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玄幻小说 > 纲吉他能见鬼 > 第120章 正文完

第120章 正文完

 热门推荐:
    伽卡菲斯曾经非常笃定地对纲吉说, 他不会被纲吉所说的大道理所说服。

    但他们两人的这场战斗, 很快还是不可避免地加入了互相洗脑的环节。

    毕竟以伽卡菲斯和沢田纲吉两人的实力,他们两个要想分出胜负输赢, 实在是一件非常艰难的事情。

    所以在这场近乎漫长的打斗过程中, ‘嘴炮’也成为了他们获取胜利的一种重要手段。

    “世界的基石不能动摇, ”伽卡菲斯说,“彩虹之子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守护世界基石的一部分。这是他们的宿命与任务,不能更改。”

    海、虹、贝, 玛雷、彭格列、彩虹之子,他们是伽卡菲斯挑选的守护者, 也是命运所决定的执行者。

    “如果这个任务交给你,”伽卡菲斯饶有兴趣地盯着纲吉问,“你还会像现在这么激烈地反抗吗?”

    “我会接受。”超死气状态下的小首领整个人都显得有些冷淡, 但他还是很快回答了伽卡菲斯的问题。

    reborn盯着纲吉的眼中透露着不悦和不赞同, 但是纲吉还是按照自己的意愿说了下去:“我不会逃避自己的职责。如果这是我应当承担的任务,那我一定会去负责。”

    “但问题在于……”想到自家老师以及其他几位彩虹之子身上所背负的诅咒, 纲吉的声音又沉了几分, “这真的是他们应该承担的吗?”

    “还有……他们是自愿接受的么?”

    沢田纲吉见过很多如伽卡菲斯一样的人, 以及如彩虹之子诅咒一样的例子。

    这个世界上总有人会为了达成他想要的目的,而将自己的意愿和想法强加在别人身上,推动乃至逼迫其他人为自己的目的服务。

    比如在很多很多年前, 被源氏阴阳师驱使的妖刀和白藏主, 就被迫承受着违背他们意愿的命令。

    一切行为都是为了守护‘世界基石’的伽卡菲斯看起来似乎和那些人类不同, 他的借口听起来……要比他们更加伟大无私一些。

    不过在纲吉心里,伽卡菲斯和那些人本质上没有任何区别。

    “把自己的意愿强加给这一任又一任的彩虹之子们,让他们承担着守护世界基石的任务……”纲吉那总是柔软清亮的嗓音之中,难得一见地夹杂着些许嘲讽,“这和道德绑架好像没什么区别吧。”

    听到纲吉这么说,伽卡菲斯嗤笑一声,“你刚才还说,你会承担自己的责任,现在却又改口了,开始斥责我的行为了吗?”

    “我会承担自己的责任,”纲吉一边说话,一边看向站在不远处的reborn,“但是我不需要我的老师被这所谓的‘责任’所困扰一生。”

    “……你是为了你的老师,才选择与我为敌的吗?”

    “是为了reborn,”纲吉非常坦然地承认,“也是为了现在所有的彩虹之子们,以及曾经担任过彩虹之子的人们。”

    “他们守护世界基石,守护这个地球,”纲吉耸了耸肩之后继续说,“我们这些地球上的人类,总不能什么都不为他们做吧。”

    在纲吉说完这番话之后,伽卡菲斯盯着年少的小阴阳师看了很久,才评价道:“很有趣的说法。”

    在这时间短暂的接触之中,伽卡菲斯觉得自己似乎慢慢地开始理解,为什么沢田纲吉这个普通人类身边,会围绕着那么多不可思议的人类与非人类。就连妖怪与神子,都愿意陪伴在他的身边。

    ——这个小少年身上,有近天的强大与仁慈。让人总会不由自主地将注意力投在他的身上……

    伽卡菲斯这句听起来像是赞扬的话,其实只是一把夹在砂糖中间的毒刀,他很快又说:“那么……为了拯救其他彩虹之子们,难道你愿意接受他们的使命,成为次任彩...虹之子么?”

    “我早就有这样的觉悟了。”出乎伽卡菲斯意料的是,沢田纲吉竟然真的考虑过这件事情。

    听到纲吉这么说,reborn的脸色猛地一沉,扬声呵斥道:“蠢纲!”

    纲吉的声音顿了顿,补充道:“不过我从不做无意义的牺牲。”

    “……那么,你还有别的办法么?”

    从伽卡菲斯的声音之中,纲吉敏锐地察觉到了对方态度的软化,他立刻开口说:“我有。”

    “斯帕纳、小正以及初代介绍给我们的雕金师塔尔波先生共同制作了一种新容器,只要有足够的火焰激活,它就可以永远不灭地维持着奶嘴的稳定。”

    “机械不会死亡也不会衰败……总比人类更加容易操控和维持,不是吗?”

    其实reborn早就注意到了沢田纲吉和斯帕纳几人的小动作。不过他在此之前从没想到,他们几个最近神神秘秘的行为,是在制作这样一个能够改变一切的神奇仪器。

    杀手之王表情复杂地瞥了一眼纲吉,蠢学生在自己手里失控的感觉可不美妙……reborn当然不喜欢这种体验。

    伽卡菲斯似笑非笑地盯着纲吉,语气微妙地说:“你就这么笃定地认为,我会给你们这个机会,让你们尝试用‘容器’来取代彩虹之子?”

    “我不确定,”纲吉似乎一直都用这种坦荡直白的态度对待别人,“那么,你会同意吗?”

    “……我可以给你一个尝试的机会,但如果失败的话,”伽卡菲斯看向纲吉的目光近乎刁难,“你就会是我选择的次任彩虹之子。怎么样,这个条件,你接受么?”

    “好。”

    沢田纲吉几乎毫不犹豫,没有任何思考时间地回答。

    伽卡菲斯眯了眯眼睛,轻笑着问:“这么痛快么?用死气之炎激活你带来的新容器,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任务。”

    他难得‘好心’地提醒纲吉:“以你一个人的力量,根本不可能完成这件事情。”

    “我从来不是一个人。”

    纲吉一边回答,一边将自己温柔而又充满眷恋的目光投向伽卡菲斯背后的人们。

    在不远处,站着纲吉所信任、依赖的人们。

    “我有我的同伴们。”

    “只要我们在一起,无论遇到什么事情,我们都总会成功的。”

    这是小首领心中不变的信念,也是时刻在发生的事实。在纲吉和守护者们以及白兰、xanxus等人一同进行的死气之炎输送结束之后,新容器果然如众人所愿地那样,发挥了它应有的作用,取代了彩虹之子,成为了奶嘴的‘新任守护者’。

    而被伽卡菲斯遵守约定、解除诅咒后的彩虹之子们,却并没有立刻恢复成他们本来的成人模样。

    除了受诅咒不完全的拉尔,其他彩虹之子们还需要按照正常流速的时间来慢慢长大……

    ——不过好在他们有沢田纲吉这个小阴阳师在。

    在阴阳师大人帮助之下,‘长大成人’……不,是恢复本来模样,实在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情。

    当彩虹之子们恢复成他们本来的成人模样的时候,纲吉抱臂站在一边,目不转睛地盯着身穿西装,带着扑面而来的荷尔蒙的reborn,突然有些不安地摸了摸自己的手臂。

    在诅咒解开之前,纲吉经常就这么将reborn抱在怀里,甚至还会时不时地伸手揉一揉抱一抱。

    可是现在……纲吉一边摸着自己的手臂,一边盯着reborn感叹,‘从今以后大概是没有这种机会了……’

    “不能把我抱在怀里,你觉得很可惜么?”保持了很久沉默的reborn,突然将视线落在纲吉身上,语气带着些笑意地问。

    “...……你说什么?”纲吉一怔,他刚才虽然的确是发呆走神了,但也不会傻到把自己的心理活动过程说出来才对……

    “你心知肚明,蠢纲,”reborn一边说话,一边懒懒地从自己的位置上站起来,走向纲吉,“你所想的小心思,我都能明白。”

    reborn对沢田纲吉的了解,大概比沢田纲吉对自己的了解还要深刻。从纲吉的动作中,分析出他现在的想法,对于reborn来说,可并不是什么难事。

    “……哦……”纲吉有些尴尬地躲避着reborn的目光,但他没能够躲过越走越近的reborn本人。

    当reborn停在纲吉面前的时候,倚在不远处墙角的六道骸突然警觉地转过头盯着他们两人的方向。

    与六道骸动作近乎同步的,还有那纲吉猛然开始发出警报的超直感。

    虽然六道骸没有纲吉那近乎外挂一样的敏锐直觉,但他却能够从reborn脸上那似笑非笑的表情中,察觉到些……不太美妙的东西。

    紫发少年猛地站起身,三步并成两步地向纲吉和reborn的方向走来。

    但六道骸还是晚了。

    站在纲吉面前的reborn,盯着纲吉看了一会儿之后,突然轻笑一声,伸出手揽住纲吉的脖子,用力向自己压了过来。

    “授课时间到了,蠢纲。”

    里世界曾经盛行一种传言,在战斗中无往不利的杀手之王,在情场上同样游刃有余,尤其是说情话和吻技的功力,更是让人……叹为观止。

    这当然不‘只是’传言,更是事实。

    如果不是因为眼疾手快的六道骸扯住纲吉的领子,硬生生地将纲吉和reborn两人快速分开了,那reborn对沢田纲吉的这次‘授课’,一定会给小首领留下非常——非常深刻的印象。

    当然,现在纲吉所留下的印象,也同样深刻。

    沢田纲吉不可置信地捂着自己的嘴唇,他感觉自己的唇瓣之间似乎还留有reborn那冰冷而又温柔的气息,以及对方舌尖的温度。

    小首领的大脑一片混乱,但思路运转的速度却像平时一样的快速。

    因为这样一个一触即分的吻,纲吉终于明白了那些被他无意间所忽视的东西……

    那些有意无意落在他身上的视线,十年后世界之中近乎玩笑一般的‘婚约’,态度含糊的欲言又止与淡淡的微笑……

    ‘……天啊’

    他到底…都错过误解了些什么……

    在众目睽睽之下,沢田纲吉难得一见地产生了逃避的想法。

    小首领恨不得两眼一翻,直接就地晕倒在这……修罗场之中。

    可惜不管他再怎么激动,也没办法这么快地晕过去。

    纲吉深呼吸几次之后,在其他人开口之前,飞快地挣开六道骸的手臂,躲开reborn的注视,逃命一般的向外跑去。

    “kufufu……”比起惊呆了的其他人,六道骸反应得最快,也最先开口,“监守自盗,还真是可恶的黑手党……”

    “监守自盗?”reborn发出一声响亮的冷笑,“我可不适合这个形容。”

    在说完这句话之后,reborn的目光挑衅一样地划过在场的所有人。

    诚惶诚恐将纲吉视为神祗的银发小犬,外表爽朗的天然黑小剑士,永远都学不会正常说话的雾守,以及同样没点恋爱技能点的云雀,还在流鼻涕年龄的雷,永远都状况外的晴,以及早就上了黑名单的巴利安众人……

    大概古里炎真和密鲁菲奥雷家族的白兰几个会比较难缠棘手,但……也全都无关紧要。

    “我是势在必得。”

    杀手之王的嘴角勾着近乎张狂...的笑意。reborn想要的,总是势在必得,也总会得到。

    ——当然,这句话形容的是绝大多数情况下。

    至于实际上……

    就像之前无数次的经验那样,当reborn遇到沢田纲吉的时候,他的蠢学生总会给他带来意外和……‘惊喜’。

    当reborn在不久后踹开纲吉房间房门的时候,家庭教师大人发现房间内早就已经空无一人。

    甚至连整个神社都比平时安静了许多。

    在纲吉的桌子上,用白狼的箭矢插着一张纸。

    沢田纲吉跑路前匆匆留下的便条上写着:“出门散心,勿念。”

    ——溜了溜了,惹不起他还躲不起吗?

    也许是因为巨大的惊吓,又或者是因为想要早些跑路的急切心情,所以纲吉的字迹都有些变形。

    reborn盯着自己手里的便条看了一会儿之后,突然嗤笑一声,表情悠闲地将纸折好收了起来。

    “有件事情你还是没学会啊,蠢纲。”

    站在里世界顶端的杀手之王在房间内自言自语,“逃避永远都不会是解决问题的好办法。”

    “……不过也无所谓。”

    “来日方长,我总能教会你的。”(www.77DU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