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历史军事 1644我的帝国 第四十九章 美艳寡妇

第四十九章 美艳寡妇

小说:1644我的帝国| 作者:鱼辰木| 类别:历史军事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

【文学楼】欢迎您 牢记域名:www.77dus.com,方便下次阅读小说《1644我的帝国》最新章节...
    嵩泽湖东南角有一处水寨,这个位置联通四通达的水路,左右傍山,易守难攻,水寨的前方是一条用滚木搭建的木桥,木桥连绵一里,左右是天然的避风港,停泊着上百艘或大或小的船只,最小的是形状如刀的舠船,最大的有数艘约五百石料的战舰。

    这里就是白寡妇的栖身之地,嵩泽水寨。

    水寨内,白氏和手下的部将正在商议陈卓等人的动向。

    她看着三十不到的年纪,身材饱满且丰腴,眼角透着一股子魅意,此时正懒散的躺在虎皮椅上,手上托着一樽铜酒杯,九月的天就披着一斜狐裘,露出肩膀大部分雪白滑嫩的皮肤,漫不经心的听着手下干巴巴的汇报:

    “寨主,已经从几个俘虏的斥候嘴里撬出了一些东西,这伙人是永宁州那边来的,原先是闯王的手下,闯王死后这伙人就割据了永宁州,共有战兵两万多,首领叫赵毅,据说已经投靠了朝廷,这次派遣手下的大将陈卓来攻打我们。”

    “他们有多少兵马,战力怎么样?”

    属下半跪在地上,余光看着寨主的脚指头艰难的咽了咽口水,但这只好看的脚指头身边还有个魁梧的男子打消了自己抬头的想法,干涩道:

    “敌方总兵马近千,有一部一千多人的兵马前天把隐泉山的人剿了,属下派人打听了,这一仗他们不到半个时辰就灭了隐泉山那伙人,看样子战力不凡。”

    “阿往,你怎么看?”白寡妇问了一下身边的魁梧男子,男子欠了欠身回答:

    “嫂嫂,我觉得他们人多势众,我们打赢了打输了都没好处,不如就先在寨子里休养,反正他们也打不过来,正好等他们熬不住了我们再反攻。”

    这名男子正是前寨主陆屏的亲弟弟陆往,是白寡妇的裙下之臣兼铁杆簇拥,有不少嵩泽水寨的老人认为前寨主的死和他弟弟脱不了干系。

    “嗯,那就先观望观望吧。”

    白氏看了其它几个心腹首领都没有什么建议后,当众将陈卓的劝降信烧了,然后不着痕迹的用指尖划过陆俊的胳膊,身姿摇曳的回到内寨休息……

    左右没等到水寨内回复消息的陈卓知道劝降应该是没用了,现在打又打不进去,只能在外面干等。

    他不是没有想过强攻,但是嵩泽湖水寨的一头傍山而建,位置险峻,只能正面进攻,然而正面进攻没有船的话,部队根本没办法打过去,即使打过去了,在水战上还真不一定能打过对方,所以极为头痛。

    正当此时,有手下汇报外面有人求见。

    “带进来吧。”

    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唯唯诺诺的走了进来,他脸色蜡黄,身材干瘦,但是目光极为有神。

    “你是谁?”

    “我叫陆醇,我爹是嵩泽寨的前寨主。”少年语不惊人死不休,一番话让营帐内的几人纷纷双眼一亮。

    “你怎么证明你的身份?”陈卓久在市井厮混,知道有些人为了一口吃的会不择手段,虽然这个少年欺骗自己的可能性极低,但为了以防万一,他还是故意装作不信道。

    “湖里的疍家人,有一个算一个,他们都认得我,我骗你没有意义。”少年虽然给人感觉唯唯诺诺,但语气铿锵有序,说话带着从容。

    “你找我干什么?”

    “我能帮你收服湖里的人,你也能帮我报仇。”

    “报仇?”

    “嗯,报仇。”少年眼中的仇恨和痛苦之色交织其中一闪而逝,随后将自己的经历娓娓道出。

    少年是陆屏的儿子,在他九岁时生母去世,那时陆屏已经带着许多的渔民在嵩泽湖落草了,恰好在战乱时遇到了落到到此的白氏,陆屏对白氏一见钟情,将她纳为续弦,这白氏不知什么来头,为人放荡且狠毒,一开始伪装的很好,但到后面就一直瞒着陆屏和不少水匪头领勾勾搭搭,其中就包括了陆屏的弟弟陆往。

    有一日陆屏撞破了二人的奸情,大怒之下的他和陆往厮打起来,并扬言要杀死二人,却被惊慌失措的陆往失手杀死,随后二人索性就一不做二不休,联手制造陆屏病死的假象,然后白氏靠着这副皮囊笼络了不少的心腹,在控制局势后又将之一一踢开。

    后面唯一能威胁到二人地位的就是陆屏的儿子陆醇了,不过在陆屏死时的第一天,就有陆屏的心腹将他偷偷送出来保护好了,可惜随着事发,这个心腹也被白氏二人联手逼死,大量的手下和陆屏的前心腹都被贬为疍奴。

    想到自己的父亲惨死,而这两个奸夫**竟然还在逍遥快活,陆醇的内心就无法平静,他出逃后一直没有走远,和野人似的蛰伏在外,就等着一个报仇的机会,而此时陈卓等人的到来让他的复仇出现了一丝曙光。

    “嵩泽湖原先是没有疍家人的,他们许许多多都是最早跟着我父亲起事的渔民,也是因保护我而死去的梁叔的手下,我父亲死后,那对狗男女手握大权,联合一些外人的势力,就将他们贬为疍奴,命其终日打渔,不得下船,只要我出现在他们面前,他们必定会响应我,不过.......。”

    “不过什么?”

    “他们没有武器,脚上绑着沉石,每日只有白天的时候能在湖中打渔,而且有人盯着,贸然起事是没有胜算的。”陆醇遗憾的说着,那对狗男女太过谨慎了,否则自己早就发动人手推翻他们了,疍奴虽然人多,但是没有武器,正面交锋的话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而且几乎每人脚上都绑着沉石,即使逃了也逃不远,只能像个奴隶一样,屈辱而艰辛的活着,终日为寨中打渔。

    “很好。”陈卓拍了拍陆醇的肩膀鼓励道:“你能发动多少个人手?”

    陆醇伸出两根指头。

    “两百?”

    “不,是两千。”

    ......

    安顿好陆醇后,陈卓内心大为激动,有内应就好办了,嵩泽湖的水贼棘手就是船多,藏在湖里不出来自己根本没办法,以目前条件破局的方法有两个,一个是烧掉对方的粮草,逼迫对方上岸和自己决战,另一个则是废掉对方的船只,切掉对方的补给,困死他们。

    如果陆醇只有两百人,那最好的选择就是烧粮草,不过有两千人的话,对陈卓来说能做的东西就更多了,他已经按照从战后总结出来的心得,开始酝酿战役的过程和收尾的事宜了。

    曹丰看陈卓的样子笑了笑,回到自己住处后将陈卓的表现一一记录下来,并在末尾处评了个优,想了想多加了一句评语:

    胆大心细,面如平湖,有名将之资。(www.77dus.COM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添加书签] [章节错误/更新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