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玄幻小说 > 修仙者的异世生活 > 第325章 铲除

第325章 铲除

 热门推荐:
    “我根本就无心那皇位,又何苦非要把我当做眼中钉?”星石南终于喝醉了,将肚子里的苦水全都倒了出来。

    “我当时遇到珊落公子的时候,只不过是想请他为我炼丹罢了,我哪知道他与圣地和暗帝之间的恩怨与纠葛,这十几年来,我哪一次有争过?一个个的都拿我当眼中钉,绊脚石,既然这么看我不顺眼,我还不在那儿呆了呢。”

    珊落,那是小姐幻做男人时的名字,难道小姐还去过星国?

    “你是在哪儿见到的珊落公子?”叶语克制住眼中的激动问道。

    “自然是在皇都啊,不然还能在哪?你这么激动干什么?咦,难道你也认识珊落公子,也是,一个神品炼丹师,怎么可能会没有人认识。”

    小姐原来已经成为了神品炼丹师了啊,真不愧是小姐,就是厉害。

    可是星国的人一向不都是圣地最忠诚的信徒的吗?小姐怎么会跑到那里去?

    “能和我说说珊落公子在那边的事情吗?”叶语颤抖着双手问道。

    “噢,你是想听哪一件?”

    “全部。”

    “嗯,你这是有多崇拜他,才这么想听他的事情啊,罢了罢了,告诉你也无妨。”

    “其实说实话,一开始我也没有认出来珊落公子,后面还是因为兰家大公子,兰夜心才知道的,说实话珊落公子是真的冷,我一连搭讪了好几天,他一直都是一副冷着脸的样子,一点儿也不与我亲近。”

    “谁让你是圣地的信徒呢?他自然对已经亲近不起来了。”叶语喝的也似是有些醉了,这句话脱口而出。

    “哦,你知道她与圣地的恩怨,他与圣地究竟是怎么回事?尽然敢公开与圣地为敌。”星石南颇为好奇的问道。

    “佛曰不可说,我能告诉你的就是有是圣地先招惹珊落公子的。”

    “这样啊,那您能告诉我他与暗帝有何瓜葛吗?我始终都无法相信他是一个短袖。”

    暗帝,原来最终他还是追上了小姐啊,真好,就算我不在身边,也有人保护着小姐。

    “他们之间的关系,等遇到他们的时候,你自己问不就知道了。”叶语眼中终于有一丝丝的笑意闪过。

    小姐,你等我,很快,我相信很快我们就会再次会合了,到那时我将成为你最尖锐的武器,最牢固的盾,一直护在你的身边,觉不让任何人伤到你分毫。

    “遇到他们啊,那还不知何年何月才能遇到他们呢,唉,等等,你对珊落公子这么熟悉,应当知道他现在在哪吧?”星石南脑袋里突然灵光一闪,捕捉到了那最关键的信息。

    “这个吗,说实话,我如今的还真不大清楚,只不过他在月国帝都的可能性会大一点。”

    “这样啊,那看来我应该到帝都去玩儿一圈了。”星石南一拍手就这么定了,他要去月国寻找珊落公子。

    “公子,你这是?”叶阑珊一回来就召集了所有梦红楼的人,在每一个人的身上都再次用银针勘察了一番,仔细地运用灵力探查着,果然还真被她发现了不少潜伏的脏东西,这就是那疯子所实验出来的实验体吗?真是差一点儿就把我骗过去了呢。

    “你们的身体里面被别人种的东西,如今我需要把这东西给拿出来。”叶阑珊一张张的符箓贴到了他们人的头上,灵力顺着经脉将那东西吸了出来,这是都没有开始行动的实验体。

    “呵呵,真是的,这就开始怒了吗?可真是浪费了我这上好的实验体呐。”陆人景站在山洞口,嘴上的笑容依旧不减。

    叶阑珊这一次的连贯风行,就连灵族也没能幸免,所有被陆人景所安插的一点一点都被她连根拔出。

    这一下陆人景可就笑不出来了,他从没想过,叶阑珊自然能够敏锐察觉到他在他身边安插的那些,不,不对,他在他身边安插的那些短时间之内绝对不可能发现,难道从一开始他就注意到了,只不过一直在布局,而这一次是真正招惹到了他,他才决定斩草除根?天哪,这就太可怕了。

    一个人能够不动声色地布局,一直隐忍到现在,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还任用着他们,来降低我的警惕性,但是早就知道谁是我身边的人,看似让他们有事做,但实则都避开了核心的关键,真不愧是跟我从同一个地方出来的人呢,就是厉害啊。

    可是就算清除了这些又能怎么样呢?我的目的可不只是这样。

    “不管他的目的究竟是什么,看不了以后见招拆招,反正我是一定要灭了他。”这一次叶阑珊是彻底没有心情在陆人景玩下去了。

    “好,我陪你。”夜御天揽住了她的肩膀,可下一秒就被她甩开了。

    “这么多人呢,也不介意被当众当猴子一样看着,我还介意呢。”叶阑珊打掉了他的手后,有些不自在的说道,说实话,这还是她第一次正儿八经的谈恋爱。

    “嗯”夜御天危险性的目光向周围看去,周围的人纷纷低下头,假装什么都没有看到。

    “这下好了,没人会看我们了。”夜御天胳膊搂住了叶阑珊的腰,与她咬着耳朵。

    “啧,真是个磨人的小妖精。”叶阑珊小声嘀咕了一句。

    “你说谁是小妖精呢?嗯”夜御天听到了这句话,手指在她的腰间反复磨擦着。

    “我劝你最好不要惹火。”叶阑珊咬牙切齿的声音传了过来,顺便还在他的腰上留下了一道掐痕。

    “你到还真是手下留情啊。”夜御天疼的皱了一下眉。

    “这是你自找的,谁让你在广大成长之下做出这种事。”叶阑珊白了他一眼,快速的向叶家走去。

    “珊儿等等我,珊儿我错了,你就原谅我吧。”夜御天追了上去。

    “你声音就不能小一点吗。”叶阑珊看了一下周围奇异的目光,恨声说道。

    “啊,哈哈,下次不会了,下次一定注意。”在面对叶阑珊时,他真的是一点架子,一点气势都拿不出来啊。

    “不过这次你回来打算待多久?”

    “嗯,想来也是好久没有陪陪爷爷了,我想这一次就待久一点,到玄灵学院大比的时候再走吧。”

    “好啊,正好我那边的事情也忙完了,也是好久没有去玄灵学院看看了,到时候一起啊。”夜御天还没过一会儿呢,手就又搂住了她的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