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修真小说 > 神话从童子功开始 > 第十章 好消息

第十章 好消息

 热门推荐:
    休息片刻,等精神稍稍恢复,孟昭再次熟悉起自己通过照天镜提升的两门武学。

    既是出于谨慎的心理,不希望留下隐患,也是因为对于武道这一超凡力量的热诚。

    毕竟两世为人,尤其上一世还是处于类似末法时代的世界,更清楚拥有这种力量意味着什么

    ……

    中午,天空上的太阳,像是一团巨大的火球,散发着无尽的光与热,烘烤大地,水分蒸腾流失,整个南安郡城被热流所包裹。

    孟昭则是在强大的家世作用下,感受到了名为土豪的乐趣。

    烧的不热不冷的温水不限量供应,让他在旁人大汗淋漓为生计忙碌的时候,可以懒洋洋的浸泡在如温泉一般的洗澡水中,让身体的疲惫一扫而空。

    吃过府上大厨专门烹饪的药膳后,还有专门用冰块降温的酸梅汤,冰镇西瓜等当餐后点心。

    若是依旧觉得燥热,可以进屋内乘凉,墙壁被掏开,塞进冰块,简陋的空调设施,原始但也有效……

    其实,这些在孟昭原本的世界,普通家庭也都能做到,甚至更好,更加丰富多彩。

    但在这个世界,只有有权有势之辈才能享受的。

    这是名为世界的参差,要得到些什么,就必然要失去些什么。

    当孟昭感慨着换上一件水蓝色的蜀锦劲衫,坐在书房中翻看一些奇闻密录时,吕乐兴冲冲的走进来,行过礼后,激动道,

    “少爷,好事啊。

    刚刚小奴收到消息,二公子安置在咱们二房产业的人手纷纷请辞,咱们可以松一口气了!”

    吕乐其实是真挺高兴的,在孟昭回来之前,二房这偌大的产业,就是孟希和孟文两兄弟的钱袋子。

    需要了,就过来拿一些,哪怕吕忠这个大管家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现在孟昭这个主人回来了,老二孟文终于知道收手了。

    这让本来担心那兄弟两个贪婪无度的吕乐终于松了一口气。

    果然,只要少爷回来了,一切都会变好,二房也会越来越兴盛。

    只是可惜,孟希手下的那些人却没什么表示。

    孟昭放下手里的一卷杂记,很有点习惯成自然的拨弄起手边的碧玉佛珠。

    这玩意的确很不错,对于身体和精神的双重助益,潜移默化,让人欲罢不能。

    脸上则是没什么喜悦的表情,淡然道,

    “很正常的事,我投之以桃,他报之以李,不用太兴奋。

    你派人做好接手的准备,务必将各方面工作顺利过度,以免手忙脚乱,造成不必要的损失。

    实在不行,可以让孟文手下的人再待上一个月时间,等工作交代清楚了,再让他们走。

    毕竟现在还有老大孟希的人没有动静,此外,孙家的人和咱们不对付,一切小心为上。”

    吕乐有些意外,更多的则是惊喜。

    他是真的没有想到在和尚寺里待了十年的孟昭竟然有这种沉稳的表现。

    哪怕他都被突然传来的好消息蒙蔽了双眼,想要尽快将这伙人打发走,反而忽视了潜在的危机。

    “是,少爷,小奴一定将这件事办的妥妥帖帖,不让您失望。”

    孟昭点点头,忽然想到什么,抬头问道,

    “对了,今天下午去城外庄子探访的护卫你找好了没有,他们的能力怎么样?”

    豪族孟家的武力来源于挺多方面。

    他们在军方有人手,名震大雍的天刑堂也有插手。

    名下还控制着多个江湖帮派,镖局,武馆等产业,这都是孟家手下武装势力的来源。

    像是平常在孟府巡逻,守卫的那些黑衣大汉,普遍都是来源于退役的军人和武馆走出的学徒,武力一般,但纪律性强。

    掺杂配合几个高手,便能很好的巡护孟家。

    毕竟在这南安城里,也没几个人敢在孟家头上动土。

    但出城选取的护卫则不同,走到外界,什么名声,势力都是次要,不保险的。

    唯有武力才是唯一可以凭借的倚仗。

    吕乐正了正脸色,表情肃穆回道,

    “少爷放心,小奴知道最近不太平,特意从义父的手下抽调来两个后天大成的高手来保护您的安全。

    一个叫刀疤,擅长刀术,暗器,曾以一敌四,并斩杀两个同级高手,为人凶悍勇猛,视死如归。

    另一人叫王涛,掌力过人,轻功也不错,备受义父赞誉,还有一个开山手的称号,武功在刀疤之上。

    再有三十个后天境界,身手敏捷的扈从跟随,配发钢刀,暗弩,良驹,安全性有足够保障。”

    这护卫的实力,在孟昭看来已经相当可以了。

    眼下这个世界虽然拥有众多的远古上古神话传说,强者毁天灭地也有迹可循。

    但落实到如今时代,武道是呈现衰落时期的,而且是史无前例的衰弱。

    后天境界属于常态,绝大部分武人都处在这一层次。

    先天之境,已经可以称为一句强者,破坏力已经有些超脱凡俗。

    至于先天之上的宗师之境,明面上只有天下十绝,乃是作为绝对无可匹敌的终极力量存在。

    纵然孟家是南安郡城一霸,冀州豪门,先天高手的数量也绝不可能太多,更别说作为护卫保护孟昭了。

    故而,孟昭对吕乐的安排还算满意,以他如今安稳老实的表现,要真是随便出个城都会遇到先天高手来杀他,那也认了,纯属命该如此。

    “很好,除了这些人手,你再准备些银子。

    等到了庄上,给那些家里有人死伤的庄户送过去,也算是我的一些心意。

    今后他们若是有什么困难,也可以优先安排解决。”

    正常的抚恤已经由吕忠发下去,所以这些银子属于孟昭悲悯之下的馈赠。

    好的名声对孟昭来说也是必要的,光鲜伟岸的形象也必然是绝大多数人们所憧憬和信任的。

    更何况作为从大慈恩寺走出的人,和尚庙里的俗家弟子,这种做法也符合他的个人特质。

    所耗费的,不过是对孟昭而言没什么存在意义的些许金钱罢了。

    再者,心中险恶,如毒蛇一般窥伺整个孟家的孟昭,也需要营造这样的善良人设来蒙蔽长房的兄弟两个,甚至是孟家的长辈们。

    他或许还没有一个切实可行的计划来争夺家主之位,但并不妨碍有这个野望。

    至于种下的种子,只是随手埋下的伏笔,能不能起到作用,他并不在意。

    吕乐对这些当然一无所知,只是觉得少主的心地善良,对那些普通的庄户也如此体恤,是值得追随的人。

    再次恭敬的朝着孟昭行了一礼,吕乐离开屋子。

    孟昭则手捻佛珠,目光幽幽的望着前方,似乎看到了孟家的掌权人,也似乎看到了把他当成棋子操纵的神秘人,轻轻一笑。

    猎物和猎人的身份并非恒定不变的。

    有照天镜在,有孟家二房的资源为其所用。

    他相信,蛰伏的日子并不会太久。(www.101Nove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