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恐怖灵异 大周之庶女妖妃 第67章 请你知无不言

第67章 请你知无不言

小说:大周之庶女妖妃| 作者:三元肘子| 类别:恐怖灵异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

【文学楼】欢迎您 牢记域名:www.77dus.com,方便下次阅读小说《大周之庶女妖妃》最新章节...
    纤巧回来的时候,就是见到这样的一幕。

    二哥儿站在那边,不断的训斥着三个女使。而云迢三人,都是咬着嘴唇,看那样子,好像是十分的想要哭。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却崛强的不肯落下来。

    但听到二哥儿嘴里冒出来的话,纤巧就知道,不是不肯落下来。是不能落下来,二哥儿训斥的非常的难听,但仔细想想,又不是没有道理的。

    昨天三个女使的行为,本身就不太合格。而今天,纤巧明明都安排了她们,必须要有人在那边看着姑娘。结果三个女使,居然因为贪吃,没有一个人在姑娘的身边。

    这要是姑娘渴了,想要喝水。难道还要挺着病躯,自己起来倒么?还有哥儿,不过是两个多月大,难道哥儿撒了尿,就那么挺着么?

    简直是不像话,还有自己,居然就那么听姑娘的话,当场就出去买面粉什么的。等一等,等姑娘病好了再说,难道不能去么?还是说,她就这么不扛饿,当天就一定要去?

    纤巧开始自责了起来,眼睛里就红红的,但她也死死的抗住了,不掉眼泪。

    “我哪里有资格掉眼泪?姑娘不过是六岁,转过年也才七岁。结果姑娘要操持我们一个院子,照顾我们六个人的生活,生病了,还要操心我们。”

    纤巧不知道,其他三个女使是怎么想的。但纤巧知道,自己确实是很内疚的。

    “少爷,郎中请来了。”书泉在外面大声的喊道。

    因为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情况,小厮是不好进入姑娘的屋里的。以往送东西,都是送到门口。此时请了郎中也是这样。

    郎中都是男人,也明白这里面的情况,自然不会多说。其实这郎中,就是原本给小俊看病的那个老郎中。今天听说了,是给府里的七姑娘看病,还问了一下当时的那个小少爷。

    听到说,还活着。老郎中其实都惊讶了半天,这次来,也是有心看看,那位小少爷的情况。但今天过来,显然这姐弟俩,居然都换了地方。这院子,看起来可不如原本的那个院子。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老郎中心中想到。

    苏文庆听到郎中来了,立刻说道“快请郎中进来。”

    他一边说道,一边还赶紧走了几步,到门口接了郎中。看到是一位年纪颇大的老郎中,苏文庆还施礼说道“有劳郎中了,我这七妹妹不知道怎么的就突然发烧了,请帮忙看看。”

    老郎中点点头,说道“这是自然。”

    走进来,一股淡淡的香味传播。老郎中知道这是一种花香,好像是梅花。走到床边,因为年纪还小,没有什么不能触摸皮肤的说法。反正也不过是九品县令的家里。这要是那些一品大员的家里,姑娘小姐的,还要闹出个悬丝诊脉,这不是开玩笑么?什么悬丝诊脉的,都是故弄悬殊,其实根本没有那回事。脉搏才多大的震动?经过了绳子了,根本就察觉不到好吧?

    除非,这郎中不是人。而是妖魔,或者是仙神。

    “昨夜,可是受了风寒?”望闻问切,望了气色,正是热病。

    闻是闻不到什么的,但切了,正是热病的脉搏。

    纤巧回答到“不曾受寒,我昨天晚上起来看了三次,每次都盖着被子的。而且屋里还烧了银丝碳。”

    老郎中点点头,又看了看屋子的环境,看到窗户,又问道“晚上是否也打开了窗户?”

    纤巧一愣,然后点头说道“是的,姑娘说,屋里烧了银丝碳,一个是味道不好闻。还有就是,如果门窗都密闭的话,可能会引起中毒。”

    老郎中点头,这个是有迹可循的。虽然不明白是什么原因,但却知道,烧木炭不能在密闭的环境里。只是这个小女孩,看起来,还懂得挺多的。上一次,居然还能说出桂枝新加汤来,看来,是一个学医的料子。

    只是老郎中又想到了苏府的家世,别说是女孩,就说是男孩,都不可能跟着他学医的。

    男孩要走科举,女孩就要在深闺中,等待嫁人。

    他琢磨了一下,说道“我看了姑娘的脸色,又切了脉,问了情况。现在我说一说情况,这位姑娘出汗不退,脉象虚弱无力,应该是昨晚开窗受了寒气。劳烦姑娘去看看,你家姑娘的舌苔。”

    纤巧点头,切脉可以,但要弄开嘴巴,就不行了。

    纤巧走过去,小心的捏着苏雪烟的嘴巴,将嘴巴打开,看到舌苔。

    苏雪烟有些不舒服,想要转个身,将嘴巴上的那个手给拍掉。

    纤巧使了点力气,又将身体稍微压了一下苏雪烟的身体,让她很是不舒服。

    “郎中,姑娘的舌头有点发黄。”

    老郎中点点头“看来,是外寒入体,引起的高热了。我可以开一个方子,跟我回去抓了药,按照我的方子吃了,两剂下去,应该就能稍微见效了。只是,这也是治标不治本。如果……”

    老郎中欲言又止,看了看苏文庆,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说。

    苏文庆秒懂了老郎中的想法,看到屋里的几个人,立刻说道“云迢,你们去屋外候着,派人去烧水,姑娘这边要清洗一番。还有,姑娘屋里,要常备着茶水。”

    云迢点点头,带着云露和云鹊出去,心里却想了很多。今天苏雪烟根本没有说她们,还让纤巧去买面粉,那原因,肯定是为了她们。接着是纤巧,纤巧也只是随便说了几句,并没有责怪也没有责罚她们。

    说的最重的,怕是也就是苏文庆了。但苏文庆是家里的嫡子,是少爷,他说的话,一定程度上,就是苏府的话了。

    苏文庆严厉斥责的话,不是没有道理。其实一个多月来,云迢几人心里也软化了很多。但奈何,每个人都有苦衷啊!

    可是,就算是有苦衷,自己等人,难道真的要背叛姑娘么?

    屋里,苏文庆见人都走了,只剩下一个纤巧,倒是不用出去。这是个忠仆,就是脑袋不是特别灵光。

    苏文庆弯腰行礼,说道“老郎中,请你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添加书签] [章节错误/更新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