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玄幻小说 > 魔法的学术时代 > 正文 第700章 传唤

正文 第700章 传唤

 热门推荐:
    阿蒳的一道道咒语击在啃骨魔身上,如同鞭子一般,留下了细小的伤痕,但是却始终无法真正伤到他。

    至于啃骨魔,虽然破坏力极强,但是却找不着目标,反而误伤了几个旁观的黑巫师。

    闪光弹造成的刺眼强光已经散去,其他人都恢复了视觉,只有啃骨魔自己,中了阿蒳的律令目盲,却对此毫无察觉,还以为是强光导致的看不见。

    观战的黑巫师们发出了一阵轻笑,阿蒳及时收手,看向了黑魔头:“尼格鲁姆前辈,我们俩互相伤不到对方,就算是平手好了。”

    尼格鲁姆露出了微笑,像是对阿蒳的懂分寸很满意,布莱克出声道:“啃骨魔,人家小辈给了你台阶,还不快就坡下驴?”

    啃骨魔阴沉着脸,阿蒳大度地解除了目盲的咒语,他甩了甩脑袋,像是有些不心服,好在倒是没有进一步的动作。

    “你不错,很不错不过,你要知道,我至少有一半的本事都在我的骨杖上,它碰巧坏掉了如果我有骨杖在的话,你一定不是我的对手。”

    啃骨魔这话虽然是实情,但在这种场合下,却难免有放狠话的嫌疑,阿蒳也不和他在言语上计较,只是笑笑。

    胜者,要有胜者的风度才是。

    “阿曼达,你带着阿蒳,在地宫里选一个房间,再向她详细地介绍一下咱们的情况。”尼格鲁姆命令道,“到了晚上再过来,为阿蒳的加入举办欢迎宴会!”

    阿曼达躬身领命,只是她太过丰满,弯个腰好像很费劲的样子。

    其他人也就此散去,大殿中只剩下了黑魔头一个人,恢复了死一般的宁静。

    阿曼达亲切地挽着阿蒳的胳膊,走在走廊中。

    “咱们黑森林啊,一直是男多女少,你来了可好,总算是有人陪我说说话了。”阿曼达的脸色露出了愉快的微笑,“不过,话说回来,你这几年可真是进步不少啊!竟然教训了啃骨魔那个臭小子,当真是替姐姐我解气!那个臭小子一直和我对着干,还总是色眯眯地盯着我的胸”

    阿蒳尴尬地咳嗽了两声,这位阿曼达前辈哪儿都好,就是脑子不太正常,一百多岁的年纪了,还喜欢以“姐姐”自居。

    阿曼达没有理会,自顾自地继续说道:“对了,好妹妹,告诉姐姐,你这些年有什么奇遇?还有,你那个让人看不见的法术,能不能教教我?”

    狐狸露出了尾巴,不过,阿蒳虽然不会告诉阿曼达实情,但教她一个法术,只算小恩小惠,倒是没什么。

    “我有幸得到了蒂尔达冕下的指点”阿蒳笑了笑,“不管是咒语,还是研究,以后我自然是少不了向前辈求教”

    得到了传奇法师的指点?阿曼达听后眼睛一亮,随后只听阿蒳话锋一转:“不过”

    “不过什么?”

    阿蒳也拉住她的手说道:“阿曼达前辈,您得帮我一个小忙关于我那不成器的教子德文和奥格”

    德文对黑森林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他此刻正在扎布尔餐厅前的一大排露天遮阳伞下,享受太阳和下午茶的时光。

    荻安娜也陪着德文,她此刻充满着小布尔乔亚气息,倒是显得和德文的阶级更相近了一些。

    德文一边喝着茶吃着点心,一边看书。对荻安娜来说,这个吵闹的家伙难得这么安静。

    “你怎么也不说话?”荻安娜忍不住开始和他找话说。

    “最近处于变声期”德文的声音很轻,像是从鼻子里嗡出来的,“嗓子像是公鸭子一样,难听能不说就不说,过去这一阵儿就好了。”

    荻安娜撇撇嘴:“本来也不好听。”

    德文轻轻笑笑,盯着荻安娜上下打量:“唉,我说,按照常理,女孩子应该比男孩子发育早才对,我怎么看你这上半身没什么变化?你家亲戚来了没有?”

    荻安娜气鼓鼓地瞪眼:“臭流氓!”

    她抓起手边的咖啡杯就要泼德文,德文急忙侧着头闪过,得意地哈哈大笑。

    就在这时,一队打击手从远处走了过来,德文和荻安娜看到后停止了打闹,正色起来。

    “他们来扎布尔干什么?”荻安娜小声地问道,“难道是又出什么事儿了?”

    德文摇了摇头:“不知道,我一直不怎么关心《多莫时报》上的新闻应该和咱们没关系。”

    可惜,事实并不如他所愿,那队打击手径直地走向了德文和荻安娜的那张桌子。

    “德文·帕里帕奇奥?”一个领头的年长打击手问道。

    “我是”

    德文点了点头,一头雾水,自个儿最近没惹什么事儿啊,一直老老实实地在学校里待着。

    “我是元老院的打击手莫格里。”那个年长的打击手给德文出示了一下证件,“德文先生,根据《治安管理条例》,元老院斗手队对你发起正式传唤,这是传票。”

    德文一脸不可置信地接过了传票,没错,上边盖着法律执行司的章儿,应该不会假,只是,他们没事儿传自己干什么?

    “你们”德文就算不想说话,此刻也不得不尖着嗓子开口,“你们是不是搞错了?秋假过后我一直在学校里,没有”

    莫格里笑了笑,安慰地拍了拍德文的肩膀:“不要担心,只是找你了解一下情况而已。”

    “什么情况?”德文皱着眉头问道,他仔细地在脑子里盘算了一下,也只有大伯推荐来的那个阿德贝奇有犯事儿的嫌疑,他曾经因为参与走私魔法植株被判了三年,难道是又犯了?

    不过我手里有元老院的魔法植株种植经营许可证啊!就算不小心卖给了一些不法之徒,应该也不是什么太大过错。想到这儿,他又安心了不少。

    莫格里没有说话,荻安娜却插嘴道:“莫格里先生,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传唤证并不是逮捕令,接到传票,只要二十四小时之内到场就可以吧?”

    “理论上是这样没错。”莫格里先生点了点头,“不过,这次不同寻常,一般来说,传票会用信件的方式寄给传唤人,而不是像现在由我们亲自送来请不要抱有那么大的敌意我说过,只是了解情况我建议德文先生现在就跟我们走,这样能够摆脱很多嫌疑。”

    荻安娜沉吟一会儿:“可至少要让我们先通知监护人,德文还未成年”

    莫格里身后的另一个打击手止住了她的话头:“他的监护人,珊朵拉小姐,同样在传唤之中,已经有人过去找她了。至于他的另一个监护人,阿蒳斯塔西娅小姐,正是我们要调查的对象。”

    “阿蒳?”德文不禁紧张起来,“阿蒳出了什么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