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祖训 第二百九十二章 天长地久(大结局)

第二百九十二章 天长地久(大结局)

小说:祖训| 作者:雨久花| 类别: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

【文学楼】欢迎您 牢记域名:www.77dus.com,方便下次阅读小说《祖训》最新章节...
    梦溪和萧俊回到约好的地点时,只有萧夏和欧阳迪在那,程苑和三爷早下来了,等不到他们,便先回了。77dus.com

    上了马车,一路到了瞻园,停住马车,梦溪打起车帘说道:

    “二爷也累了一天,早些回去休息吧”

    正要随着进瞻园的萧俊一怔,随即说道:

    “也好,那溪儿也早些洗漱了休息。”

    萧俊说着,已掉转马头,望着萧俊消失的背影,梦溪心中忽然生出一丝不舍,很想叫住他,终是没说出口,心里一阵失落,随手放下车帘,一路回到沧海小筑。

    知秋等人早候在门口了,梦溪实在累了,一下车就要回卧室休息,被知秋拽住,说道:

    “小姐,奴婢知道你游了一天准会累,早准备了热水,你先泡一泡会舒服些”

    知秋说着,已扶梦溪向一楼的浴室走去,梦溪想想也是,泡个澡会舒服些,也解解疲劳。

    一进浴室,梦溪便惊住了,这个知秋,真能折腾,只见一池晶莹剔透的水面漂着五颜六色的花瓣,徐徐冒着热气,回头说道:

    “不过洗个澡,还费这么多事儿,这个水池底是用墨玉铺的,泡出的水就很养生了,用不着折腾这些。”

    “小姐不知,欧阳公子说,这花香能让人心情放松、消除疲劳,洗后肤色留香,特别清爽、惬意……花瓣不同,作用也不一样,比如这芍药花……”

    又是欧阳迪!她不过说了一句,这知秋就说了一堆,听知秋念经似的说着,梦溪顿时一个头两个大。

    怕了知秋的唠叨,梦溪闭了嘴,乖乖的洗了起来。

    沐浴出来,擦干了头发,知秋正要挽起,梦溪挥挥说道:

    “这么晚了,别挽了,就这么着吧。”

    说着,梦溪已站起身来,只见知秋支吾着说道:

    “小姐,刚刚您在池子中睡着了,奴婢没告诉您,二爷来了,正在厅里等着,知春已去给您准备衣服了,一会儿就过来。”

    听说萧俊又回来了,梦溪一阵喜悦,却总觉得哪不对,看了一眼知秋,疑惑地问道:

    “不是刚回去吗,怎么又回来了,这么晚了,又有什么事儿?”

    “奴婢不知,小姐去看看就知道了。”

    正说着,知春已经捧着一摞衣服走了进来,梦溪看了一眼,皱皱眉,这知春,真是跟红色拼了命,这大晚上的,怎么又找出这么一套大红的衣服来穿!

    虽然一向讨厌大红,但和萧俊游了一天,梦溪心中满是异样的情愫,这红色看起来也没那么扎眼了,想着萧俊还在等她,便也没说什么,任知秋、知春一阵折腾,装扮好了,知秋甚至还在她鬓角斜插了一支红色的绢花。

    梦溪白了她一眼,伸手要摘下来,知秋慌忙阻止道:

    “小姐,你平日太素气了,这样多好,正配您的衣服。”

    听了这话,梦溪猛然想起白天萧俊给她戴花的情形,他也说她太素气,想到这,梦溪放下了手,仔细照照镜子,大红的礼服,三千青丝被知秋精心挽起高高的同心髻,别一支银质镂空金凤步摇,举手投足间,发出清脆悦耳的叮咚声,美目轻转,镜中的她显得异常的娇艳,绚丽。

    看着镜中异常艳丽的她,尽管很不合她一贯的清淡,但她去见他,白天的丝丝甜蜜还没退去,心似乎还飘在那高高的峰顶,她愿意为他美丽。

    扶着知秋缓缓来到了客厅,一推门,梦溪不觉怔在了哪。

    她在水池中到底睡了多久?

    候在厅中的萧俊也洗漱的焕然一新,竟然也穿了一身大红的礼服,看看萧俊,再看看自己,这装扮,拿到前世,整一套情侣装!

    她怎么越看她们越像一对刚拜过堂的新婚夫妇。

    摇摇头,自己今天真是累晕了,这种想法都能冒出来。

    见萧俊痴痴地看着她,梦溪心跳漏了一拍,深吸了一口气,莲步轻移,梦溪缓缓上前轻轻一福,说道:

    “二爷安,这么晚了,二爷怎么又回来了?”

    听了这话,萧俊才回过神来,神色略微局促地看着梦溪,轻咳了一声,说道:

    “那个,溪儿,你不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了?”

    梦溪一阵迷茫,五月初八,貌似不是什么节日啊,虽然她对古代的农历节不太懂,但毕竟来这六年了,怎么也想不起今天是什么节日,摇摇头说道:

    “不是刚过端午吗?今天不是什么节日啊!”

    萧俊听了,神色一黯,说道:

    “看来溪儿是真不记得了?”

    “二爷说出来看看?”

    “溪儿,今天……今天是我们大婚六周年纪念日。”

    萧俊低哑而略带磁性的声音,让梦溪一阵迷乱,她们结婚这么久了,她竟不记得,是有些太粗心了,难怪他神色黯然,刚要开口,瞥见萧俊眼中闪过的一丝狡黠,梦溪猛的清醒过来,脸瞬时冷了下来,开口说道:

    “二爷忘了,我们四年前就已经离婚了”

    “离婚?”

    萧俊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个词,不觉一怔,随口重复了一遍。

    汗!怎么又冒出了现代语。梦溪猛一激灵,额头沁出一层细小的汗珠,人也更清醒了,瞥见萧俊正疑惑地看着她,咳了声说道:

    “那个,二爷听错了,是离开,梦溪是说四年前二爷就写了休书,梦溪离开了萧府,怎么还说我们结婚六年了呢?”

    听了这话,萧俊摇摇头,疑惑地问道:

    “我给溪儿写过休书吗?我怎么不记得,想是溪儿也记错了,我们一直是夫妻啊,哪来的休书!”

    萧俊今天怎么了,竟睁眼说瞎话?梦溪伸手向他的额头摸去,嘴里说道:

    “二爷没发烧吧,怎么说起了胡话?”

    萧俊伸手握着梦溪的小手,严肃地说道:

    “溪儿,别胡说,你说的休书在哪,拿来我看看。”

    对上萧俊异常自信的目光,梦溪心一动,猛回头看向知秋,只见知秋和知春脸色煞白,紧张地看着她,抽出手,梦溪出了客厅,直奔楼上的书房。

    来到书房,从靠西墙的一个小柜里,取出一个盒子,伸手打开,里面空空,那封休书竟不翼而飞!

    转身向小柜里找去,却看到了她早已做了死当的嫁装,这嫁妆什么时候回来的,记得她后来有钱了,要李度去赎过,但当铺掌柜的说,都转手了,无法赎回,现在怎么都回来了。

    搬出那个小梳妆盒,哗啦一下倒了出来,一件一件地看去。

    是谁?竟把休书换成了嫁妆!

    能进这书房又能打开这柜子的只有一人……

    “溪儿,我们的婚姻一直还在,这嫁妆便是证明。”

    听了萧俊的话,梦溪浑身一颤,猛转过身来,只见随她上来的知秋、知春、欧阳迪等都屏息看着她。

    “你们……”

    见梦溪语气严厉,面色由红转白,由白转青,目光中透着一丝冰冷,众人扑通扑通都跪了下来。

    知秋颤抖的说道:

    “奴婢发誓对小姐绝无二心,知夏去世前唯一的心愿便是小姐和二爷能有个好结果,奴婢求小姐成全知夏这唯一的心愿。”

    “求小姐成全知夏的心愿!”

    “求小姐成全知夏的心愿!”

    知春、知冬也磕头附和道,提到知夏,梦溪的心一阵刺痛,目光一一掠过跪在地上的众人,最后停在欧阳迪身上,这四个丫头打小在一起,感情自是深厚,为了知夏的遗愿,也说的过去。但欧阳迪不同,难道因为喜欢上了知秋,便不再忠心了吗?

    这天下的男人都一个样,重色轻友!

    注视着欧阳迪,心念电闪间,梦溪眼中闪过一丝轻蔑之色,欧阳迪不觉打了个寒战,磕头说道:

    “主人,萧大哥对您情有独钟,弟子真心希望您和萧大哥有情人终成眷属,担心万岁下旨赐婚,酿成悲剧,弟子才出此下策,弟子发誓,弟子对您忠心无二,弟子和知秋两情相悦,心心相印,求主人成全”

    听了这话,梦溪又疑惑起来,她自信还是个开明的主人,果真两情相悦她怎么会不成全,做出棒打鸳鸯之事,让她们都背叛自己?

    梦溪自信,她还没那么煞风景。

    瞥见知秋脸胀的通红,紧张而又殷殷地看着她,梦溪更加疑惑起来,她喜欢调侃她们,但从没流露出阻止之意,她怎么会……

    见梦溪眉头紧皱,知秋跪爬两步磕头说道:

    “小姐,奴婢曾发过誓,如果小姐被休下堂,奴婢也一生不嫁陪着您,小姐果真想孤独一生,奴婢一定陪您……”

    知秋一句话,梦溪如梦初醒,这就是了,知春和知冬早就配了人,但舍不得自己,才一直跟在身边,知秋已经21岁了,却一直不言婚嫁,自己也曾提过,但知秋只说不急,虽说在古代,知秋这个年龄算是老姑娘了,但拿到现代却正是豆蔻年华,眼见知秋和欧阳迪两情相悦,她便没着急,不想竟是自己耽误了知秋。

    抬头看看萧俊,也不过赌气给他出个小难题罢了,不想竟落个“众叛亲离”的下场,连知秋这个忠心的小辣椒都背叛了她,竟把她辛辛苦苦要来的休书给偷跑了。

    只为了她那一句,没有休书,那誓言便不生效!

    难道真的是自己太矫情了,以前有祖训阻隔也就罢了,现在萧家为她改了祖训,她再一意孤行的话,不说寒了他的心,耽误了知秋,怕是这些人真的要和她背心离德了,想一想,那样的日子可怎么过,绝对是一个惨绝人寰!

    正想着,一股暗香袭来。

    百年好合散!

    知秋什么时候在书房里点起了这东西?

    想起这香是知秋前些日子因为她哥哥李度要大婚,求她给配的,说是要在新婚之夜偷偷的放到洞房里,当时她也起了恶作剧的心,竟随知秋胡闹起来,给她配了。

    果然恶人做不得,自己配了香去害别人,不想来了个现世报,这样想着,不觉有些口干舌燥,想叫人倒杯茶来,低头望去,不知什么时候,屋里的人都退出去了,只剩她和萧俊。

    萧俊不知什么时候,已来到她的身边,正目光迷离的望着她,见她终于看向他,俯身在她耳边轻唤了声:

    “溪儿……”

    萧俊声音低哑而略带磁性,口中带出的气息轻抚耳间,梦溪一阵酥麻,不觉浑身燥热起来,望着那微微蠕动的喉结,那温润的嘴唇,仿佛看到了一股渴望已久的甘泉,梦溪不由自主的迎了上去。

    见梦溪主动吻上来,萧俊先是惊讶,继而呼吸急促起来,一把将她拥入怀中,由浅入深,如饥似渴的品尝着她的柔软,直到无法呼吸,才放开手。

    深情的凝望着萧俊,芊芊玉指轻轻的抚上了他的眼、鼻,轻轻的划过他的唇,到颈下,划过喉结,越往深抚去……萧俊的呼吸越来越重,额头渐渐现出了汗珠,迷醉的望着梦溪,嘶哑的问道:

    “溪儿,准备好了吗……”

    梦溪不语,手指渐渐探入了罗衫,向下划去,一圈一圈的……

    喉结一动,猛咽了一口唾液,萧俊一把将梦溪打横抱起,向卧室走去。

    踢开卧室的门,梦溪不觉惊住了。

    床上、窗上都贴着大红双喜,案上两支红烛早已被点燃,摇曳的烛光,将卧房笼罩在一片朦胧红色中,透着一股温馨的喜庆。

    纱帐、被褥都换上了大红色。

    鲜花!

    布置的焕然一新的卧房中竟摆满了玫瑰,华丽却并不拥挤,大红的玫瑰!浓郁的花香,营造了一室的浪漫,令梦溪心里透出丝丝甜蜜……

    怪不得,程苑偏偏选了今天来约自己,一大早的,这些丫头不是这个有事,就是那个有事,最后只有海棠跟着自己……看着这些人的良苦用心,梦溪的眼里升起一层雾光。

    这样的朋友,这样的爱人,一生何求!

    萧俊贴着梦溪的耳边说道:

    “溪儿,喜欢吗?”

    梦溪嘤咛一声。

    “溪儿曾说过,玫瑰代表爱情,九百九十九朵玫瑰代表天长地久,好在5月正是玫瑰盛开的季节,否则,我又要花心思制作绢花了,溪儿,这里正好是九百九十九朵玫瑰,不仅要今生,我们两个要生生世世永相随……”

    对上那意乱情迷的风眸,听着暧昧缠绵的情话,梦溪仿佛置身于童话般。

    这一刻,幸福离她不再遥远。

    红帐中,看着梦溪笨拙地为他解着扣子,萧俊的额头的汗水变成了小溪,极力克制着早被点燃的**,嘶哑而吃力地说道:

    “溪儿,我来就好,等你解开了,我,我会……”

    梦溪主动诱惑的结果是一声惨绝人寰的尖叫,和萧俊夹杂着内疚和狂喜的自责。早已汗如雨下,咬着呀一动不敢动,强烈地克制着的萧俊,不知所措的呢喃道:

    “溪儿,你,你……怎么会……”

    一个元帕,让他们蹉跎了六年,到最后才发现,他对她的误会是那样的深,尽管这一切早已因爱而化解,对于他和她已经不重要了,但这一夜梦溪送给他的大礼依然让他震撼。

    这一刻,除了怜惜,还是怜惜,尽管已汗如雨下,但仍小心翼翼得替她擦拭着额头,直到见她面色缓和,萧俊才试着轻轻地动了起来……

    烛光摇曳,轻纱波动,芙蓉帐暖,**正长。

    (全书完)

    ………………………………

    本来只写个尾声,不曾想啰啰嗦嗦的写了这么长,希望不是画蛇添足,爬走……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添加书签] [章节错误/更新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