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修真小说 > 神话从童子功开始 > 第二十八章 质问

第二十八章 质问

 热门推荐:
    孙传山这个人出身虽好,但能力平庸。

    在孙家也好,在外界也罢,没有什么存在感,好在这样一来,一般什么危险也找不到他。

    这辈子经历过的最危险的一件事,也不过就是在赌场输掉大半身家,差点被自己的老爹给打成残废,治好后依旧我行我素。

    但今次不同,面对笑意吟吟,温柔和善,一派君子风范的孟昭,他觉得自己恐怕凶多吉少。

    “孟昭,你,你想干什么?我告诉你,今天我要是出了什么事,孙家是不会放过你的。”

    其实这里就看出一个人的心理素质的问题。

    明明孟昭表现的很友好,若不是他心虚,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孙传山甚至想要立刻大叫,让扈从赶紧破屋而入,保护自己的安全。

    论武功,他也就是仗着家室带来的资源,微微练出些内力。

    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也属实没有练武的天资,因此至今没有开辟丹田,也就是迈入蓄气化海的后天小成之境。

    而孟昭,按照他得到的消息,竟然能击退他派出的后天大成的高手,武功未必有多么强悍,但秒杀他应该是绰绰有余的。

    强大的实力压迫,更甚于孟昭身份带来的压力。

    只不过临到这时,他才想到,平日里他并不是很在意的那两个保命符,已经被那个圆脸青年给设计出去喝花酒了,远水解不了近渴。

    屋内屋外,现在就他们两个人。

    不对,应该还有一个迎春搂的含香才对,不过这个女人根本没有任何武功,孙传山也不认为她有能力保护自己。

    而迎春搂的房屋设计很讲究隔音效果,屋外的环境也是喧喧闹闹,到处都有人寻欢作乐,就算他大喊大叫,也未必能起到什么作用。

    因此,孙传山这个时候,也只能用自己的家世来压一压孟昭,好保全自己的性命,同时,他在心里暗暗发誓,若是能躲过这一劫,今后不论走到那里,都必定要让那两人守在身旁。

    孟昭眉眼轻挑一下,漆黑的瞳孔倒映出孙传山色厉内荏的表情,笑容依旧,只是声音骤然变冷,道,

    “孙公子既然这么问了,那孟昭就不妨直言。

    在下于南安郡城外有一个庄园,五日前,被贼人光顾。

    不但洗劫了两大仓库的珍贵药材,烧毁了三十亩最优质的药田,还杀了我手下的七个护院。

    这件事,不知道孙公子有没有什么想说的?”

    随着孟昭一个字一个字的吐出,孙传山就像是被揭破面具的小丑,脸色煞白,全无血色,眼睛瞬间失去光彩,整个人也瘫软无力,若不是后面的椅子有靠背,只怕已经栽倒在地上了。

    见此情形,孟昭表情不变,继续道,

    “此外,今天孟某人出府前去那庄园探视,中途被人袭击,经过手下之人的追查,已经探明。

    袭击我的贼人,和五日前洗劫庄园的贼人,乃是同一拨人。

    孙公子,又有没有什么想说的?”

    接连两个问题,直接将孙传山内心的一点侥幸击的粉碎,恐惧如毒蛇一样刺咬他的内心,嘴唇哆嗦,强自说道,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咱们两家如今势同水火,我不想和你有什么关联。”

    说着,孙传山突然起身,就想要逃出这间屋子。

    他的心里怕极了,恨不得立即远遁十万八千里,今生今世都不想再见到这个一直眯着眼笑的青年,那种笑容,反而比恶言恶语更让人心寒。

    这是一种深入骨髓的恐惧,对死亡,也是对人。

    只是孟昭的反应明显更快,或者他早有预料。

    尽管右手有伤,但套着佛珠的左手依旧灵活,并拢在一起闪电般探出。

    等手掌落到孙传山的身上时,五指霍然张开,纤莹如玉,直接扣住孙传山的右侧肩膀锁骨处。

    不需动用精纯浑厚的罗汉童子功内力,只凭借纯阳童子之气锤炼而出的强大体魄和力道,就直接将这不学无术的孙传山给重重压回椅子上。

    这也不是什么精妙的武功招式,只是凭借强悍的反应和力量做出的普通动作。

    即便如此,依然给孙传山一种使用了什么神功绝技的错觉。

    孙传山表情纠结,吃痛之下,惊呼一声,整个右侧肩膀完全没了知觉,像是直接被人砍掉一样,慌忙道,

    “孟昭,有话好说,有话好说,你要是杀我,也别想全身而退,咱们完事好商量。”

    这个在迎春楼姑娘面前威风八面,不可一世的纨绔子弟,面对更强,更凶,更狠的人,低下了那颗原本一直高高昂起的头颅。

    或许,孙传山本也不是一个特别骄傲的人。

    只是最近的某些行径,某些做法,让他产生了一种自己行,自己可以的错觉。

    套用更简单直白的话来说,他飘了,膨胀了,但现在被人打醒了。

    孟昭目光凌厉如刀,一对剑眉微动。

    纵然不言不语,依然带给孙传山一种强大的压迫力。

    “孙公子,我没杀过人,也不想杀人,今天来找你,也只是想要问清楚一些事罢了。

    只是你不太想配合,所以孟某才用这样的方式,希望你不要怪罪。”

    说着,孟昭咧嘴一笑,收回了自己的左手。

    而孙传山则是看了看自己的右侧肩膀,上面的皮肤本来白皙娇嫩,显然养尊处优,但此时五个鲜红带着淡青的指印,深深的印在上面,让他真切了解到,刚刚对方的手上用了多么大的力道。

    他的肩膀依然不是很痛,但很麻木,完全没有直觉,这让孙传山有些害怕。

    不知道是不是孟昭在自己的身上动了什么手段。

    只不过,这位孙公子此时完全没有任何质问的想法,他只想尽快摆脱这个家伙,然后找个医师治疗自己肩膀上的伤势。

    “不怪罪,不怪罪,是本少,不对,是我失礼了。

    只是孟公子说的那两件事,和在下实无关联,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若不然这样,我愿捐助一些钱财,好为孟公子填补损失,不知道您看如何?”

    承认是不可能承认的,一旦认了,天知道对方会怎么炮制他。

    当然,他也清楚对方应该不太可能杀他,就如同他也没想过要杀对方一样。

    只是,受些皮肉之苦,也不是他愿意的。

    所以孙传山才想要用钱来解决这个问题。(www.101Nove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