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修真小说 > 神话从童子功开始 > 第二十二章 慰问

第二十二章 慰问

 热门推荐:
    吕忠看着孟昭,浑浊的目光中满是心疼,道,

    “少爷,我知道这次您受委屈了,不过您放心。

    若是家主在这件事上,不给咱们二房一个合理的结果。

    老奴就算拼了这条命不,也一定给您讨一个公道。”

    孟昭见状,连连摇头,温和微笑,安抚道,

    “哪有忠伯你说的如此严重,且不说大伯的意见还未明确,就算他息事宁人。

    这委屈对我而言,也根本不算什么。

    再委屈,能有十年时间青灯古佛,诵经祈福来的委屈吗?”

    这话一说出口,吕忠和吕乐父子神色更显悲凉。

    是啊,相比起那种如囚徒般的生活,而今的这些,又算得了什么呢?

    收拾好心情,孟昭没有忘记他来这里的真正用意,道,

    “忠伯,待会儿您安排一下,我要见一见那些死亡护院的家属,给他们一点银子,表达一点心意,另外,还打算逛逛这个庄子,好好看看这田园光景。”

    吕忠自是知道孟昭这么做是在收拢人心,表现自己,欣慰不已,

    “好,好,少爷如此做,没有辜负这些为孟家抛头颅洒热血的人,他们泉下有知,必然也会对您感激不尽。”

    其实死人如何,并不重要,孟昭也不需要他们的感激。

    他真正在意的还是活着的人,能不能为他效死命,这才是他厚待这群亡者家属的用意。

    就像是现代的一些企业,玩命的压榨员工,也要搞一些人文关怀的戏码。

    总而言之,做成这件事,会给其他人散播一个讯号,为孟昭卖命是值得的。

    至少死后的亲人能得到很好的照料,这在这个类比于封建社会的高武世界,也是很普遍的思维。

    “至于那个吃里扒外,勾结外人洗劫庄子的家伙,忠伯,您费点心,尽快将他挖出来,我要用他的头,来祭死去的这些英灵。”

    提到那个吃里扒外,假死脱身的护院,孟昭的口气很平稳,但杀气完全压制不住。

    要不是这个人搞的这些狗屁倒灶的事,他哪会有现在的这些烦恼?

    吕忠嘬了口烟袋,郑重道,

    “少爷放心,老奴自从知道他和孙传山有关系后,一直派人在追查他的下落,只要有消息,必定第一时间将人控制住,拿来让您处置。”

    杀此人,不但是祭奠死者,也是警示旁的人,叛徒没什么好下场。

    一刻钟后,孟昭换上一身丧服,右侧胳膊上绑了一条黑布,在吕忠和吕乐的陪伴,还有庄上之人的注视下,一一拜访那夜死者的家属。

    送上不菲的银子和慰问,并承诺将会培养他们的孩子,安顿他们的未来。

    这些护院其实大多没什么前途,会些武功,也有限。

    在庄上时间一长,什么雄心壮志,修行武道以搏个未来的想法,都消磨一空。

    安家落户,娶妻生子,一辈子终了于此,也是很平常的事。

    另有多个负伤的护院,也被孟昭亲自探视,许下厚赏,表现的感激涕零。

    毕竟他们还活着,孟昭这个二房真正的主人,还带伤前来慰问,还能奢求些什么呢?

    而这是否是一场作秀,根本不重要。

    重要的是,大家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伤者得到厚赏,亡者的家属得到承诺,不必因为顶梁柱的过世而忧心今后的生活,孟昭,则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名声。

    等处理完所有的事,已经到了未末申初时分,大约是现代社会的下午三点左右。

    孟昭拜访过这些家属后,兴致不减,在吕忠和吕乐父子的陪伴下,继续逛起了这处处生机的庄园。

    一路上,他看到了之前未曾看到过的景色。

    如庄子另一头,有磨坊,酿酒房,榨油房,牲畜圈等建筑,能让庄子内的人自给自足的同时,给孟昭创收。

    如养在庄子东头的鱼塘,里面的大青鱼各个膘肥体壮,今夜孟昭的晚餐菜谱,必有这大青鱼。

    一路上走走停停,孟昭等人的心情逐渐变好,毕竟在这样充满生活气息的农庄里,呼吸的每一丝空气,走过的每一寸土地,都带着自然的气息,心情想不好都难。

    偶尔见到几个梳着羊角辫的小孩子,孟昭还颇为和善的摸了摸他们的小脑袋,这都是属于他的势力,土地是,人口也是。

    代替真孟昭来到孟家不过短短几天,他已经深切了解到,修行资源,对于一个武者来说意味着什么。

    穷文富武略显粗糙,财侣法地,更显精准。

    只是,当来到一片遍布焦黑,空气中弥漫着难闻的焦糊味道的土地前时。

    孟昭所有的轻松都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愤怒。

    如剑的浓眉蹙在一起,左手拨弄碧玉佛珠也愈发急促,显然心中情绪起伏。

    这就是这个庄子赚钱的最重要资源,药田,里面培植,种植了许多珍贵草药,每年都会给孟昭带来不菲的收入。

    何谓药田?

    在来庄子前,孟昭专门了解过,据书上所说,是一种内里罕有特殊灵机,能促进药性增长的优良土壤,十分珍贵,用下金蛋的母鸡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

    尤其是,他庄子上种出的一些草药当中富含海量的精气,分外受武者的追捧,用来弥补身体虚耗,极有帮助,就更显得这药田优质难寻了。

    相比之下,那可再生的两大仓库的药材,反而显得无足轻重。

    吕乐也是第一次来,见到这般景象,同样是气愤不已。

    圆圆的脸蛋绷紧,大眼睛似乎要喷出火一样,捏紧双拳怒道,

    “那孙传山要劫,劫走药材也就罢了,何必要一把火将药田烧毁了呢?”

    这种质疑其实很没有道理。

    贼人们干的就是这种烧杀抢掠性质的活。

    你不能奢求他们像是大善人一样,还小心翼翼的保护着药田,以免遭受损失。

    吕忠或许是大风大浪经历的多,又或者是已经见过好多次,没什么特别的情绪,只是淡淡道,

    “这三十亩药田,是咱们庄上最优质的,最珍贵的药田,供销武者练功消耗的药材,全部来源于此。。

    如今一把火烧毁,这药田已经彻底废了。”

    孟昭有些心疼,问道,

    “难道就不能恢复?”(www.101Nove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