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玄幻魔法 娇娇(重生) 第112章 番外——养儿趣事

第112章 番外——养儿趣事

小说:娇娇(重生)| 作者:纪开怀| 类别:玄幻魔法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

【文学楼】欢迎您 牢记域名:www.77dus.com,方便下次阅读小说《娇娇(重生)》最新章节...
    【意外中奖】

    晋陵公主萧悦的出生是个意外。

    靖元二年的春天来得格外早。刚进三月, 勤政殿外已绿意盎然,梧桐枝上, 鸟雀吱呀,热闹起来。萧思睿早早将朝事处理完毕, 空出半天时间, 匆匆往福宁殿去。

    今日是瑟瑟的十八岁生辰, 也是她成为皇后后的第一次生辰, 礼部原本要大办, 瑟瑟却推了,连内外命妇朝贺也一并免了, 唯一的要求便是要萧思睿好好陪她半天。

    萧思睿心中愧疚:他从大陈手中接过的, 是一座满目疮痍的江山。对内, 北虏铁骑踏过之处, 一片凋敝, 不知要休养生息多少年才能重蓄民力;对外,北虏虽然大败, 兀自不甘心,虎视眈眈,随时都可能重启战争。这种情况下,他忧心国事, 不敢稍有懈怠, 两人虽然同在一座宫中, 相处时间比从前反而少了许多。

    福宁殿中静悄悄的, 瑟瑟并不在。

    萧思睿不由诧异, 看向张怀礼:“不是说燕家人来的吗?”

    张怀礼回道:“娘娘今儿一早见了燕家人,赏了面,巳时三刻就送走了老太君,燕夫人她们。”

    连燕家人都没有多留?萧思睿问:“她现在人呢?”

    张怀礼道:“娘娘在显阳殿等陛下。”

    萧思睿这下是真的惊讶了。

    显阳殿是历代皇后所居之处,他登基为帝之后,内侍省营造局就将显阳殿修葺一新,等待新主人的入住。瑟瑟入宫后,却迟迟没有搬进去。

    内侍省惶恐不安,不知缘由。萧思睿却心知肚明:上一世,瑟瑟在显阳殿被他囚禁了三年,留下的记忆委实不太美好。她不愿意再住显阳殿。

    她挑选了璇玑殿作为寝宫,可绝大多数时间,她都和他一起住在了福宁殿。

    今儿她怎么会去显阳殿等他?

    张怀礼道:“娘娘说,有惊喜等着您。”

    惊喜?萧思睿疑惑不解,好奇心起,示意张怀礼前面引路。

    通往显阳殿的宫道他前世曾经走过无数遍,今生却还是登基之后的第一次。萧思睿一路行过,站定在白玉雕栏前,望着前方朱门漆柱,巍峨富丽的宫室,有些恍惚:曾经的不堪与仇恨恍若隔世。老天终究是厚待他的,让他们有重新来过的机会。

    他迈步入内,不一会儿,便见一道熟悉的水晶帘子拦在前面。小宫女们齐齐行礼,陶姑含笑打起帘子,水晶清脆的撞击声中,露出里面精致奢华的景象。

    飘扬的纱幔,雪白的地毯,红漆殿柱雕龙绘凤,若有若无的香气氤氲开来,说不尽的奢靡富丽。

    萧思睿露出愕然之色:显阳殿竟恢复了前世八成的景象。

    陶姑道:“陛下,娘娘请您一个人进去。”

    萧思睿示意张怀礼带着人守在外面,自己走了进去,转过两道纱幔,就看到了瑟瑟。

    瑟瑟站在窗边,正低头欣赏一把雕饰华丽的簇新椅子,听到动静,笑盈盈地回头看他。

    她今日格外打扮了一番,秀眉如画,明眸似水,如云的乌发挽起,插一支金累丝镶红宝百鸟朝凤金步摇,身上披一件杏色镶斓边软烟罗长褙子,轻纱罗裙迤逦在地,隐约露出一对如白玉雕成的足儿。

    萧思睿蓦地呼吸一窒:哑声问道:“瑟瑟,你这是?”她竟然未着鞋袜!

    她笑盈盈地对他招了招手道:“营造局为我准备的生辰礼物,你看怎么样?”

    他心旌动荡,走过去,心不在焉地看了那椅子一眼,觉得除了多了个脚踏,扶手比一般椅子宽,装饰比一般椅子华丽些,并没有看出什么稀奇的。

    瑟瑟笑道:“你坐下去就知道它的妙处了。”

    他疑惑地看她,她抬起一只玉足,踩住他脚背蹭了蹭,柔...声道:“九哥,你就试试嘛。”

    那玉足小巧可爱,趾上染着鲜艳的蔻丹,雪白的肌肤仿佛透明般,隐隐透出青色的筋脉,轻轻一蹭,仿佛蹭到了他的心尖。

    他呼吸乱了,毫无抵抗之力,顺着她意坐了下来。瑟瑟将他手分别放在两个扶手上,又让他将脚放在脚踏上,忽地狡黠一笑,在椅子某处一拍。

    他骤觉不对,只听铮铮铮几声,手腕处,脚踝处全被突然从椅子中出现的铁环扣住。

    萧思睿:“……”这小妮子,又想做什么?

    瑟瑟正色道:“我要报仇!”他愣了愣,还没反应过来,她蓦地扑到他身上开始扒他衣服,“叫你从前锁我,我要报复,也让你也尝尝被锁着,只能任人欺负的滋味。”

    真是好大的“惊喜”!温香暖玉在怀,还能怎么办?躺平任她“报复”呗。

    只是,这报复实在太叫人意乱情迷,以至于他最后没控制住,破了自己的誓言。

    瑟瑟怀上了小萧悦。

    【初为父母】

    萧悦出生,挑了个好日子。靖元三年大年初一,小家伙在新春的爆竹声中呱呱坠地。

    萧思睿守在福宁殿的暖阁外心急如焚。幼时的阴影再次泛上心头。

    他们以为他年纪小不记得了,可他一直记得,母亲死于难产,一尸两命。他还记得满目的血色,母亲在血泊中睁着大大的眼睛,满眼的不舍与痛苦。父亲失魂落魄,伤心欲狂,甚至没有注意到小小的他也在现场。

    自从瑟瑟有孕,他便陷入了极大的焦虑中,小心翼翼,生怕她有个什么闪失,连在外行医的魏与义都被他召了回来,随时待命。

    稳婆从里面走了出来,满脸凝重。

    萧思睿心里一咯噔,望向稳婆的目光瞬间锐利起来,一时间,他心尖发抖,无数念头纷至沓来,连话都说不出来,蓦地向被辟作产室的暖阁闯去。

    被请来坐镇的萧夫人恰好从里面走出,见状“唉呀”一声,忙叫道:“陛下,使不得,不能进去!”

    张怀礼也反应过来,叫了声:“陛下!”追上来拦他。产室污秽,向来不许男子进去。

    萧思睿哪管得了这么多,沉声道:“让开!”面现薄怒。

    他登基以来,威仪日重,此时威势全露,众人顿时吓得呆住,无人敢动,竟被他闯了进去。

    萧思睿一眼看到了里面的情景,愣住了。

    床榻上,瑟瑟满头是汗,脸色苍白,面上却带着温柔的笑意,看向陶姑怀中用明黄色包袱包好的小小婴孩。听到他进来的动静,她惊讶地看过来,四周顿时跪倒一片。

    不是他想象中的……

    他松了一口气,蓦地大踏步地走近她,单膝下跪,隔着被子紧紧搂住了她。

    瑟瑟意识到了什么,任他抱了会儿,轻声开口:“九哥,你莫担心,我好好的,我们的孩子也好好的。”

    他轻轻“嗯”了声。好不容易抑制住发抖的全身。既然她和孩子都好好的,先前那个稳婆为什么一副如丧考妣的模样?

    稳婆嗫嚅:“奴婢是去给陛下报喜的。娘娘生了一位公主。奴婢以为,以为……”

    这两年,为了陛下无后的事,朝中没少起风波,人人都盼着陛下早日得一个皇子,皇后却生了一个公主。她原以为,陛下知道消息后,一定会大失所望,所以报信时才紧张不已。

    萧思睿这才知道自己闹了个乌龙。然而想到稳婆的揣测,他的脸色沉了下来。

    稳婆吓得趴伏在地:“奴婢该死。”

    萧思睿吩咐道:“把公主抱过来。”这样揣测的人,稳婆不会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他怎能忍受有人这样想他的女儿?

    小公主已经交给了奶娘,听到吩咐,...忙抱着她走了过来。萧思睿低头看去,但见襁褓中的小婴儿闭着眼睛,小脸红红的,皱皱的,心里泛起一股奇妙的感觉。

    这是他的女儿,是他和瑟瑟血脉的延续。

    他伸出手来,奶娘战战兢兢地将小公主递给他。他学着奶娘的样子笨拙地抱起软软的小家伙,看了许久,面露柔意:“传旨,公主赐名悦,封晋陵公主,食邑三千户。”

    公主刚出生便受封,可以说是极其罕见的。他要让世人知道,他萧思睿和燕瑟瑟的女儿,永远是他的掌上明珠。

    【炫娃狂魔】

    卓敬连觉得,陛下自从有了女儿,“人狠话不多”的高冷形象就一去不复返了。尤其是在自己新添了一个和晋陵公主差不多大的孙女后。

    每隔几日讨论完国事后,话题总会莫名其妙地拐到关心他孙女上,然而一转,就变成:

    “晋陵昨天对朕笑了。”

    “晋陵长牙了,会咬朕了。”

    “朕的晋陵眼睛大,皮肤白,今后一定是个美人……”

    “晋陵会爬了。”

    “晋陵睡觉会吐泡泡。”

    ……

    陛下说得轻描淡写,仿佛只是不经意地一提。

    卓敬连心累:陛下,求放过!知道您想夸自家孩子,可您说的这些别家的孩子都会,就别炫耀了!也别老拿臣的孙女做挡箭牌。这几个月下来,已经起码有七八户人家上门,向臣还没满周岁的孙女求亲了!

    【太子】

    靖元六年春,太子萧原出生,举国欢庆。

    经过皇帝陛下的几次铁腕镇压,群臣早对劝他纳妃一事绝望了,盼星星,盼月亮,就盼着皇后娘娘能尽快诞下大安朝的继承人。

    皇帝陛下却一点儿也不着急,在靖元三年有了晋陵公主后,时隔三年,才再次传出好消息。

    陛下对晋陵公主极尽宠爱,对太子却异常严格。四岁起便为他选取朝中大臣子弟为伴读,延请名师大儒,为他开蒙;又选军中名将,教他兵法武艺。

    小太子每日天不亮就要起床,跟萧思睿一起练武,然后听师傅们讲解经义,练一个时辰大字,短短的午休过后,再继续学骑射、礼乐,听师傅讲史……一天安排得满满的。

    与此同时,比他大三岁的晋陵公主却只需和他一起上半天课,其余时间偶尔学学琴棋书画,悠闲无比。

    小太子望着姐姐每天开开心心地荡秋千,逛花园,养花喂鱼,玩投壶、双陆……

    宝宝不开心,宝宝有情绪了!

    练武和父皇一起,不敢逃;上午的课是卓相公上的,也不敢逃;到了下午午睡后,小太子就赖在床上不肯起来了。

    奶娘一去叫他,他就眼泪汪汪地嚷着头痛,把宫人吓得够呛,忙去禀了萧思睿和瑟瑟。

    太医诊断了半天,拈了拈胡子,委婉地道:“殿下可能是最近累到了。臣开一副温补的药,可吃可不吃。”

    瑟瑟:“……”敢情这小子是装病。

    扔下一堆议事的大臣,匆匆赶来的萧思睿面沉如水。瑟瑟看着不对劲,忙给他使眼色,示意他稍安勿躁,回头柔声细语地问小家伙究竟怎么回事。

    小太子眼泪含在眼眶中,委委屈屈地道:“母后,儿臣好累,儿臣也想像皇姐那样。”

    萧思睿淡淡道:“朕小时候的课程更比你多许多。”

    小太子道:“可皇姐她……”

    “出息!”萧思睿神情冷了下来,“父皇平时是怎么和你说的?”

    小太子的气势萎了:“我是男子汉大丈夫,要好好学本事,以后保护母后,保护皇姐,保护天下。”

    萧思睿道:“既然知道,还不起来上课去?”

    小太子抿着嘴,不说话...,也不动作。道理他都懂,可他今天就是觉得委屈,不想上课。

    萧思睿吩咐道:“服侍太子起身。”宫人不敢怠慢,连忙上前。

    小太子见势不妙,三两下坐起,一下子扑入瑟瑟怀中:“母后救我!”抱着不肯撒手。宫人面面相觑,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萧思睿气笑了:“萧原,你还真能耐了,敢拿你母后当挡箭牌!”大踏步地走近。

    小太子吓得鸵鸟般,直接将头埋进了瑟瑟怀中。

    瑟瑟看着他又好气又好笑,又觉心疼,吩咐左右道:“你们都退下吧。”这才叹气道,“你们爷儿俩这是做什么?”

    萧思睿冷着脸看向儿子,小太子埋在瑟瑟怀中不吭声。

    得,这两个犟脾气对上了,还得她想办法。

    瑟瑟想了想,问小太子道:“如果母后有办法让你每五天休息一日,你愿不愿意?”

    小太子眼睛一亮,抬起头来:“当真?”

    瑟瑟道:“当真。”

    小太子一叠声地道:“我愿意,愿意。”

    她又问萧思睿:“原儿到底年幼,不好逼得太紧。让师傅们每日给他考核,连续五日优秀,便让他歇一天如何?”

    萧思睿稍微一想便明白了她的用意:与其让小家伙带着抵触之念,影响学习效率,还不如用这种方法促使他力求上进。说不定会有事半功倍之效。

    他向来给妻子面子,应道:“可以一试。”

    小太子一声欢呼,从瑟瑟怀中跳了起来。

    萧思睿冷哼道:“今日逃课的账却要先算一算。”

    小太子大惊失色,再要扑入母亲怀中寻求庇护,哪来得及,直接被萧思睿老鹰捉小鸡般拎了过去。

    小太子:“父皇我错了,父皇……”(www.77DUs.com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添加书签] [章节错误/更新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