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其他小说 > 宠婚撩人:薄总,太太有了! > 第314章 直说

第314章 直说

 热门推荐:
    赵小乐懂什么?他只是听薄景深说这个,他是见到过的,兴冲冲地就点了点头,“我见过我见过,我进去拿!”

    他没有注意到,苏鹿的脸色已经倏然变了。

    小孩儿兴冲冲地跑进去了。

    苏鹿紧紧抿着嘴唇,手垂在身侧紧握成拳头,站在原地没个动作。

    孩子跑进去找帽子去了。

    门口一下也就安静了起来,薄景深站起身,垂眸凝视着苏鹿。

    “苏鹿。”

    他叫了她一声。

    苏鹿没有应。

    薄景深似是也不需要她的回应,继续道,“我从看守所出来的时候,江黎和程岩来接我,但当时我看到有辆车里驾驶座上坐着的人,看不清脸,但看到了一顶帽子,上面印着个鹰头。”

    苏鹿沉默了好几秒,才艰难说了一句,“这年头,撞衫撞鞋撞帽子的情况多了去了,有什么出奇。”

    其实说出这话的瞬间,苏鹿就已经等于是承认了,事后只需要简单回想就能明白这已经是承认,但此时的她并不自知罢了。

    薄景深依旧垂眸凝视着她,尽管她也垂着眼睛,完全不与他对视。

    薄景深的声音低低的,略哑,是很磁性迷人的声线,如果声音的音量压得轻一些,更是几乎带着一种蛊惑的质感了。

    “那是我以前在国外参加一个赛车比赛的比赛周边,外面是买不到的,因为不是什么很出名的赛事。而且那个赛事已经没有了,这么多年过去,这帽子可以说是已经绝版了。”薄景深说道。

    苏鹿哪里会知道,那顶她当时随手拿了扣在头上的旧帽子,原本是为了那天去看守所时掩人耳目,没想到却成了个破绽。

    她张了张嘴,没发出声音来,不知道如何说,只能又将嘴唇紧紧抿上。

    薄景深沉声问她,“苏小鹿,你那天去了看守所。”

    “为什么呢?”薄景深问,“是去接我吗?还是只是想看看我有多么不幸。这样会让你心里觉得不那么难过吗?如果会,我可以一直不幸下去。”

    他可以一直不幸。

    只要她和孩子能够好好的,他怎么样都可以。

    苏鹿终于抬起眼睛来,对视上他的眼睛。

    那是怎样的一双眼眸啊,承载了太多复杂又沉重的情绪,让薄景深一时之间竟是无法对视,他目光颤了颤,讷讷道,“苏鹿……”

    “你懂什么呢。”苏鹿哑声说了句,声音里的哑,已经几乎带着些哽咽了,眼眸里似乎也泛起了水光。

    这让薄景深的心有些疼,他张了张嘴,刚想说些什么。只见苏鹿迅速撇开目光不看他,眼睛眨了眨,眼里的泪光已经消失不见。

    那么的……熟练。熟练到让人不由得去想,这个从来就不爱哭的女人,这些年究竟有过多少次如这般的脆弱,又是如何独自咽下泪水,在孩子面前必须坚强。

    才会练成了这副忍痛熟练的模样。

    薄景深的心里被刺了一下,尖锐的疼痛随着每一次的心跳蔓延开来。

    “你以为我恨你?”苏鹿问道。

    薄景深没说话,但其实,他的确以为苏鹿恨他。

    或者说,他希望苏鹿恨他,苏鹿如果恨他,惩罚他,他虽然也难受,但不会被自责愧疚折磨得那么难受。如果苏鹿不恨他,他心里的那些愧疚又要如何排解呢?

    苏鹿深吸了一口气,“你以为我恨你,你以为我看到你待在那样的地方,看到你过得不好,我就会觉得开心,就会沾沾自喜,就会觉得老天有眼呐,这个男人伤害了我,就遭到了这样的报应,真是举头三尺有神明……”

    她仿佛精准地猜到了薄景深的每一个以为。

    薄景深张了张嘴,没能说出话来,但的确,他心里曾经这样以为。

    苏鹿摇了摇头,“我从来就不恨你,我不会因为你过得不好而开心,也不会因为你过得不好而难过。你以为你当初放弃的伤害的是我吗?当然,你当初也的确放弃了我,毋庸置疑的,你也的的确确伤害到了我。但我从没有因此恨你。”

    苏鹿看着他,“比起说你放弃了我。不如说,你是放弃了你自己,你放弃了我们的感情,流放了你自己,你放弃了自己能够幸福的机会。”

    她太精准,太犀利,每一句话都像是一记尖刀,稳准快地扎在他经年的伤口上,将那些粉饰太平的表象粉碎。露出内里狰狞的颜色来。

    他放弃的,一直就是他自己。

    他明明知道的,知道只要留在苏鹿的身边,他可以多幸福,他能有多快乐。

    那些光是想想都能笑起来的快乐。

    他统统放弃了。

    苏鹿说,“我不恨你,薄景深,我可怜你。”

    薄景深想要弯一弯嘴角,但是做不到,太疼了。

    “我永远不会因为你的悲惨而感到开心,也不会因为你的快乐而感到难过。因为我不恨你。我只是,不在乎了。”

    苏鹿觉得,自己把想说的很多,在这样的契机之下,全都说了。

    原本不打算,也不应该和他说这么多的。

    但既然开了头,不如就都说了吧。

    “我之所以去看你,只是因为,我有些心疼我自己,我想看看,我付出的那些青春也没能有所回应的男人,现在怎样了。我在想,我该不该,又该如何,让我的儿子知道自己的父亲……”

    是个罪犯?

    这话苏鹿因为从赵莹那里知道了关于薄景深当初事情的内情之后,这话没那么容易能出口。

    于是苏鹿话戛然而止在这里,没有继续说下去。

    而里头已经传来了趿拉趿拉的脚步声,一听就是孩子的小碎步,啪嗒啪嗒的。

    苏鹿什么都不打算再多说了。

    赵小乐快快走了出来,“帽子!”

    他头上戴着那顶帽子,手里还抱着两瓶冰饮料,“爸爸!你喝这个!这两个都好喝,苏小鹿不让我多喝,你是大人了你可以多喝,你喝喝看,真的特别好喝!”

    苏鹿什么都没再说,转身进玄关换鞋去了。

    赵小乐眨了眨眼睛,走出来,将饮料塞到薄景深手里,又轻轻拉了拉他,声音小小的,“你要不要进来坐一坐呀?”(www.101Nove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