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玄幻小说 > 阿克萌德 > 第61章 泰兰德,又有想法了!

第61章 泰兰德,又有想法了!

 热门推荐:
    一切终将成为过去,而一切又终将重新开始!

    重回达纳苏斯的阿克第一时间便从泰兰德那里得到了艾斯卡达尔的消息,众神有众神的规则,出去混迟早是要还的。

    不过身为月神艾露恩麾下最强大的女祭司,德鲁伊守护神、半神塞纳留斯的传承者大德鲁伊玛法里奥的女朋友,众神多少还是要卖给泰兰德一点儿面子的。

    是以艾斯卡达尔被送去了祖尔格拉布,成了祖尔格拉布的监守者!

    然而阿克一点儿事儿都没有,哪怕他现在名字已经红的发黑!

    好吧,事实证明从来只见新人笑,有谁能闻旧人哭?

    对泰兰德·语风而言,阿克不过只是在她睡懒觉的时候出去历练了一番,过程虽然有些调皮,但是那又如何,没错,仅仅只是调皮而已!

    阿克感觉如果泰兰德和玛法里奥他们生了孩子的话那一定会是艾泽拉斯最大的二世祖,呵,窥一斑可知全豹,现在哪家要养个宠物的不都是当儿子、闺女来养的,更甚的也有!

    不过阿克现在有些头疼自己以后怎么办,真的去做通缉任务?

    毫无疑问这可能是他目前能行到的最快的刷红名的方法,可在暗夜精灵的领地里又哪里会有那么多红名给他通缉击杀?

    事实上泰兰德也在为阿克的进一步成长的问题头疼。

    虽然作为最强大的月之女祭司泰兰德不仅仅有强大的魔法也是个有强大战斗力的战士,甚至还是玛法里奥这位大德鲁伊的正牌儿女友,然而她是个祭司,遵从的是月神的教义而不是德鲁伊之道!

    隔行如隔山,这位最强大的月之女祭司也无可奈何,即便她对德鲁伊的知识并不陌生。

    或许如果玛法里奥没有陷入沉睡的话泰兰德会直接将阿克教给玛法里奥,又或者

    泰兰德眼睛一亮,揉了揉阿克的小脑袋,笑道,“小家伙儿,姐姐有一个有意思的想法,给你找个老师怎么样?”

    额

    他能拒绝么?

    阿克情不自禁的哆嗦了一下,他要是没记错的话上一次泰兰德表现出这个意思之后他差点儿上演了一场虎口逃生。

    “放心,这次不是艾斯卡达尔那夯货,我已经通知他过来了,在泰达希尔没有人比他更适合做你的导师!”

    泰兰德没忍住噗呲一笑,好吧,并没有什么事情能够瞒过这位最强大的女祭司的眼睛或许吧

    系统,泰兰德·语风向你发布任务,进阶训练,并得到导师的认可,是否接受?

    任务奖励,未知。

    接受,怎么可能不接受!

    阿克心里在疯狂呐喊,然而等下一刻他在看到这位随后到来的有着一头浓密的绿色头发和胡须的健硕的暗夜精灵后阿克整个人完全的懵掉了!

    众神里总有一些人物是让人耳熟能详的,也同样有一些人是只要让人看上一眼就很难忘记的家伙,就比如说眼前这个家伙,或者应该说老家伙!

    大德鲁伊,范达尔·鹿盔!

    如果说众神里还有谁能够和悲情男阿尔萨斯王子殿下在身世和经历上能够隐隐比肩的话,那么范达尔·鹿盔应该可以说是当之无愧、舍我其谁!

    作为被玛法里奥亲口承认的有天赋的弟子,流沙之战彻底奠定了这位被其拉虫人视为‘大地之手’的暗夜精灵的巅峰之战,然而英雄只是昙花一现,同样是这场流沙之战成了范达尔·鹿盔噩梦的开端!

    你永远难以想象一个在妻子去世后就将亲人看的比自己还重的男人在儿子死了、孙女儿也死了后到底会经历多大的刺激,请原谅一个为了复活儿子而失去理智的父亲,虽然他最后终于彻底的站在了艾泽拉斯的对立面儿。

    然而没想到现在泰兰德竟然让这家伙做自己的导师!

    喵了个咪的!

    阿克心里此刻那是说不出的复杂,所有人都清楚此刻的范达尔·鹿盔已经被诱惑成了梦魇的爪牙正在执行着他的邪恶计划,作为目前暗夜精灵里最大的一条主线,这绝对是一块充满着巨大诱惑力的蛋糕!

    至于说举报?

    呵,作为玛法里奥承认的最得意的弟子,在玛法里奥沉睡时,范达尔·鹿盔这位大德鲁伊几乎拥有者暗夜精灵里绝大部分的权利,也幸亏上面儿还有一个泰兰德才没有让范达尔·鹿盔彻底的肆无忌惮起来!

    如果让阿克搞范达尔·鹿盔阿克是愿意接受的,可是如果范达尔·鹿盔成了自己的导师后在搞特么的难道一定要让他体会一把背德的刺激嘛!

    又或者说难道是命中注定?

    如果他真的成了范达尔·鹿盔的弟子,那么他将必然要延续这一脉搞死导师的传统,可范达尔·鹿盔或许是被丧失的亲情刺激的发了疯,可是他呢?

    抛开那所谓的正义和种族存亡,他还没到那个份儿上,阿克发现自己没办法否认是为了提前触发任务链儿的巨大利益!

    然而阿克浑然没有意识到他能一瞬间想都这么多恰恰已经说明他已经习惯了和这些npc们相处,而不再仅仅是面对一堆数据,这甚至和他心里以前玩儿众神端游时候的遗憾毫无关系。

    所以他在意识到范达尔·鹿盔可能成为他的导师后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接触到范达尔·鹿盔这个目前暗夜精灵最有价值的任务目标的欣喜,而是为未来终将走上末路师徒情谊感到彷徨!

    至于说劝他善良呵,你永远也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正如同没有人能够阻止范达尔·鹿盔执行他的计划一样!

    “不过也许是我想多了,老范怎么可能收一个外人在身边,我又不是香饽饽!”

    阿克忽然在心里自嘲一笑,毫无疑问,范达尔·鹿盔现在最大的秘密就是那个被他藏起来用来直至其人的被顶包了的假儿子,这绝对是一个深不见底的神坑,绝对的是范达尔·鹿盔这位暗夜精灵实权大佬儿的逆鳞!

    阿克越想越觉得阵阵悚然,这特么要真的上了老范的车可能在翻车前都下不来了,搞不好很可能就是万劫不复的结局啊!

    “小范儿啊,玛法里奥最得意的弟子,这孩子我打算教给你来教导,你觉得怎么样?”

    泰兰德欣慰的看着范达尔·鹿盔轻轻的将阿克放在身前往前推了推。

    和所有的暗夜精灵一样,如果不是当初范达尔·鹿盔的坚持,恐怕也就不会有暗夜精灵现如今泰达希尔的繁荣,即便是她也愿意给范达尔·鹿盔相当的尊重,所以是询问而不是命令!

    “如您所愿,尊敬的月之女祭司!”

    范达尔·鹿盔看了阿克一眼眼中暗芒一闪微微一笑,弯腰行了一个古老的精灵礼节,竟然没有丝毫犹豫的答应了答应了?

    额

    我靠!

    阿克身子猛然一僵不可置信的看着范达尔·鹿盔!

    喵了个咪的,他竟然答应了,还答应的这么痛快,他怎么就能答应了呢!

    喵!

    老范,范爷,范老爷,瞧那个麻袋,咱能冷静一点儿再考虑考虑么?

    你不为自己考虑那也要为你那个被顶包了的儿子考虑啊!

    还有你执行了那么久的毁灭计划,你特么的就不怕暴露了嘛!

    可惜,系统妈妈绝对不会让玩家们钻这样的空子,阿克下意识的真相流露表现出来却是几声毫无意义的猫叫声。

    阿克蔫儿了,宝宝不乐意,蓝瘦,香菇

    至于说拒绝泰兰德

    好吧,谁又能拒绝泰兰德·语风的好意?又或者说谁特么敢?

    “那就辛苦你了,这是这小家伙的荣幸,如果玛法里奥醒来看到如今的暗夜精灵和德鲁伊的壮大他一定会感到骄傲自豪的,这一切你功不可没!”

    泰兰德欣慰的点了点头,轻轻挥手银白色的月光挥洒笼罩在了阿克身上包裹着他小小的身子直接送到了范达尔·鹿盔的身边。

    “您过誉了,尊敬的月之女祭司,如果您没有其他的事情的话,我就带着这个小家伙先告退了!”

    范达尔·鹿盔谦和一笑,弯下腰直接将阿克小小的身子抱了起来,大手自然而然的拂过阿克僵硬的身子,漾起了一抹慈祥的微笑,道,“我想我终于有了一个能够留下阿斯塔瑞娅的理由了!”

    “呵呵,那你更加要用心的教导这个小家伙了,我们暗夜精灵也已经很久没有大德鲁伊诞生了,去吧,总不能阻止你去享受天伦之乐,不过族内的事情你还要多关注,我可是还没有休息够呢!”

    泰兰德慵懒的伸了个懒腰,挥手示意范达尔·鹿盔可以走了,一点儿也不觉得她这位目前暗夜精灵最高的领袖这么撂挑子有什么问题,自从暗夜精灵愈发壮大之后,泰兰德明显的开始逐步的放飞自我了。

    额

    阿克缩在范达尔·鹿盔怀里一脸茫然,看着眼前这个忽然变成慈善长者的范达尔·鹿盔,难道说是他想多了?

    其实这家伙只是想要用他来吸引孙女儿的关注从而将孙女留在身边?

    如果真的只是这样的话

    又或者这是不是也就意味着这个老范其实还是可以抢救一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