇,就问了句:“黎生爷爷,他们说七八年前,这块灵牌曾经也有过反应,是真的么?”

    黎生点了点头。“是的,也是像这样,突然有了反应,但很快就又消失了。”

    年轻人又问:“这么说,族长可能还活着?”

    “活着!还活着!”

    黎生抱着灵牌,竟是喜极而泣。“当年族长为保我黎族上上下下几百人口,不惜主动走进敌人的陷阱送死,他用自己的一条命,为我们换来了生存的机会”

    想到二十多年前的那场大战,黎生就悲愤不已,“世人都说我们是异类,是怪物,他们危难之时有求于我们,安定之后又恐惧我们”

    “我们四处被追杀围剿,就像是过街老鼠一样,若不是族长挺身而出,只怕我们黎族早就覆没了”

    讲到这里,黎生已不忍再说下去。

    小年轻才二十岁的年纪,当年族内经历的那些动荡,他没有亲身经历过,但也听父母爷爷们说过那些事。提起那位族长,他们是带着敬畏敬仰之心的。

    如果族长真的还活着,那可真是太好了!

    可

    少年的头朝着山顶望去。

    那里,长着一颗大到可遮天蔽日的古树,它树干呈现出类似黑铁一样光亮的颜色,枝叶是银色,上面挂着金色的果实。这就是光面双生树,全世界仅有这么一根。

    树下,放着一副冰晶棺,棺内静躺着的就是黎族人人敬仰爱戴的族长黎曌。

    年轻人望着树下的那副冰棺,问黎生:“黎生爷爷,如果族长还活着的话,那这冰棺里的人又是怎么回事?”

    黎生也答不上话来。

    过了许久,黎生才叹息说道:“不管怎么说,这灵牌的反应,不会出错。”

    “或许,我们也该出世了”

    陆程意识快要消弭之际,他的身体自动地做出了自卫反应,陆程身体像是被挖空了一样,精神力气都处于极度匮乏的状态。

    陆程浑浑噩噩,并不知道自己身边海水的变化,他感到特别想睡,想长时间的睡一次

    就在这时,陆程模糊的视线里,忽然出现一个人影。

    月色之下,那个女人黑色的长发像是柔软的水草那样摇摆,她就像是一条美人鱼,美得惊心动魄。

    那是季微。

    哪怕就是被这个人扔进了海里,可看见她朝自己游过来,陆程依然坚信她会救自己。

    陆程举起的双手,缓缓落下,他也终于精疲力尽,忍不住闭上了眼睛。他闭上眼睛的那一刻,那些将他包裹住的海水像是泄闸的洪水,全部朝他倒灌。

    季微终于看见了陆程,很奇怪,他就像是处在漩涡中心,海水都在朝他靠近,将他吞没。季微快速朝陆程靠过去。

    靠近陆程,季微拽住陆程的脚,拉着陆程就往海面游。

    终于,两个人浮出了水面。

    季微赶紧捧着陆程的脸,见他闭上了眼睛,已经晕死过去,她心脏被吓得快要停止跳动了。

    “程程!”

    季微轻轻地晃动陆程的头,试图喊醒他。“程程,你睁眼看看我啊。”恐慌占据在季微心头,她那样镇定的人也变得手足无措起来。

    别墅站在礁石上面,见季微慌乱成这样,眼里闪过一抹无奈。

    也只有这个人,才能让季微六神无主。

    叹息一声,灵鹤朝季微伸去右手,“,他可能是受伤了,把他给我。”

    季微像头护食的野狼,将陆程护在怀里,用戒备凶狠的眼神瞪着灵鹤。

    灵鹤不惧怕她的凶狠,他声音依然不急不躁,带着安抚人心的力道,“,把他给我,他需要疗伤。”

    用审视的眼神望着灵鹤看了片刻,季微这才将怀里的陆程推到灵鹤的身边。灵鹤将陆程从水里拽起来,季微便看见他腰后部位置上在流血。

    季微快速游过去,用手摸了摸陆程背部的血,就看见他腰后有一个小孩巴掌大的血洞。

    她咬住唇,懊恼不已。

    如果不是她突然发疯,陆程就不会受伤。

    “,他不会有事。”

    灵鹤的安慰,让季微稍微镇定了一些。

    灵鹤抱起陆程回到岸边,开车带他去医院做了检查,确认肾没有受伤,这才给他缝合伤口。季微赶来的时候,她的情绪看着镇定下来,又是那副不慌不乱的样子。

    她亲自抱着陆程离开手术室,进了病房。

    陆程流血过多,脸色苍白,躺在床上,有种躺在太平间的错觉。

    季微在床边站了许久,才缓缓地弯下腰,将额头抵在陆程的额头上。“程程,你别睡太久了。”

    第二天早上太阳升起,陆程没有醒来。季微安慰自己他没事,只是太累了,需要睡一觉。

    这一天,裕正集团的少董出轨演员慕沙的新闻盘踞了新闻头条。季微在财经报上看到了这条报道,嗤笑一声,一脸轻蔑。

    季微将那块报道裁剪下来,放在陆程的枕头下,对他说:“我就说她不是个好东西,你还不信。”

    第二天,陆程没有醒来。

    第三天,他还在沉睡。

    季微终于慌了。

    她直接找到医生,用一把刀抵在医生的喉咙口,逼他:“立马让他给我醒!”

    医生慌得不行。

    “季总,检查结果显示陆先生的身体并无大碍,按理说他是不该沉睡这么多天的。你就是杀了我,我也没法把他叫醒!”

    季微眸光沉下来,“你是说,他会一直这样睡下去?”

    医生不答话。

    季微的刀在医生细嫩的脖子上留下了一个细细的刀口,最后还是撤回了刀。

    “庸医!”

    当天,季微就用私人飞机载着陆程飞往美国,去了梅奥诊所。在那里,医生为陆程做了全身检查,得到的结论跟国内是一样的。

    陆程的身体很健康,但陆程一直都没有醒。

    (www.77du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