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妇科医生 61

61

小说:妇科医生| 作者:林雪儿着| 类别: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

【文学楼】欢迎您 牢记域名:www.77dus.com,方便下次阅读小说《妇科医生》最新章节...
    第二天早早起床,发现没有医院可去,再也不能面对病人的时候,江小鸥心里空落得痛,回想保健院种种,心里更加失落。77dus.com她给江尔杰打电话,江尔杰却很兴奋地告诉她:“上海协和医院被查封了。”

    江小鸥不好意思说出已辞职的事,她假装请教一个问题。挂了电话,就有些兴奋,上海协和医院完了,阳光医院也不会长久,她下定决心还到医院去。出门时却接到杨船电话,说他在市医院骨伤科住院。江小鸥放下电话,就去了医院。她在自己曾经住过的病房里看到杨船,头上捆着厚厚的纱布,她红着眼睛问出了什么事?杨船笑了一下,“就头上挨了一棒。”江小鸥问到底怎么回事?杨船正要说话,两个穿警服的人走进来,说不相关的人离开,有领导要来看望杨船。江小鸥退了出去,在走廊里遇见向白玉。向白玉很疲惫的样子,说一定会严惩凶手。而后很体已地对江小鸥说:“我希望你们两个人好好地过日子。”江小鸥说到医院,向白玉很急的样子,说下来再说。

    江小鸥去街上买了稀饭回来,向白玉一行已经走了,杨船喝了稀饭,精神好些,江小鸥问他这些日子去了哪里,杨船的眼光停在护士的身上,摇头说:“一言难尽。”就闭眼睡了,江小鸥一直守在他身边,直到晚报送来。江小鸥在报纸上看到杨船是因为报道了一家养鸡场,鸡粪不经处理直接排向竹溪河的事,遭到养鸡场老板黑打,报上说市政府向副市长作了指示,会严惩违反环境保护的行为,并对杨船的行为作了肯定。号召全市新闻记者向他学习。

    江小鸥放下报纸,看杨船茫然地望着天花板,“怎么啦,英雄。”

    杨船让江小鸥锁了门,说事实比她想象的要复杂得多。问她还记不记得,他是接了一个电话离开她的。那是大马的电话,说他要见他,不要告诉任何人。他们一块儿开车去了峨眉山,谈了一天话,第二天下山,大马就被拘捕了。他在回家的路上也被带到一个地方,手机全部关了,不许与外界联系,检察院的人问来问去,都是关于大马的,贿赂了什么人,财产转移到什么地方,他说不知道。检察院的人也没特别为难他,三天之后,他被放了,可是还没到家,他又被另一伙人劫走,到位于竹溪河上游的一个地方,让他详细地写他和大马的谈话,他是写的,真真假假乱写了一通。但是他们不放过他,没收了他的录音笔和随身携带的u盘,他保留的所有资料都毁了。没有找到他们要的东西,除了不让他与外界联系,还带他沿竹溪河游玩,参观了一处养鸡场,看到鸡粪直接排到河里,他说了句不合环保的话,其中有个人说你写篇稿子,他就写了,写好后也是他们拿出去的,省里一家报纸发了后,他被通知可以离开。他离开之前,挨了闷棍,挨打之前他听到一句:“别打死了。”随后昏了过去。

    杨船说:“这是一个骗局。打我的人不可能是养鸡场的老板。是他们,是他们掩盖什么?”

    江小鸥听得全身发凉,问:“他们是谁?”

    杨船说:“一定是受过大马恩惠的人,害怕大马说出来,害怕大马告诉了我。”

    江小鸥说:“你和大马说了些什么?”

    杨船说:“说到你,说他最对不起的人是你。大马不值,拘捕后什么人也没供出来。他肯定会判刑。可怜啊半生辉煌,竟落得如此下场。”

    江小鸥说:“奶奶临死之前,让我照顾大马,是不是有先见之明。”

    杨船定定地望着江小鸥说:“大马是你亲生父亲……”

    江小鸥木木的,伏在杨船的床上好一阵才抬起头,说她想出去走走。江小鸥茫然地走到江边,发现江面上飘浮着许多水葫芦,江水本来的样子也不见。水葫芦是一种繁殖很快的生物,如果放任生长,整条江都会掩埋在它之下。那么生活暗处的黑暗也像水葫芦吗?江小鸥无法回答。大马,他包容了多少暗处的罪恶。她不知道是该怨他还是赞赏他,作为生身父亲,她又想起子欲养而亲不在的古话,她只有流泪。

    杨船还没有出院,大马因为脑出血,保外就医。大马曾经的朋友都烟飞云散了,江小鸥把病情稍稳定的大马接回家,帮她按摩,擦洗。大马能吐出一两个含混的字时,江小鸥亲热抚着他的肩叫爸爸。江小鸥和杨船常常在晚饭后推父亲去江边,先开始有人远远地指指点点,甚至有人故意走到她们身边说:“报应。”大马的身子有些颤动,江小鸥双手按在他肩膀上,说:“病了,有亲人在身边很幸福。对不对。”后来人们习惯在江边看到她们父女,有些眼光就温和了,主动地走到她们面前嘘寒问暖。大马能说完整的句子的时候,江小鸥问他不知道说出受贿的人可以轻判吗,大马说:“一年是判,十五年也是判。一天不进去,就是一辈子不进去。”

    江小鸥无语,只希望父亲在外的日子多一天,她就多一天照顾他。江小鸥在医院的工作基本上停下了,虽然她没有明确提出辞职,但是她没有岗位,她在医院看到在上海协和医院工作过的一些专家时,她更坚定了决心,他们是一伙的,一定要揭发医院黑幕,她不再找市里,她把材料送到了省卫生厅。

    大马生活能够自理时,判了刑。杨船又一部反映医疗黑暗的长篇却发表了,幸与不幸一齐降临了她的生活,每个人都在奔自己的命运。她的命运却不明朗,在一个闷热难当的黄昏,她独自往江边去时,在黄皮匠的摊前,停了下来,已经很久没见石竹花了,她问石竹花怎么样,黄皮匠说:“真疯了,在博爱医院。”而后又埋头修他的皮鞋。江小鸥看着黄皮匠被汗渍洇湿的背心,知道安慰没什么用,黄皮匠的平静,说明他已经接受这样的命运。江小鸥慢慢地走到江边,望着岷江对岸崛起的高楼,望见高楼上隐隐的月亮,变了,最最强大的应该是时光吧。

    手机突兀的叫声:“爸爸,月亮出来太阳回家了吗?”江小鸥接听了,是高子林兴奋的声音说他在若尔盖草原,夕阳下的草原太美了,他忍不住想给她打电话,高子林在电话里竟然唱起草原的歌来。

    江小鸥挂了电话,草原的气息仿佛通过手机传了过来,她觉得凉快了一些,向专门收治精神病人的博爱医院走去。在医院门口,一个穿红衣服的农家妇女很热情地招呼她,江小鸥应了一声,想不起是谁。红衣女人不好意思地笑笑,“江医生还是那样,我却老了,江医生认不出来了,我是你带到北京治过病的玲玲啊。”江小鸥看着她脸上的皱纹和色斑,慨叹时光的无情。玲玲却很快活,说她现在的生活是江医生给的。江小鸥很耐心地听她唠叨家事,一个普通农家女的快活感染了她,她笑着问玲玲是不是去看了石竹花。玲玲收了笑容,说石竹花已经不认识她了。又说石竹花就是想要的东西太多。说完她又笑起来,“我女儿学习成绩好,将来要让她当像你那样的医生。”

    江小鸥只是笑笑,与玲玲道了再见。江小鸥在病房的观察孔里看到石竹花,她手里拿了一支口红,往嘴唇上涂,嘴巴周围都涂得红艳艳的。江小鸥怅然地走了,出了博爱医院,接到杨船发来的短信,说他的作品很成功。

    “知道你行,杨船。”

    “我是你的船长嘛”杨船笑说。

    江小鸥好久没听过这一句话了,她重复一声船长,心里掠过一丝久违的异样的颤悠。

    江小鸥再一次到了江边,从许多悠闲的垂钓者身边走过,到三江汇流的地方,看见一个老人,衬衣湿透了,但他守着鱼杆,手里却捻着佛珠,脸上安宁而祥和。江小鸥觉得心可以安放了,在老人身边坐下来,与青山对坐,与江对坐,水声慢慢地浩荡……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添加书签] [章节错误/更新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