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修真小说 > 神话从童子功开始 > 第十一章 车马和出发

第十一章 车马和出发

 热门推荐:
    未时初,尽管日头依旧毒辣,但一切已然准备就绪。

    孟昭身侧跟着打伞遮阳的吕乐,从西苑侧门走出,立在半尺高的朱红门槛外。

    看了下队伍的配置,眼神中很是满意。

    三十个随身护卫,清一水的精悍勇猛之士,个头虽然有高有矮,身材也是有胖有瘦。

    但那股子从内而外洋溢着的武人气势是相同的。

    而且很多人眼中都有一股子凌厉锋芒劲,那是孟昭在过去一年时间里很熟悉的杀气。

    根据吕乐所说,他们大部分虽然只是摄息凝元的层次,只是后天入门阶段。

    但总归也练出内力,出手时内劲附加在拳脚刀剑之上,和那些纯粹的依靠蛮力和身体素质的大老粗截然不同,真正迈入了武人大门。

    再加上,经历过许多厮杀,争斗,经验丰富,比起寻常练家子,还要厉害几分。

    而这些武人身旁的坐骑也很出众,一溜烟的双镫配鞍黑色骏马。

    这些高头大马,都是大雍北地梁州盛产的大陶名驹。

    各个皮毛黑亮,仪表神骏,而且体力充足,最擅长途奔袭,,是边地骑兵的标配战骑。

    若是有骑术精湛者,驾驭这大陶名驹,足可人借马力,出手劲道平添三两成。

    而如此珍惜之马匹,本身购置虽花费巨大,但供养更是一笔天文数字。

    可以说,非豪奢之家不能养。

    此次护卫孟昭的随从们,所乘便都是这大陶名驹,也间接的表明了孟家是真的有钱。

    然而,这三十匹大陶名驹若和拉车的两匹神驹相比,又显得平庸无奇了。

    这两头拉车的神驹,高足近丈,肌肉发达,双眸泛着赤红血光,一股股的凶煞之气让附近的大陶名驹如遇天敌,不敢靠近。

    更可怖的是它们身上披着的并非长而柔顺的毛发,而是泛着乌黑亮泽,犹如金属一般的鳞片。

    细密无缝隙,偶尔露出唇齿,可见利齿如刀锯,极为凶悍。

    虽形体和马匹相似,却是远强于凡俗的乌鳞马。

    此乌鳞马体内有一丝凶兽血脉在身,力大无穷,性情暴躁,日常不吃草料,须得喂养血肉才可保持体能,而且一旦降服,也是远超凡马的优良坐骑。

    真论起实力,这些护卫怕是没几个能比得上这两匹乌鳞马。

    正暗暗观察着,从护卫当中,走出两个别有特色,气势不凡的大汉。

    一人身材高大魁梧,穿着半截袖黑衣,露出的肌肉坚韧若磐石,很是强壮。

    脸上则有一道自眉心到左脸颊的长长刀疤,宛如攀爬的蜈蚣,让人看到后所有的注意力都被刀疤所吸引,反而下意识的忽略他的具体相貌。

    这应该就是刀疤了,真正的名字无人知晓,只是知道,他是因为被人追杀而托庇在孟家麾下,多年过去,也已经渐渐习惯了在孟家的生活。

    另一人身材较为平常,相貌也属平庸,一席蓝袍将整个身体包裹住,放到人堆里并不显眼。

    然而当从众人中走出时,便有一股子沉凝浑厚的气息扑面而来,矫而不群。

    孟昭尤其注意到,此人双手较之常人分为粗壮,上面布满老茧,指骨凸出。

    行走时挥动双臂,露出的掌背上露出如蚯蚓一般的青色血管,充满了令人心悸的爆发力。

    刀疤,开山手王涛,此二人均是后天大成的高手,也即是将内力练到通达经脉层次的武者,论修为还在孟昭之上。

    不过面对孟昭,他们依然要压下身为武人的尊严,半跪行礼,恭敬问候。

    因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的一切都是从属于孟家,包括这一身引以为豪的武功。

    “属下刀疤(王涛),拜见公子。”

    这两人不是第一次见孟昭,因为护送孟昭回返家族的高手里,就有他们两个。

    只不过和之前有些沉闷还有孤僻的表现不同,这一次,孟昭给两人留下了不错的印象,对于未来的二房,也多了些期待。

    孟昭清秀的脸上笑容满满,右手缓慢的拨弄碧玉佛珠,左手前伸呈虚扶状,

    “请起,孟某此次去城外庄子一行,路上的安全就仰仗二位了。”

    就算他是公司的老总,这两位怎么也算得上高端人才,必要的尊重还是要有的。

    两人顺势而起,寒暄了一下,就向孟昭讲起了此次出城后选取的路线,还有大概的路程时间,以及途中可能遇到的危险还有阵型分配等等。

    听起来就两个字,专业。

    反正是小心谨慎的同时,将他们的各种长处优势发挥出来。

    终极目的只有一个,加强防护,降低风险。

    不论是暗中可能的敌人,还是几率很低,但有可能出现的凶兽,都考虑在内。

    孟昭对此没什么意见,欣然同意,给予两人最大的信任和尊重。

    然后登上由两匹乌鳞马拉着的样式华丽的马车上。

    吕乐则手持一条黑色布满尖刺的长鞭,跳上马车的前室,临时充当马夫角色,帮着孟昭驾车。

    主要是这两匹乌鳞马凶悍无比,一般的车夫根本驾驭不了,他只能代行其事。

    这些孟府护卫则在刀疤还有王涛两个人的指令下,纵越到马背上,驱使大陶良驹,分为几组,将马车拱卫在中间,朝着长街的一侧缓缓前进。

    孟府的西苑侧门位于偏僻幽静处,附近多是富户人家,开始时行人尚不算多。

    等出了长街,到了正街,便繁华喧闹起来。

    这正街宽敞笔直,干净整洁,可容三驾马车并排而行。

    两侧层台累榭,高楼琼宇,屋舍建筑大都极具规模,处处光鲜。

    各种商贩小摊也是如两条长龙连绵不断。

    街上的行人很多,来来往往,摩肩擦踵,穷富,老少,男女,混杂在一起,充斥勃勃生机,红尘民生,构成了一副众生百态图。

    而作为格外引人注目的马车还有精骑,孟昭一行也收获了数不清的目光还有关注,大多是畏惧,少部分是羡慕嫉妒。

    当精骑和马车驶来的时候,所有人都是避之不及,尽量朝着两侧躲去。

    普通人如此,身旁跟着小厮的富老爷如此,手握凶器,满面风尘的江湖人亦是如此。

    马车之内,孟昭凭借着过人的耳力,隐隐约约还能听到一些人的讨论。

    内容大多是惊叹孟家武士的英武,势力的强横,偶有腹诽孟家招摇过市,横行街里的言论,几乎很快就淹没在各种赞叹声中。

    有时候迎面也有装扮精致华美的马车驶来,其主人也是非富即贵。

    不过得知是孟家贵人在对面后,竟然远远的就主动下车,将马车停到一旁,让孟昭所在的队伍先行通过。

    这更加渲染了孟家的强势和霸道。

    撂下车窗的帷帘,孟昭明亮的眼中多了几许感慨,

    冀州豪族,天下名门,果然威风。(www.101Nove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