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网游小说 > 大航海之钢铁舰岛 > 第二四二章 既分高下,也决生死

第二四二章 既分高下,也决生死

 热门推荐:
    “现在的年轻人还真是狂妄啊,张口就要请狄奥尼索大师赐教,也不知道他哪里来的底气,还真当自己是剑豪境强者了?”

    “赐教是假,扬名是真吧...狄奥尼索大师如果真出手怕是正中他下怀。那人自知败是必然,如果能撑下两招,也足以当成日后吹嘘炫耀的谈资了...”

    “呵呵,这家伙倒是选了个好时机。狄奥尼索大师今日公开讲剑,黑海各大剑术流派名宿齐至...他大概是料定了,今日大师也不为难他,踢馆只当是个笑话...”

    “嗯,大概是个想以此扬名的年轻后生罢了。可这番直呼大师名讳,也有些太不识好歹了...”

    “...”

    草地席地而坐的这些人议论纷纷,暂时也没人认出这个毡帽剑客是谁。

    哪怕真有几个觉得来踢馆的剑客有些面熟,也绝对不会有人会联想到他就是两个月前大闹王都的“幽灵”。

    在所有人想来,现在整个黑海都在通缉他,“幽灵”肯定不敢再现身王都,何况是这种明目张胆的的踢馆。次王宫一役,若非宫廷的“魔法禁制”阻挡了城防军,那几个袭击王宫的狂徒再厉害都必死无疑的。现在“幽灵”真敢现身王都,迎接他的必定之无休止的围杀。

    “哪里来的狂妄之徒,盖伊师兄,把他轰出去!”

    “不错,竟然敢直呼老师的名讳的,简直是目无尊长!”

    “滚出剑道馆,这里不欢迎你这种人!”

    “简直是找死...”

    “哼,什么阿猫阿狗都敢来我们‘花剑宗’撒野了...”

    “...”

    狄奥尼索的那些徒弟、学徒们此刻更是群情激奋,纷纷起身喝止。像是雷蒙喊那嗓子羞辱了他们的老师,同时也是羞辱了他们自己。

    许久,盖伊都没敢乱动,就这么僵直在了那里。他虽然认出了对面剑客的身份,可他也发现自己身体完全不听使唤了。想要开口,却像是喉咙里堵着什么东西,让他发不出声。

    他知道那是对于死亡的恐惧...如果自己现在稍有异动,“幽灵”绝对会毫不犹豫地杀了他!

    “太恐怖了...他这么会变得这么厉害了...”

    盖伊不自觉吞了吞口水,额头的冷汗密集地就滴了下来。眼前这个“幽灵”比当初在酒馆遇见时给他的压力大了太多。之前他虽然觉得对方杀人手段厉害,可也像是看山,至少还能看到个顶...现在嘛,那股内敛如深海的气势,则让人完全触摸不清他的根底。

    当初“幽灵”在王宫内一剑破千甲的事已经流传开来,王都不少剑客嗤之以鼻,皆以为是以讹传讹。他们承认“幽灵”很厉害,可也绝对不会一个轻剑客就能一剑破得了王都千人重甲的禁卫军团...

    可现在那股无形气势压得他喘不过气起来,

    盖伊觉得,那个传言恐怕是真的了。

    雷蒙也没理会眼前震得不敢动弹的盖伊,这家伙真有什么异动,他也不介意出刀送他一程。他就站在那里,像是一柄利剑般巍然不动。

    就这时候,索德罗斯门下大弟子,序列5【炮剑】派恩走了过来。他瞧着盖伊神情有异,疑惑道:“怎么了,盖伊师弟?”

    派恩得了狄奥尼索的剑术真传,击剑如炮,剑气凝实如矛,能轻易洞穿钢板。他也是天澜王国成名已久的顶级剑客。

    他看着不远处雷蒙气势沉稳,心中也不敢小觑。不过,敢直呼恩师名讳,他自然没有好脸色,冷冷问道:“你是何人?今日是老师讲剑的日子...这里不欢迎你。”

    派恩剑术如炮,脾气也十分火爆。如果不是今日有这么多外人,他早想出手把这个不知好歹的家伙给教训一顿了。

    雷蒙没打算搭理他,淡淡地说道:“我找的是狄奥尼索的,与你无关。”

    “呵呵。”

    派恩听着也来了火气,眯着眼沉声道:“你找老师,是想挑战我的‘花剑宗’?”

    【app下载地址xbzs】 “嗯?”

    等了这好半晌,雷蒙也没感受到后院的狄奥尼索有动身的意思,显然也明白了什么。

    狄奥尼索必定是“花剑流”剑宗,不是随便来个挑战者他就要亲自下场。自从他背这个“黑海第一剑客”的名号后,每年都不知道又多少剑客想挑战他,踩他位。

    今日雷蒙不仅是要寻仇分高下,也要提“极道一刀流”正名。真要就这么瞬移去杀了他,让他死的悄无声息,太便宜了他,也没多大意义。

    何况,他也想见识一下和“剑豪境”的高手交手究竟是什么体验,这狄奥尼索又是领悟的何等“剑意”...

    想要逼他出来堂堂正正一战,还得费点心思。

    这时候,

    雷蒙偏头看了一眼这个神色不善的派恩,反问道:“怎么,你还想替那老家伙出头?”

    老家伙?

    呵呵,还真是越来越不客气了。

    派恩听得眼中杀气外露,又道:“不是什么人都有资格挑战老师的...既然你想挑战我‘花剑宗’,便让我来试试你的手段如何?”

    “你可想好了?我与狄奥尼索有死仇,今日必定是不死不休的。这你也想接?”

    雷蒙说这话的时候无比郑重,若是对方应下了,这杀人的理由也有了。

    “就你也配?”

    派恩再不客气,随便来个狂徒都敢说要和老师分生死了?

    他虽然面无异,可眼底的不屑神芒难掩,道:“既然阁下是寻仇而来,我这个当弟子的更也要出手了。呵呵,你如此自信,那便让我领教一下阁下高招...”

    雷蒙抬了抬眉,微微一叹,“哦”。

    一旁的盖伊想要提醒自己的大师兄,可刚想开口,便被那道宛若针芒一般的目光给瞪了回来。

    显然,二人这是要准备出手了。

    ......

    火药味越来越浓,气氛突然就变得剑拔弩张。一干围观群众非但没觉得半点危机感,反而绕后兴致地看着热闹。

    那些剑道馆的学徒们,更是在一旁吆喝着加油。

    “大师兄,好好教训一下这个狂徒!”

    “大师兄亲自出手,也算是看得起他了。”

    “是啊...那家伙,怕就是打的这个主意。若能在大师兄手底下撑几招,也主意让他自傲了。”

    “...”

    “花间流”剑术馆的学员们自然看好派恩稳赢。平日里索德罗斯少有亲自授课,更多的时候都是这个大师兄代劳。他不仅实力有目共睹,在黑海剑道圈里也名声在外。

    哪怕不是馆里的学员,剑道界其他流派的剑客很多都听说过【炮剑】之名。

    “派恩的剑术已经有了狄奥尼索大师的六七分火候,何况他已经进阶序列5多年,在整个黑海都是排的号的剑术高手...有他出手,大概是没什么悬念了。”

    “要不,我们猜一猜那家伙能在派恩手里过几招?”

    “花剑流和极道流走的都是快剑的路子,想极一个重刺,一个重砍,皆是杀伐狠辣的剑路。若是修为相当,倒也不好说谁胜谁负。可现在的极道流已衰败,大概是这毡帽剑客不是派恩的对手...”

    “那毡帽剑客再气势内敛,超凡阶位也不会太高,输是输定了...就看他输在第几招。我觉得吧,派恩现在已经动了火气,大概是不会给对方留颜面的,一招足以定胜负了...”

    “...”

    ......

    雷蒙没打算多废话,最后告诫了一句,“今日我来寻仇,既分高下,也决生死。既然你要出头,我自然不会收手的。”

    话外之意很明显,他要杀人了。

    “正合我意!”

    听到这话,派恩冷哼一声,眼中流露着有种正合他意的自信。若不说这大话,今日这局面,他还真不好下杀手。

    话已至此,雷蒙淡淡地说了一句,“那你出剑吧。”

    “狂妄!”

    派恩心中怒喝一声,也不犹豫,出手便是杀招!

    既然对方找死,他不介意送人一程。

    话音未落,他单手搭在腰间细剑手柄,真气暴涌而出。就这一瞬,他浑身真气一震,脚下站立之地四周翠绿草皮竟然出现了一圈圈肉眼可见的气浪涟漪。他身后的白焰真气更是缓缓凝聚成了一头吊睛白额虎的样子,赫然是半步跨入了奥解的状态...

    “好浑厚的真气!”那些旁观的剑道名宿们立刻就看出了派恩的实力,心中一叹。

    “可惜了...”

    而另一方面,雷蒙依旧巍然不动,心中念叨了一句。假以时日,这派恩怕是能成为真正奥解高手的。可惜,今天他却是要死在这里了。

    “花剑·炮刺!”

    就这时候,派恩单手拔剑,闪电般急速超前猛刺。如下山猛虎扑面一抓,看似来势汹汹,却又悄无声息便刺了出去,杀机凛冽...

    这是他的拿手技巧,“抽刺必杀术”!

    这一剑直击正前方,会极度压缩剑气,命中之后,必定会在敌人身穿透出一个血窟窿。

    看到这一招,所有都心头一惊。

    “好厉害!”

    剑气翻滚,威势压人...这一剑,哪怕是那些其他剑术流派的名宿们也不敢保证一定接下来。所有人心头都只有一个念头。

    “结束了!”

    这是一场毫无悬念的战斗...就这一招,足以分出高下!

    事实也的确如此...

    两人一招便分出了胜负!

    不过,却不是众人所想,那个毡帽剑客会被一剑洞穿出个血窟窿...却是派恩人头落地。

    “咕噜~”

    瞪着铜铃大眼的派恩人头滚滚落地,那具高大的无头尸身还保持着击剑的姿势。只是肩膀那碗口大的平滑切口此刻鲜血像是喷泉一般,喷涌了数尺之高。

    而他身后的,那个毡帽剑客正缓缓将一柄赤红长剑收入剑鞘,表情依旧一脸风轻云淡,和刚才并无二样。瞬杀一人,像是拍死了一只蚊子般不值一提。

    “怎...怎么可能...”

    “派恩居然被一招斩杀了...”

    “天啊!这...不会吧...他竟然一剑杀了一个序列5顶尖的剑客,这家伙究竟是什么人!”

    “这毡帽剑客绝非无名之辈,能瞬杀派恩,或许真是剑豪境强者...”

    草坪是数百人心中浮现了无数难以置信的念头,

    这一瞬,鸦雀无声。

    这一招,震得众人瞠目结舌。

    画面回到一秒前...

    派恩出剑的瞬间,突然听着空气中传来了一声“咔嚓”的出鞘声。

    就在鱼骨细剑剑尖那股能洞穿钢板的剑气爆出之前,突然雷蒙就动了!

    像是雷光一道闪过,瞬间突进了十数米之距,出手便是那招“奥义·雷蛇”。此时此刻,雷蒙的这招奥义是索德罗斯老年修改的终极版改良版,招式中蕴含着“剑魔”的毕生剑术体悟,何等之玄妙!

    人影闪过,赤红刀锋掠过派恩的脖颈,毫无阻隔地轻抚而滑过...

    待得人影站定,人头便咕咚落地。

    终于,

    有人认出了那火焰赤剑,惊呼一声:“那是...名器【樱雀】!他是‘幽灵’!”

    怪不得有如此剑技,怪不得能一招杀掉派恩...所有人都没想到,这毡帽剑客居然就是凶名赫赫的“幽灵”!

    听到这一声惊呼,所有人都愣住了。

    雷蒙的真实身份暴露,所有人都坐不住了。

    我的乖乖,这可是脸国王陛下都敢刺杀的绝世凶徒,今儿他们怎么这么倒霉,会遇到这么一个狂徒门寻仇的日子。

    那些“花剑宗”剑道馆的学徒们一个个胆战心惊,心想今日怕是在劫难逃。

    而受邀而来的那些其他流派的剑道名宿们也是脸色铁青,这简直是无妄之灾。传说“幽灵”杀人如麻,性情暴虐,动不动就要扬言杀人满门...现在他们被卷入这场寻仇恩怨,保不准还要受到牵连...

    他们相视一眼,皆看到了对方眼中的苦涩和无奈。若非不得已,他们还真不愿意招惹这么一个恐怖的杀手。

    可若是“幽灵”今日真打算大开杀戒,他们也只能拼死一搏。

    “诸位...稍安勿躁。”

    可就在这时候,雷蒙突然开口了。

    “我今日是来寻狄奥尼索寻仇,与诸位无关,也不想伤及无辜。当然,为了不被人打扰,从现在起,这剑道馆只进不出。所以,还请诸位不妨坐下来看场好戏...”

    字字铿锵,掷地有声,他这话一出,那些人果然就安静了下来。

    实力到了这种惊人程度,他说的话就是真理,会让人有种盲从的信服。

    “呼...”

    隐隐听到了齐齐一声呼气声。

    既然事不关己,那些前来观礼别派剑客们也都安下心来。

    “当然,可能在座诸位有人不太了解我今日为何门寻仇。只知道我是‘幽灵’,却不知道我的来历...”

    雷蒙眉头微微一挑,简单地说了一句:“我的恩师便是索德罗斯座下大弟子‘盲剑客’埃里克松,也就是某些人说的那个败在狄奥尼索剑下的老瞎子。”

    一石激起千层浪,这话让几乎所有人都大感意外。

    “什么!‘幽灵’居然是那个老瞎子的的弟子...”

    “能教导处这样恐怖的弟子,当初传说那老瞎子已入剑豪境,怕不是传言了...”

    “原来,‘幽灵’是为此而来踢馆。”

    “这下有好戏看了...若那老瞎子真是剑豪,狄奥尼索大师现在才突破半步剑豪境。那两年前那场比试胜负,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

    显然,那些剑客们也明白了,今日这“幽灵”留他们在这里,除了怕消息走漏,恐怕还是要他们做个见证。

    ......

    而这时候,

    不远处的空地蓦然出现了一个风姿潇洒的白须老者来。定睛一看,赫然就是花间流剑宗狄奥尼索。

    敌人踢馆门,最得意的弟子被杀,谁都坐不住。

    狄奥尼索看着自己身首异处的大弟子,脸色变得十分难看。他扭头看了一眼雷蒙,觉得有些眼熟,却不知到底在哪里见过。

    “哟...”

    雷蒙自然早就发现了他,转眼冷冷道:“老家伙,次你候着脸皮出手救了卢卡斯一命,这次...你好像没保得住你的弟子啊。”

    “是你?”

    狄奥尼索瞳孔微微一缩。无论如何,他都没把“幽灵”的身份和两年前那个在自己手里连一招都过不了小剑客联系在一起。

    雷蒙淡淡道:“是啊,是我。”

    狄奥尼索神色有些凝重,嘀咕了一句:“没想到你剑术修为已经到如此境界了。”

    “呵呵...有没有后悔当初没能杀了我?”

    雷蒙冷笑一声,说道:“当日你赐我一剑,若不是恩师出手,我早已命归黄泉,今日来替恩师正名,也还那一剑之仇!”

    顿了顿,他当着在场数百剑客,朗声质问道:“我且问你一句,当日一战,我恩师与你,究竟谁胜谁负?”(www.77du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