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修真小说 > 神话从童子功开始 > 第三章 礼物

第三章 礼物

 热门推荐:
    孟昭其实此时也有点动怒,只是养气功夫足,城府也很深,不露声色而已。

    机警敏锐的孟昭还发现了一个很反常的地方,那就是孟青淮的敌意太明显。

    尽管孟昭之前的寒暄客套有几分吹捧。

    但不可否认,孟青淮绝对是一个厉害人物,而且还是从旁支远亲上位,最后得到孟家认同的。

    说他不会控制情绪,隐藏敌意,那太小看这个人了。

    孟青淮既然和孟文亲如兄弟,在明知道他有意拉拢孟昭的前提下,还做出如此富有敌意的表现,给孟文拉仇恨,难道不反常吗?

    压下心里的一点点疑惑和不解,孟昭也不理会孟青淮,转而将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应付孟文身上。

    这位二堂哥也的确存着拉拢他的心思,在给孟青淮打了个圆场之后,便一直向孟昭诉说着小时候两个人的情谊。

    又讲述了当初孟昭被送往玉京城时,他有多么不舍,痛苦,这么多年来一直都很挂念他等等。

    总之亲情牌打的很足,而且表现的情真意切,并不让人反感。

    孟昭自然也是顺水推舟,挑着讲了一些在玉京城的见闻,偶尔还抱怨了下在大慈恩寺的清苦生活。

    看起来似乎真的经历过这些一样,演技不可谓不高明。

    等气氛被炒热,孟文又是一顿直白和露骨的关切,随即话锋一转,

    “唉,早已知道四弟你在那寺庙生活不会很好,但没想到竟然如此清苦,着实委屈了你。

    不过现在总算苦尽甘来。

    如今四弟你不但贵为拱卫天子的三十六天罡卫之一,论官秩乃是从三品的大员,地位尊荣。

    回归家族,更是要继承二叔留下的基业,未来为兄说不定还要受你的关照呢。”

    这话说出来,孟昭隐隐感觉到在一边冷眼旁观许久的孟青淮心情愈发复杂,偶尔看向他的眼神,也更显冰冷和嫉妒。

    这应该是真实反应。

    天罡卫,大帝北堂盛下旨所创的近卫营,应天罡星辰之位,故而只留有三十六人,特设特建,品轶为从三品。

    尽管没什么实权,但地位清贵,有诸多特权,是典型的事少钱多地位高。

    全因为孟昭幼年受天子之令,入玉京城的大慈恩寺带发修行十年,诵经祈福。

    不管是不是真的消弭了灾劫之气,但这份苦劳是无法抹杀的。

    自然而然,在功德圆满之后,他和另外三十五个难兄难弟也得到了皇家的赏赐,天罡卫就是其中之一。

    孟昭应了天伤星之位,还有大帝御赐的印玺,腰牌,天伤刀三宝。

    论牌面,在如今的孟家怕是仅次于他的大伯父,南安伯孟继组了。

    更不用说,除了这清贵的天罡卫之外,孟昭还有自己父亲留下的偌大家业等待继承,地位,财富,权势,全都唾手可得。

    这也难怪孟青淮心里不爽。

    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对比他自己的打拼之路,真的让人难以接受。

    孟文说的话也很有意思,最后一句说拉拢吧,将自己的姿态放得很低,说恭维吧,说话的语气又不是那么正式,类似玩笑。

    孟昭微笑着看着孟文,没有接话。

    能来这里陪着他演这么一场兄弟情深的戏码已经算给面子了,想让他真正下场,明火执仗的支持他,纯属想多了。

    这时候旁边的孟青淮不知道怎么想的,主动开了口,有点阴阳怪气的道,

    “四公子回归家族,即将执掌二房的家业,可喜可贺。

    青淮今日正好借着这个机会,送四公子一个礼物,来啊,将礼物拿上来。”

    说着,便见到亭外一个黑衣壮汉捧着铜盒快步走上来,显然早有准备。

    孟青淮起身接过铜盒,将黑衣壮汉屏退,朝着孟昭皮笑肉不笑一下,然后打开铜盒。

    从里面拿出一座巴掌大小的石雕,摆到桌子的一角。

    这石雕是一只看起来还算生动形象的老虎,手艺不错,雕刻的技法也很高。

    只不过和那些看起来雄赳赳,气昂昂,一副百兽之王的猛虎相比,这只石虎双目无神,两爪前伸,将头前俯,做出一个趴在那里的姿势,病恹恹的毫无气势。

    寓意嘛,其实也不难理解,是龙得盘着,是虎得卧着。

    这是在警告孟昭,今后在孟家,要小心做人,不要做自己不该做的事。

    孟文刚开始还以为孟青淮真的准备了不错的礼物要送给孟昭,所以期待感满满。

    想着如果能借着这个机会,两人将先前的不和化解,也算是了结他一桩心事。

    等见到这石虎之后,脸上的表情就是一变,心中也是凉了一半。

    这是不把人得罪死不罢休的节奏啊。

    孟文也挺奇怪,孟青淮平时就算不是一个十分平和,接人待物友善的性格,也不至于如此心胸狭窄,小肚鸡肠,把人给得罪死了才对,为何会这样?

    更让孟文担心的是,孟昭的脸色也终于不是如之前那般温和从容,反而多了几分阴沉。

    眼神流转间,一股浓浓的怒意升腾,似乎随时都要爆发出来。

    “不能让两人直接起冲突。”

    孟文心里面就这一个想法,如果真的在这打起来,他是帮孟昭呢,还是帮孟青淮?

    前者是他的亲堂弟,而且即将继承二房的基业,影响很大,对他竞争家主之位,很有帮助,不但不能得罪,还得拉拢。

    后者是他的左膀右臂,多年相识,感情深厚,利益相关,也不能寒了人心。

    因而,孟文当机立断,故意做出一副轻松的表情,拉了下孟青淮的衣袖,责备道,

    “青淮,你这礼物也太寒酸了些,实在上不得台面,就不要献丑了。

    要说礼物,还得看我精心准备的。”

    说着,也不看孟青淮有些难看的脸色,轻轻的拍了拍手。

    啪啪啪的清脆三声过后,从凉亭东角的一片花丛当中,卷起翩翩如蝴蝶一般的绚烂花瓣。

    碧如玉,白如雪,蓝似海,多种不同品类的花瓣飘飞而来,美轮美奂。

    在琉璃灯盏的映照,漫天花海的陪衬下。

    一个身穿粉红水裙,外披白色狐裘的美人身姿娉婷朝他们行来,犹如从侍女图中走出来一般。

    这女子肌肤胜雪,苗条婀娜,将满头乌黑秀发梳成凌云髻。

    秀美的瓜子脸上,五官精致,骨相柔和,一眼看去,让人难以忘怀。

    要用一个特点来概括,那就是雅,素雅的美感,有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清高劲。

    即便是孟昭前世通过网络渠道,遭受数不尽的美女图片轰炸过,依然被这女子的美貌所吸引。

    更不要说还有人专门给她营造入场气氛,这花瓣,啧啧,也不知道得浪费多少开的正艳的花朵。

    不过,效果也是一等一的好,至少孟昭也不由得被这女子所吸引。

    随即,他心中生出警惕,催动和罗汉童子功相配套的白骨观想法。

    将面前的如花美人观想成一具白骨骷髅,偶有可怖的血肉蠕动,其上遍布屎尿蛆虫,蚊蝇叮咬……

    瞬间,之前的所有旖旎和心动,消失无踪。

    整个人更是如同老僧入定,心中波澜不惊,毫无旖旎妄念。

    论静心断欲,他从大慈恩寺学来的佛门手段,可谓一绝。(www.101Nove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