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玄幻小说 > 九霄情梦 > 第216章 容颜

第216章 容颜

 热门推荐:
    提起这个,浮生又高兴起来,她道:“好,我觉得它们会喜欢这里的。”

    梅疏梦道:“哦,对了,我这次来还有事情要报与连宇神尊,你先等等我。”

    浮生道:“什么事情啊?”

    梅疏梦道:“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但也不得不说。”她的事情自然不是小事,但总归来说还是不要告诉浮生了,她应该是有自己的生活,一直和自己在一起似乎也没什么好处。

    她一直周游四处,也不时常回来,浮生在青霄很安全,自己也能放心一些。

    浮生道:“那你去吧,我在这儿等着。”

    梅疏梦点点头,就转身走出去了。她长发飘飘,气质高华,浮生看着觉得心中欢喜。

    浮生在廊上站着,忽然悠悠叹了口气,“哎。”她也不知如何说,似乎也没那么多的心可以操,但是总觉得不说,不问似乎是不对的。

    她盯着莲花池微微出神,梅疏梦担心那个人的时候,眼睛里的焦急骗不了人。

    她觉得梅疏梦的为人是很冷漠的,自己和她成为朋友是因为并肩作战,她们虽然是认识的不久,但却可以托付生命。

    即便如此,梅疏梦仍然还是冷的,她似乎将自己柔软的内心藏起来,叫人看不见,也不会去伤害。

    但她自己似乎没有意识到,那股冷漠已经在慢慢融化,哪怕是高山之雪,也在消融,可能她自己察觉不到,但熟悉她的人都知道,她本来不应该是这样一个人。

    浮生可以确定她这样的变化来自于那个没有见过面的人,那个可以叫清冷月华的梅疏梦可以褪下防备的人。

    可是她自己似乎没有意识到,而且,还在抗拒这样的变化,她这个样子,可是会后悔的。

    梅疏梦总是有着太多心事,她有着沉重的责任,因为她身上背着一个无知朝夕的生命,似乎下一秒就会于世相隔。

    她就像是一个不知疲倦的牛,倔强的将自己赶在路上,似乎连歇一下都不肯,这样的她才更需要一个人来为她遮风挡雨。

    她看似坚强独立,不可触碰,是高高在上的神女,可是,她不是一开始就这样的。

    “疏梦啊,你可真是……。”

    莲池倒映着她潋滟桃花眼,通透的池水微微荡漾,将她眼睛映着明亮光辉。

    九华从殿中出来,一眼就看见她站的笔直,她一身白色华服,银色暗纹在衣袖,领口,裙摆忽明忽灭,银色发钗上嵌着白色玉石,花钿在额间生华,掩去一丝稚气,平添几分高贵,他站在走廊尽头看她。

    她白色裙摆拖的很长,发饰在头上如同一座流动的溪水,他忽然觉得她变了,变得冰冷,变得不可接近,他是想护着她,不是改变她。

    他站在原地,不知如何开口,也许是他忽然觉得自己无话可说,觉得是他自己没能保护得了她,以至于如此。

    她站在那里,高贵的背影却莫名清冷,他不由得道:“阿生。”

    浮生正出神,忽然听见一道带着磁性的低沉嗓音传来,她回头去看,九华站在走廊尽头,眼神温柔。

    她回头,轻轻扬起嘴角唇边的梨涡似乎一个旋儿在冷风中盛开,让人们想到初开的桃花,消融的雪,婉转的莺啼。

    她不是冰,不是石,是高岭之花,红颜劫。

    她从不高冷,却冷漠疏离,她从不蔑视,却避人远之,走进她的世界,艰难困苦。

    她没有说话,只是转身看他,眼中有着淡淡笑意,似乎一颗天空中闪烁的星子。

    九华愣了愣,忽然就觉得心中一轻,似乎刚才担心的事情已经抛之脑后,一丝忧愁也不剩了。

    她是变了,但如果可以在自己面前卸下防备,那就算是变得冷漠疏离,那也似乎可以接受。

    她从前对所有人都那般笑意盈盈,但他心里不舒服,可能他还是很自私的,自私的想将自己喜欢的人困在身旁,想让她的笑容永远只为自己绽放,那样的感觉想起来就觉得很开心的。

    他走到浮生面前,伸手将她的碎发理了理,动作轻柔的似乎怕伤着她。

    浮生忽然笑道:“我以为你不来了,没想到不来则已,一来就搞事啊?”

    九华叹了口气:“我只是担心白山动手脚,不过看来就算是我不管,也有人给你将事情解决了。”

    他身影淡淡的,但浮生觉得他说话有些酸味儿,她道:“哎,没办法,谁叫我这么讨人喜欢。”

    九华脸色一沉,浮生笑道:“怎么,真的吃醋了?”

    九华撇过头,不说话,浮生在一旁闷闷的笑,他这个样子看着实在是稀奇,自己还是第一次见他将吃醋的情绪这般显露,看起来就很想笑。

    九华见她笑的合不拢嘴,忽然道:“嘴别张那么大,你可是浮屠圣女,注意仪态。”

    浮生笑容一僵,而后无奈的叹道:“你能不能给我点儿面子?”

    九华道:“没关系,这里没有别人。”

    确实,这里只有他们两个站在这儿,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九华在,远处的人连靠近都小心翼翼的。

    浮生道:“他们到底是有多怕你啊?一个一个战战兢兢的。”

    九华道:“一群废物。”别当他没看见他们瞥在浮生身上的眼光,他看着就讨厌,别说有什么好脸色了。

    浮生道:“没有啊,我看着还是有几个实力挺强的。”

    九华脸色越加阴沉,浮生毫无发觉,还品头论足了起来。

    “你看啊,那个人,他实力还是挺强的,身上灵气波动不大,但有些诡异。”

    “你看那个,他虽然灵力不是很强,但从手上的佩剑来看,实力也不弱。”

    那些被点到的人只觉得身落下一道冰冷的眼神,叫人汗毛倒竖。

    浮生说完还道:“不过,我还是没有见过能够与你媲美的人呢,果然,战神就是稀少啊。”

    九华忽然面容柔和,一瞬间似乎春暖花开,浮生偏头看他,“怎么忽然这么开心?这是怎么了?”她暗暗想到。

    九华握着拳头在他嘴角咳了咳,而后道:“好了,别说了,已经没人了。”

    她忽然发现那些人都回去了,“这是怎么回事儿?”

    九华道:“自然是有些自知之名喽。”

    浮生皱眉:“什么?”

    九华道:“没什么,好了,先走走。”她拉着浮生在长廊上踱了起来。

    浮生还是不太明白,他怎么一会儿晴,一会儿阴的。她道:“我还要等疏梦呢!”

    九华道:“她还有别的事情,来不了了。”

    浮生道:“到底什么事儿啊?”

    九华:“我怎么知道?她反正没你这么闲就是了。”

    惹来浮生一对白眼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