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修真小说 > 剑仙修炼手册 > 第十五章 贪婪

第十五章 贪婪

 热门推荐:
    说着,李苦从须弥戒中,取出了一小把真元草根茎,有些根茎上还带着泥土。

    这些大概有十五六株真元草,相当于李苦“收藏”的四分之一,毕竟财不露白的道理李苦还是知道的,可惜他不知道的是他身上最大的财富并不是这些真元草。

    “真元草!”

    “想不到李道友运气这么好,竟然采到这么多真元草,”看着李苦拿出的东西,徐伟杰的眼神变得有些炙热,不过他随即就装作毫不在意说道:“不过李道友你怎么不小心些,你看,”

    说着,徐伟杰拿起其中一株有些破损的真元草递到李苦面前,“这株真元草根茎都断开了,药力流逝大部分,拿到青云居里恐怕也就值十块下品灵石。”

    闻言李苦感觉自己的心在滴血,一下子差了十倍,而且地上那些,还有须弥戒中的大部分都有些破损。

    “你看这样的,”徐伟杰从自己包裹里拿出一株真元草继续说道:“你得全须全尾的把采集,根茎的主干上不能有明显的破损,不然青云居那些黑心的家伙,会狠狠的压价的。”

    点了点头,李苦有些感激的看着徐伟杰,“真是个好人,”李苦不由自主的想到。

    肉烤熟了,见李苦一点异样都没有,徐伟杰心里不由得有点犯嘀咕,把熊肉递给李苦一部分后,徐伟杰又从自己的包裹里取出了水袋。

    “来,李道友,这走了这么远路,我估计你肯定渴了,这里有水,你先喝点。”

    “多谢徐道友!”接过水袋,李苦由衷的感谢道,心想徐道友不仅热心肠而且心思缜密,出来什么东西都预备着,自己比起来差的太远了。

    没好意思喝太多,浅浅的饮了几口,味道有点甜,还挺好喝,之后李苦便把水袋还给了徐伟杰。

    见徐伟杰直接把水袋放在身边,李苦不由得有些奇怪,“徐道友,你不渴吗?”

    “我啊!我不渴,咳咳……”

    大口吃着烤熊肉边回答李苦,徐伟杰不小心被噎了一下。

    李苦赶紧拿起水袋拧开递给徐伟杰,“徐道友,喝口水顺顺。”

    “没事,没事,”

    看着递到面前的水袋,徐伟杰脸色不由得有些发绿,“这玩意是自己能享受了的,”肚子里嘀咕着,赶紧把水袋从李苦手中拿走,放到一边。

    此时徐伟杰心里充满了疑惑,干粮和水都是徐伟杰特别制作的,里面分别添加了忘忧草的粉末与迷幻水。

    忘忧草是一些医师给病人治病时用的麻醉药,可以缓解痛苦,大量使用会让人昏迷,徐伟杰在成为修士之前曾经是邺城中的一名医师,他发现忘忧草对修士也有作用,而迷幻水,是他用忘忧草提取的汁液与一些其他的东西调配出来的,味道微调,就像果酿,但只要五滴就能让一头牛顷刻间变得瘫痪,这两样都不致命,毕竟只是求财,没必要这么麻烦。

    徐伟杰成为修士靠的是无意间得到的一卷残破秘籍,只有一境和二境的修炼方式,他可不想永远在原地踏步。

    这些年来,徐伟杰没少靠着这两样东西给自己弄好处,但是却没有找到后续的修炼之法,没办法,青云宗的弟子徐伟杰不敢动手,而散修,大多数都是跟他一样的家伙。

    看着李苦吃了一整块添加了忘忧草的干粮,又喝了几口迷幻水,竟然一点事都没有,徐伟杰感觉有些棘手。

    他却不知道,平常的熊胆就有解毒的功效,而李苦吃得又是一只活了六十年,已经有了些许灵智的黑熊,在给它段时间,说不定就可以彻地化妖。

    虽然黑熊的熊胆不会让李苦变得百毒不侵,但是对于毒,李苦的抵抗能力还是比别人强了一些的。

    见徐伟杰不喝,李苦也没觉得有什么,刚出村子的少年,即使经过森林中和各种野兽的厮杀,有了些许的锐气,但心思还是淳朴的。

    吃着烤熊肉,李苦突然觉得有些不舒服,就好像去年得风寒时是的,手脚有些无力。

    虽然熊胆提升了李苦对毒素的抵抗,但却不是完全免除,只不过是让他坚持的时间长一点,恢复的时间快一点。

    察觉到身体的异状,李苦刚有些疑惑,想要站起来,却发现自己此时根本提不起力气,刚想有所动作,身体便跟面条似得,软趴趴的倒在地上,同时他发现,本来低头吃着烤肉的徐伟杰,此时突然看向自己,眼神有些闪烁。

    “徐道友,我好像身体出了问题。”

    “我知道!”徐伟杰此时站起身来,“不是什么大事,只不过是中毒了。”

    “中毒,我怎么会中毒?”

    淳朴,却并不代表着李苦傻,他只是内心里觉得人都是善良的,愿意去相信他们。

    此时听到徐伟杰的话,略一思索,李苦便找到了症结所在,今天自己只吃了徐伟杰给的食物和水。

    “是你,为什么?”

    李苦有些不解,前一刻,他还觉得徐伟杰是个好人,可没有想到,他却想要害自己。

    “李道友,你难道没有听说过财不露白的道理吗?不过你小子倒是有点意思,那么多忘忧草和迷幻水下去,竟然还能挺这么长时间。”

    徐伟杰闻言不由得感到有些好笑,“这种家伙都能成为修士,而且还拥有须弥戒,老天真是对自己不公啊!”

    “财不露白?”

    李苦并不觉得自己暴露了什么,那些从须弥戒中拿出的真元草,徐伟杰也说了值不了多少灵石。

    “李道友,你肯定是得到了某位前辈的遗物吧!我也不多要,只要你把须弥戒和修炼的功法告诉我,今天就饶你一命。”

    此时徐伟杰放弃了伪装,脸上带着贪婪,语气带着诱惑的说道,“李道友,这些身外之物怎么也不比自己的命重要,你说是吧!”。

    李苦此时才知道原来是须弥戒引起了徐伟杰的贪欲,从得到须弥戒这么多天,李苦第一次认识到这个灰扑扑毫不起眼的小东西,原来有着能让人动杀心的价值。

    “你觉得我会相信你吗?”(www.77du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