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修真小说 > 神话从童子功开始 > 第二十九章 软弱

第二十九章 软弱

 热门推荐:
    这种想法很现实,用钱能解决的问题,就都不是问题。

    当然,这也得基于孙传山理亏,心虚,所以愿意大出血,为自己的行为买单。

    在所做作为被发现了的情况下,他不可能不付出任何代价。

    这一点孙传山是心知肚明的。

    所以,他才想要用赔偿的方式,来完美的解决这件事。

    大不了,再从黑金组织借一笔钱,或者从别的人手里去抢,总之好过面对眼前这个貌似人畜无害的青年。

    孟昭嘴唇轻启,微微一笑,双目生辉,一抹淡淡的紫意闪过,摇头道,

    “孙公子,我是诚心诚意想要来找你谈论这件事的,甚好言好语,你不听,这样敷衍孟某人。

    罢了,看来不使一点手段,孙公子是不会说实话了。”

    一边说着,孟昭大手一伸,十分随性而又寻常,就像是日常和朋友打招呼一样,却一把掐住孙传山的脖间喉骨位置,手背青筋暴起,。

    他的手腕上明明环着佛家的佛珠,本该是慈悲的象征,但所行之事,却是极为暴虐,有种菩萨心肠,霹雳手段的既视感。

    在掐住孙传山后,对方眼神中露出意思哀求,恳切,希望能放过他。

    孟昭表情不变,没有任何的不忍或者怜悯。

    手上的力道由小渐渐变大,让孙传山产生一种即将死亡的窒息之感,一双手,连抓带甩,一对脚,极力挣扎,踢得桌子咚咚乱响。

    却无论如何都难以挣脱孟昭那女人一般白皙修长的手掌。

    迎春搂的那些陪酒陪笑的姑娘们,在孙传山面前,柔弱无助。

    而此时,在孟昭的面前,他孙传山同样软弱可欺。

    在不顾忌家世,有没有扈从在身边的情况下,所谓的孙家公子,和普通人也没什么两样,喉骨被捏碎,或者长时间窒息,一样会死。

    孟昭表情淡然的看着孙传山在自己的掌间涕泪横流,满面涨红,一股施暴的快感在心内蔓延,掌握他人生死命运,的确是一件极有快感的事情。

    不过孟昭知道,孙传山还不能杀,至少不能是他杀。

    故而在孙传山以为自己性命不保,陷入绝望当中后,骤然松手。

    呼哧呼哧,孙传山的胸膛剧烈起伏颤动,像是拉扯的风箱,大口大口的吞咽着身体所需的氧气,还沾着泪水的眼中满是幸存下来的喜悦还有庆幸。

    没有经历过窒息,竟从不知晓能自由呼吸空气,也是一件美妙的事。

    “孙公子,孟某的脾气不是很好,这只是一次小小的警告。

    若是你还不配合,下一次,就不会那么轻易的放过你了。”

    孟昭话还没说完,瘫倒在桌前大口喘息的孙传山再度被恐惧填满心房。

    而这一次,他不敢笃定自己的身份能否让孟昭忌惮,也不能保证自己一定安全,故而直接认怂道,

    “我服了,孟公子,你说什么,便是什么,你有什么想问的,我都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孙传山都不是一个性格刚强,宁死不屈的人,面对一而再,再而三的死亡威胁,也不敢隐瞒。

    孟昭脸上重新绽放笑容,给孙传山面前的杯子续上酒,道,

    “我要知道所有,你派人洗劫我庄子的事,还有派人袭击我的事。

    你放心,我只是想要了解一些真相罢了,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此话也是实在话,若真要对孙传山动手,今天就不会是他亲自过来了。

    孙传山见状,再无任何侥幸,苦着一张脸,哆哆嗦嗦,战战兢兢的将整件事从头到尾的说了一遍。

    其实,大体上和孟昭以及吕忠他们猜测的差不多。

    就是他因为好赌,而缺钱,并欠了黑进组织一大笔银子,心中很恐惧。

    再加上那个叛徒护院白杨的蛊惑,为了这笔钱铤而走险,生出歹心。

    至于那伙人手,是他孙家暗地里的一股武装力量,目前被他一个关系不错的堂弟掌握在手里,付出一些代价,才能借到人手,干出这票事情来。

    至于说袭击孟昭的事,主要也是孙传山被事情的顺利程度给冲昏头脑,想着把孟昭给绑票,再敲上一笔。

    所以今天中午的那伙人才希望抓住孟昭,而不是杀了他。

    孟昭暗道一声果然,这就是个顾头不顾腚的棒槌,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

    又问道他最想知道的事,

    “白杨现在在哪里?还有你派出的那伙人的下落,说出来,我不为难你。”

    孙传山一听,有些为难道,

    “这个,白杨自那晚之后,拿了一笔钱就消失不见了。

    我也不清楚他去了哪里。

    至于那伙人,他们都是我堂弟的手下,今天通知我事情没办成,就回去了。

    要想找到他们,就得找我堂弟。

    只是他这个人和我不同,习武天赋极高,很受爷爷重视。

    若是他出了事情,孙家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说来说去,孙传山酒说出这么一番话,让孟昭大失所望,眼神愈发冰冷,

    “就这些?我想听的不是这个。

    再问你一遍,白杨在哪里,那伙人在什么地方,告诉我,我自会去寻他们。

    剩下的事,我自己解决,和你无关。”

    孟昭之所以急着找白杨和那伙人,就是为了查出地灵珠目前在谁的手上。

    尽管是白杨的可能性更大一些,但也不排除是那伙贼人顺手牵羊的可能。

    孙传山这次倒是真的无计可施,想了想,直接从椅子上站起,然后双膝落地,噗通一声跪在孟昭的身前,求饶道,

    “孟公子,孟大人,孟爷爷。

    我是真的不知道啊,你就是逼死我,我现在也找不到他们。

    说白了,我们无非也就是拿了你一点东西,杀了几个人,对你本人没有多大的威胁,你又何必赶尽杀绝呢?”

    孙传山现在左右为难之处,不在于白杨,这人死不死,和他没关系。

    他怕的是从堂弟手里借来的那些人手出事。

    毕竟眼前的孟昭在他心里的印象已经无限趋近于大魔王,没有什么是不敢干的,而且阴得很。

    万一这件事闹大,他的这些行径被家里的人知道,这次真是不死也要死了。(www.101Nove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