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修真小说 > 神话从童子功开始 > 第三十章 出卖

第三十章 出卖

 热门推荐:
    既然横竖都是一个死,他自然要做出一个选择,他觉得,孟昭之所以如此执着这些人的下落,无非是想要出一口气,与其这样,还不如多拿一些银子出来摆平。

    见孙传山的想法和自己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孟昭再也顾不得所谓的风范。

    怒目圆睁,脸上表情狰狞,啪啪两声巴掌,扇在孙传山的的两侧脸上,怒道,

    “无非是杀了几个人?不该对他们赶尽杀绝?你就是个蠢货,傻子,被人利用了还自以为是。

    不怕老实告诉你,洗劫庄园,杀我的手下,甚至于袭击我本人,这些都可以不计较。

    但他们拿了不该拿的东西,那件东西对我很重要。

    我现在必须要找到他们,拿回那件东西,你明白吗?”

    孟昭两个巴掌很是用力,将孙传山的两边脸颊直接扇的红肿起来,他甚至感觉牙龈都有些松动,嘴里有些腥甜。

    但孙传山完全忽略了被打脸的事,脑子里翻来覆去回荡着孟昭的短短几句话,什么他是傻瓜,被人利用,还有拿了人家的到东西之类,让他瞬间想通了某个关键点。

    原来,孟昭直接来找他,并不是来算账的,或者说,他做的那些事,并没有让对方迫不及待的报复。

    对方在意的,其实是某样东西的下落,而那样东西,可能是白杨,或者他派出的那些人手偷偷拿走的。

    至于这件东西是什么,孙传山尽管不清楚,却也知道能让孟昭如此在意,必定十分珍贵,稀罕。

    一时之间,孙传山的怒气大于恐惧,气冲冲道,

    “原来是这样,该死的家伙,竟然敢利用我?早晚让他们不得好死……”

    嘴巴里骂骂咧咧,当着孟昭的面就开始一顿咒骂,属实也是被气糊涂了。

    不过咒骂的内容属实干涩,没什么亮点,让孟昭听得有些不耐。

    一时间孙传山遍体生寒,迎上孟昭那仿若寒冰一样的目光后,咒骂声戛然而止,垂下脑袋,狗腿道,

    “既是如此,在下倒是有一个办法,能把那伙人交到您的手上。”

    见没有反应,小心翼翼的抬头看了下孟昭,继续道,

    “我是这么打算的,您可以设下一个陷阱,埋伏高手在左右。

    我再去找那个堂弟租借那伙人,借口有事让他们办,然后将他们引到陷阱当中去。

    等孟公子抓住他们,尽可以审讯,只要留他们一口气就行。”

    至于被抓住后受尽拷问,对方事后来问罪,他也满可以推说这帮人不堪重用,没本事,连累他损失不小,将事情糊弄过去。

    恶人先告状这种手段,他是门清。

    并且以他对那些人的了解,吃了亏,大概率也是打掉牙往肚子里咽,记恨孟昭,而不会渲染的人尽皆知。

    他的这种做法,无异于投敌卖友。

    将为自己办过事的人给卖了,行径之卑劣,让人不齿,地地道道的小人做派。

    不过孟昭倒是眼前一亮,很是满意的点点头,这个想法很不错,成功的几率很大。

    唯一需要确认的,就是孙传山在离开这间屋子后,不会反悔。

    而孟昭早有准备,从袖口顺出一个小瓷瓶,从里面拿出一粒血红色的药丸,随手丢到孙传山的面前,

    “把这颗胭脂红吃下去,我就相信你的诚意,而且我敢保证,只要此事办成,我就给你解毒。

    哦,胭脂红这种毒很隐秘,毒性也很猛烈。

    你若是害怕,大可以找孙家的神医尝试解毒。”

    毒药是真的,但药名是假的。

    孟昭倒是希望孙传山真的能找到解胭脂红毒药的高人,那他直接找那人解掉自身的剧毒,为此连地灵珠都可以不要。

    毕竟武道可以再练,而性命却只有一条。

    将生死操于他人之手,实在是一件危险的事情。

    一时间,孙传山面如死灰,不过这人在膨胀的心态被打折后,倒是格外的识时务。

    知道服毒一事避无可避,眼一闭,一咬牙,直接把这药丸吞进肚子里,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整个人的生气都没了三分。

    至于未来孟昭会不会信守诺言,他并不奢望,只是能多活一天是一天罢了。

    见状,孟昭脸上的表情缓和,温声道,

    “好,孙公子如此痛快,有英雄气,不愧是孙家子弟。

    地上凉,快点起来吧。”

    孙传山闻言,默默的从地上爬起来,浑身无力的坐回椅子上,一面苦涩的对着孟昭强颜欢笑,一边琢磨着怎么能把那伙人给出卖了,还能不涉及到自己身上。

    不过,孟昭真正的目标其实是白杨,因此又道,

    “那么白杨呢?

    我相信孙公子和他没有联系,他也的确消失无踪,但相比我们,孙公子和他认识这么长时间,应该对他十分了解,能不能提供一些有用的线索?”

    对白杨,孟昭感到十分棘手,这个人胆子大,行事无忌,也颇有手段。

    他真怕时间拖得越久,想要找到白杨的可能性越低。

    孙传山此时满脑子都是取悦孟昭,好让这位爷大发慈悲的给自己解读,因此格外卖力的回想,就希望能有只言片语帮到孟昭。

    还别说,他这个人记性不错,而和白杨也认识有几年时间,多多少少知道对方一点私事,道,

    “孟公子,我倒是想起一件事,可能找到白杨的下落。

    可能就是三两年前吧,他很喜欢一个迎春搂的姑娘,想要给她赎身,只是关系和银子不够。

    当时我和他相处还算融洽,就帮了他一把,那个姑娘还是走的我的路子,以我的名义赎身的。

    所以我才记得这么清楚。

    后来虽然不知道他将这个女人安置在什么地方,但我听他话里的语气。、

    好像是有后了,那一段时间,他整个人也显得很是兴奋。

    孟公子不妨让您手下的人,朝着这个方向追查,或许能有收获。”

    孟昭先是一惊,因为据吕忠调查,那白杨在庄子里无亲无故,也没有娶亲生子。

    想不到暗度陈仓,在外面给姑娘赎身,还有了孩子,却从没和任何人说过。

    从这一件事来看,白杨早就有叛走之心。

    随即就是一喜,这迎春搂的姑娘,卖身契都有详细的备案,而且走的是孙传山的关系,想要借此顺藤摸瓜,找到白杨,并非痴心妄想。

    果然,卖队友这件事,还得看孙传山。(www.101Nove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