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玄幻小说 > 朱门贵女守则 > 第314章 不进则退

第314章 不进则退

 热门推荐:
    亲夫好肉麻,并且笑点很奇怪。

    念浅安一脸恶寒地弹开,默默挠脖子,“树恩请自重,说正经事儿呢。父皇同时召见靖国公和阁老们,是打算将参本交由军机处和内阁处理?四哥也在场,没帮姜大都督辩白几句?”

    “四哥一没去过封地乐平,二不了解川蜀事务,能说得出什么?”楚延卿一脸自重,手却搭上媳妇儿的爪子,缓缓摩挲媳妇儿脖颈,“无从辩白,求情的话苍白无力。不过,父皇没有迁怒四哥,还安抚了四哥几句,让四哥代父皇往睿亲王府吊唁。”

    东宫则由詹事府出面。

    “秘折一公示,谁还顾得上睿亲王府?”楚延卿动作轻柔,语气缓慢,“内阁当场票拟,着六部彻查川蜀税务、军户和粮草。靖国公已让军机处派人快马往湖北,授命孔震继续南下,缉拿姜大都督等蜀地官员上京受审。”

    既然要审,妥妥得拖到年后才有定论。

    孔震担着军机处司员,巡视完直隶军务后又多了个卫指挥使头衔,滞留湖北当的是公差,南下拿人奉的是皇差。

    念浅安暗道湖北加油,面上了然,“孔司员算半个魏家人,对上姜大都督绝不会手软。父皇这是铁了心要公事公办。父皇不讲情面,四哥求情无用,姜贵妃不可能坐视娘家失势不管。”

    不怕老白花在沉默中灭亡,就怕老白花在沉默中爆发。

    “万一我们猜错了,父皇不是想请君入瓮呢?”念浅安保守道:“要不,你旁敲侧击试探下父皇?”

    “如果我们没猜错,父皇就是想姜贵妃和四哥自乱阵脚呢?”楚延卿眉梢微挑,“何况以父皇的心性手段,棋局怎么布置棋子怎么走,岂会轻易向旁人透露?”

    他语带自嘲,念浅安边暗骂龙爹好烦,边帮亲夫解嘲,“《子曰》有载,君不密失其国、臣不密失其身,我懂的。”

    忍不住笑的楚延卿:“……是《易经》有载。”

    暴露智商的念浅安:“……不好意思又记错了。”

    “不过,你这话提醒了我。”楚延卿笑着抚上媳妇儿脸颊,担忧晦暗彻底消散,“刘总管是父皇大伴,对我还算不错,倒是能从他那里入手。就算撬不开他的嘴,也没多大妨碍。你刚才少算了一个人。桂仪在五城兵马司,城里有他城外有念三老爷,就算真有事儿,只要外皇城稳得住,内皇城就乱不了。”

    他说起徐月重,念浅安却想起睿亲王世子妃。

    之前在坤宁宫遇见,睿亲王世子妃从众谢宫中赏年礼,脸上带笑眉宇却带愁,想来日子不咋地,即挂心公爹病体又忧心王府处境。

    睿亲王府不如康亲王府多矣,好似同一块镜子的正反两面。

    康亲王府的声势和人缘远胜睿亲王府,睿亲王世子唯有孝名远播。

    现在康亲王府养育皇子,睿亲王府却丧事从简,睿亲王世子岂会毫无怨恨?

    不是怨恨皇上,就是怨恨姜家。

    无非是这两个极端。

    不少人都觉得睿亲王夫妇死的不是时候。

    或许皇上觉得正是时候呢?

    她和亲夫能管中窥豹,旁人未必勘不破眼下局面。

    差就差在,他们比旁人多知道一顶绿帽一个尚郡王。

    念头转到这里,念浅安赶紧打住,一爪子捏鼻子一爪子扒拉眼皮。

    楚延卿手指一滑,“……干嘛做鬼脸?”

    念浅安爪子很稳,“……不小心又琢磨坏事儿了。”

    她及时止损,奸笑变尬笑。

    楚延卿再次哈哈大笑,虚揽着媳妇儿的小肚皮轻轻摸,“小笨兔子乖,别急着母子连心,别学你娘满脑子坏水。”

    母子连心是这么用的吗?

    念浅安顿觉亲夫更傻更无聊了,然后也很无聊地跟着亲夫一起傻笑。

    刚飘到门口的陈宝顿觉牙酸:睿亲王府正举丧呢,太子妃居然逗得殿下开怀大笑,这得多缺心眼啊?

    腹诽完立即默念三遍杂家信邪,正色干咳扬声通禀,送上刚抄来的奏本。

    楚延卿接过翻看,尚郡王府递进宫的请安折子,墨迹一旧一新。

    旧墨先问候皇上,再呈报贵妾姜氏诊出喜脉,新墨则请示尚郡王府是派人吊唁好,还是尚郡王亲自前往祭拜好。

    显然刚得知丧事,末尾临时加了一笔。

    陈宝能抄来誊本,足见皇上一没批示二没发还。

    尚郡王府运气贼差,接连撞上睿亲王府、姜家出事,想借喜事、丧事结束自闭的算盘怕是要落空了。

    念浅安看过一眼,打发陈宝送去配殿。

    她觉得没用的消息,或许对李菲雪有用。

    陈宝领命而去,知木封了厚赏送走陈宝,转身进屋打开誊本,“尚郡王妃以前就爱拿话挤兑太子妃,太子妃前脚有喜,她屋里贵妾后脚有孕,可真能抢风头!”

    她经过知土一事,反而越发敢想敢说。

    李菲雪笑而不语,捏着誊本看过一遍又一遍,喉间徒然嗬嗬怪响。

    前世是她,今生是姜氏贵妾。

    尚郡王妃,仍是前世那个手段恶心、令她作呕的三皇子妃!

    她喉间怪响愈重,笑声愈大,竟透着几分难以言喻的癫狂。

    知木闭嘴惊怔,不敢劝不敢动,止不住心惊胆颤。

    姜姑姑也止不住心惊胆颤,硬着头皮劝同样笑声癫狂的姜贵妃,“娘娘,娘娘!陈姑姑还走远,您可不能这样失态!”

    “我管她走没走远,听不听得见!”姜贵妃猛地止住笑,抓着姜姑姑双肩恨恨掐进肉里,“你听见没有?你听见没有!就因为想给太子妃出气,太后连娘家也舍得作践!承恩公府吃了个闷亏,东宫反倒越发骄狂,一个通房一个大丫鬟,说打发就打发!

    还当谁看不明白是太子妃不容人似的!万寿宫偏心东宫,倒要所有人都捧东宫臭脚!陈姑姑凭什么对我发号施令!又凭什么要各宫都出宫女嫁去边关!谁稀罕万寿宫出的嫁妆!谁稀罕帮东宫遮掩行径!”

    姜姑姑哑口无言,心知姜贵妃所说不是主因,而是压垮理智的最后一根稻草。

    谁能想得到,姜大都督会突然出事!

    她强忍肉痛,竭力安抚,“事情还没定论!皇上还没给大都督定罪!等大都督进京,怎么审人罪名怎么定,总有办法,总有办法可想!”

    “还能怎么审怎么定?皇上可曾顾念过我半分!”姜贵妃一把搡开姜姑姑,抬手指向儿子,“你还有闲心去睿亲王府吊唁!你回我这里有什么用!你大伯父若是有个不好,下一个举丧的就是姜家!到时候谁给你大伯父吊唁!谁敢!

    你大伯父没出事儿,太后就帮着东宫作践旁人!你大伯父出事儿了,椒房殿和姜家更加任人作践!你听皇上的话光做孝子有什么用!迟早晚我们娘几个都要被人作践死!”

    她嘶吼着,双目赤红。

    乐平郡王唇线紧抿,膝头双手用力握拳,酷似姜贵妃的双眼满是阴霾。

    心里想的,却是承转他身下的于海棠。

    那样羞怯那样娇柔,声声婉转字字如泣,伏在他肩头全身心依赖他倾慕他,柔柔诉说着从前种种,心里有他却不敢表露,怕母妃忌惮怕他轻看,偏偏孤女如浮萍身不由己,即不敢得罪钱至章,又不敢得罪刘青卓,更不敢因自己承受的羞辱和污蔑连累他。

    直到他私下找她,才敢露出欣喜、坦承苦恋。

    那样真切那样动人,叫他总能透过她想起年少所见,母妃私下和父皇相处的样子。

    不像此时此刻这样,全无往日的雍容和矜贵,又笑又叫像个疯妇。

    不过,母妃说得对。

    他凭什么不能像东宫一样风光,凭什么不能像父皇一样,喜欢谁就收用谁?

    于海棠也说得对。

    他凭什么只能屈居人下,凭什么只能做乐平郡王?

    她盼着和他长相厮守,他可以成全她,但得先成全自己。

    他越想心头越滚烫,面上阴霾却越发浓重,“母妃光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奉命拿大伯父的是魏无邪的得意学生孔震,参奏大伯父的是魏无邪!魏无邪就是父皇养的狗,父皇指哪里,他自然咬哪里!父皇作践姜家,不是因为什么参本什么罪名,而是因为父皇自己,捧完姜家要杀姜家!”

    他捅破窗户纸,姜贵妃心里哪里想不透,无非是不愿不肯说破。

    她一人独宠育有三子,爱皇上的权,也爱皇上的人。

    她自认全无虚情假意,事到如今还怎么自欺欺人?

    皇上若是真心真意对她,她早该弃椒房殿而住中宫,她早该由贵妃而及后位。

    皇后娘家远在江南,她的娘家却被皇上拿来捧杀。

    帝王心术,左不过制衡二字。

    摁着后族打压姜家,皇上接下来想捧谁,念家?刘家?

    她凭什么要承受这些!

    曾经猜疑化作怨愤,生根发芽,顷刻间已长成参天大树。

    姜贵妃跌坐椅中,面上惨无人色,语气却透着狠,“那怎么办?能怎么办?”

    “不能坐以待毙,但也不能自乱阵脚。”乐平郡王展颜而笑,阴霾倏忽被孺慕取代,“父皇不想姜家继续坐大,但没有迁怒我,更不曾诘问母妃半句。椒房殿和姜家,是两回事儿。我要避嫌,母妃为大伯父说话却是人之常情。您能自在出入养心殿,何愁没机会和父皇独处?”

    他点到即止,又说起吊唁见闻,“睿亲王世子心里有怨更有恨,所幸不是冲着姜家而是冲着父皇。他见着我不仅以礼相待,还拉着我很哭了几句睿亲王……”

    睿亲王心里也有怨恨,否则岂会在奉召回京后就消极抵抗、郁结成病?

    先帝时期,睿亲王掌理过金吾卫。

    烂船还有三千钉,何况曾经风光过的睿亲王府?

    睿亲王世子有意示好,他自然不会拒绝。

    姜贵妃越听越心惊,死死抓住椅把半晌才发出声,“你仔细说说,说仔细点……”

    乐平郡王附耳低语,姜贵妃听罢猛然推开儿子,又将儿子攥到跟前,失声大喝,“你疯了?!他、他是你父皇!”

    乐平郡王不辩不驳,只抬眼直直盯着姜贵妃,“母妃,不进则退。您以为,姜家还有退路可走?”

    话音一落,满室死寂。

    姜贵妃缓缓松开儿子,看向姜姑姑的目光仿若死水,“你亲自去挑人,报几个宫女名单回复陈姑姑。”

    语气重归平静,矜持吩咐着日常琐事。

    随即一转身,领着儿子进寝殿。

    姜姑姑不敢再听,急步告退越走越慢,停在岔路口,一动不动。

    (www.77du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