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玄幻小说 > 明末最后一个神仙 > 第474章 成功了

第474章 成功了

 热门推荐:
    与此同时,这也就不难理解,上古战神蚩尤为何那么的痴迷《伏羲决》?

    几乎到了偏执的地步,不惜追杀伏羲的后裔族群,只是为了得到《伏羲决》。

    越是知道《伏羲决》的重要性,轩辕雄的心里就越是惋惜,不禁暗想,如果《伏羲决》具有普遍性,修炼的门槛可以降低,哪怕只是多出几个人可以修炼,都可以扭转神州大世界在未来的战事的战局。

    显然,能否修炼《伏羲决》,与血脉没有关系,否则的话,伏羲大帝的后裔族群,也不会遭到蚩尤的追杀,几乎被斩杀殆尽。

    应该也与天赋没有太大的关系。

    毕竟,作为神话时代的伏羲大帝,作为世间的一代人皇,他的后裔族群再少,总能出现几个天赋不错之人,然而,却没有一个人可以修炼《伏羲决》,甚至最后将半部法诀落到了蚩尤的手中。

    仅此一点,不难猜测,要想修炼《伏羲决》,条件有多么的苛刻!

    令人发指,已经不足以形容修炼条件的苛刻。

    同时,轩辕雄的心里又有着极强烈的疑惑与好奇,张静修究竟是有何特殊之处,居然可以修炼《伏羲决》?

    这已经不是简简单单的天赋异禀四个字,能够解释的通的了。

    三天后——

    张静修依旧处于闭目打坐中,正在进行修炼,不同的是,轩辕雄再次以灵体的形势,出现在外界,静静地看着张静修,隐隐间,眉宇中有着抑制不住的兴奋与喜悦。

    忽然间,张静修忽然迸发出淡金色光芒和灰黑色光芒,交替出现,最后一左一右地分布在张静修的身体表现,说不出的诡异。

    然而,一直密切注意这一幕的轩辕雄,不仅没有一点的着急,反而更加的高兴了。

    那副模样,如果不是张静修还处于修炼的状态,不能被打扰,恐怕轩辕雄都会高兴地欢呼起来。

    如果仔细感应的话,不难发现,张静修身上均匀分布的两股能量,明显柔和了许多,内敛了许多,已经没有了三天前的那种狂暴属性。

    不仅如此,随着两股能量稳定下来,张静修身上的气息也是越来越强大,就像是激发出野性的凶兽,就像是下山的猛虎,有着一股无形的威势。

    而且,如果內视的话,就算是没有天眼,也可以发现张静修的中丹田和上丹田,此时格外的明显,这也是轩辕雄为何那么的激动与兴奋?

    很快,最多也就是一盏茶的时间,浮现于体表的两股能量,相应的眼色开始变淡,渐渐消失,内敛于身体之中,张静修也随之清醒了过来,并伴随着悠长的呼吸声,整个人显得格外的神清气爽。

    吁——

    在这一刻,张静修有一种身心都极其愉悦的感觉,不管是身体,还是精神,都有着前所未有的轻松感,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充满着力量,浑身有着使不完的力气。

    呼——呼——呼——

    喝——喝——喝——

    近乎于一种本能的反应,张静修抽身而起,跳起来的同时,情不自禁地对着虚空挥舞了一下双拳,顿时带起了阵阵的拳风,更是身体扭动,随之响起了骨头相错的噼里啪啦的声音。

    “好舒服——”

    轻声呢喃,张静修发出了罪人的呻y声,可见此时的他有多么的畅快,身心舒畅,并不是在矫揉造作。

    “你醒啦?”

    轩辕雄没有再端着架子,毫不吝啬自己的关心之语,不等张静修作出回应,情不自禁地感叹道:“咱们终于成功了。”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轩辕雄语气一顿,转而说道:“不,应该是你成功了。”

    张静修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纠缠,究竟是谁成功了,而是神情极为恭敬地询问道:“前辈,那晚辈接下来该如何做?该怎样修炼呢?”

    “呵呵这还用问?你不是已经知道了吗?”

    轩辕雄露出了一个会心的笑容,不等张静修回答,进而爽朗地说道:“就按照刚才的修炼,直到你达到了筑基期大圆满,我再告诉你以后该怎么办?”

    “是,前辈!”

    “好,修炼去吧,我也该好好休息了,为了你的事情,本尊的神经都处于紧绷的状态,是时候沉睡了。”

    “有劳前辈了。”

    尽管回答的爽朗,说得干脆利落,但张静修的心中还是有着诸多的不解和困惑,更多的还是腹诽,也有一丝无力感掺杂其中,只是没有表现出来,很好地掩饰住了而已。

    修炼到筑基大圆满,那得等到猴年马月啊。

    不过,张静修也只是暗暗发了一声牢骚而已,却丝毫不敢在修炼的事情上有任何的松懈,随着轩辕雄的消失,随之进入了入定之中,再次开始了枯燥乏味的修炼之中。

    虽然刚刚从修炼中清醒过来,但此时的张静修不仅没有丝毫的疲惫感,隐隐间,还有着莫名的兴奋,有一种想要继续修炼下去的瘾。

    所以,即便是轩辕雄不交代,张静修也准备这样做。

    实在是,修炼《伏羲决》所产生的两股亚元炁,让他有一种上瘾的身心愉悦,精神都在高涨,就连身体的每一个毛孔都在舒张。

    若干年后——

    沉寂了数十年之久,原本平静如水的圣地之内,忽然有暗流在涌动,原本再正常不过的气压逐渐变大,空中的云朵开始杂乱无章的流动,渐渐形成气旋,速度越来越快。

    与此同时,就好像是发生了什么大事件,圣地内的飞禽走兽开始骚动了起来。

    或是嘶吼,不断地在山林之间来回穿梭。

    或是悲鸣,不断地在空中盘旋。

    不仅如此,就连圣地的空间都在震颤。

    然而,这一切动荡的中心,也就是爆发点,身处其中的张静修就好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就好像没有觉察到周围的变动,依旧平静地盘膝而坐,双目微闭,神色是那么的安详。

    忽然间,原本平静如水的张静修,神色出现了极其诡异的变化。

    金色——绿色——蓝色——红色——土黄色

    五种颜色交替出现,速度越来越快,也越来越诡异,就好像蜀地的变脸绝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