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修真小说 > 神话从童子功开始 > 第三十三章 好消息

第三十三章 好消息

 热门推荐:
    之前孟希也好,陆顺也好,甚至于孟文等人,对于孟昭的印象和了解,大多源于十年前的那个孩童时期。

    那个时候的孟昭表现的比较柔弱,文静,不似旁的孩童那般调皮捣蛋,可能也和双亲俱失有关。

    这些年来,孟昭一直在大慈恩寺当中生活,远离家族,性情如何,并无人知晓。

    故而孟希等人,完全是用一种看不谙世事的孩童的目光,来看待孟昭。

    毕竟一个在和尚庙里,吃斋念佛了十年时间,一直鲜有外界联系和教导的人。

    怎么可能逆天成长为一个杀伐果断,城府深沉之辈?

    这也太不符合常理了一些。

    但事实就是,这个孟昭是假的,非但没有在寺庙里蹉跎十年岁月,反而两世为人,智慧算不得多么出众,但为人清醒。

    知道什么对自己至关重要,什么对自己无关紧要。

    无关紧要的利益,可以让出,求一个安稳。

    至关重要的存在,必须据理力争,寸土不让。

    所以,孟希和陆顺以为孟昭会随意被糊弄,甚至被吓唬一下就会就范的想法,是完全错误的。

    陆顺一时间汗如雨下,整个人直接跪倒在孟昭的面前,赔罪道,

    “四公子稍安勿躁,小的并无任何不敬之意,更无挑拨四公子和少爷关系的想法,只是来前并不知晓这两门生意是二老爷生前留下的,这才冒昧而来。

    请四公子放心,此事小人绝不会再提,也会劝说我家少爷,将这件事放下。”

    陆顺心里是有些憋屈的,他来前其实想了好多种孟昭可能的反应。

    但绝没有这一种如此的意外,孟昭表现的太过激进了一些。

    大有一言不合,直接掀桌子的想法,闹僵起来,最后倒霉的只会是他这个外姓人,而不会是孟家人。

    甚至于真要是闹到家主那里去,他的主子孟希都要倒大霉,故而认怂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至于他先前准备好的所谓各种利益交换和割让,根本无从谈起,他们的诚心,自然也就难以让孟昭感受得到。

    生怕孟昭就此和孟希彻底闹掰,陆顺还专门肃清了一下两方之间的关系,免得将二房推到孟文那一边去。

    孟昭爆发过后,也冷静下来,目光冷淡的看着跪在他面前的陆顺,轻声道,

    “先起来吧,可能也是我的态度过激了些,让你误会了。

    对于大哥,我还是很钦慕和敬佩的,并无任何不敬之意。

    这样吧,你回去可以跟大哥说,红叶参和狼毒草,为家父生前遗留,是我的一点念想,绝不可外让。

    至于其他的,二房所有,大哥若想要,尽可以拿去。”

    这当然就是以退为进了。

    漂亮话是这么说,态度也做到位了,也算是够意思了,至少维持一个体面。

    你孟希要真是蹬鼻子上脸,脑袋抽风,把二房当盘菜,这也要,那也要,恐怕最后大家的脸面都不会好看。

    陆顺为人机敏,自然听得出孟昭此话的言外之意,心中略微放松一些,回道,

    “小人明白了,这就告退。”

    今日此行,可谓是将主子交代的事办的稀碎,红叶山也狼毒草是别指望了。

    万一动了这块蛋糕,是一定会惹恼孟昭的,这一点陆顺万般无比的确定。

    至于孟昭对于大房两个兄弟态度,陆顺倒是琢磨出点意思来,准备回去和孟希说道说道。

    等陆顺离开,将书房的门关上,孟昭方才冷笑一声,将手里的佛珠丢到桌上,眼神冷的刺骨。

    他眼下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地灵珠一事上,这是第一要务,为此连孙传山都能暂时讲和利用。

    也因此,他不愿在这个节骨眼上,与大房的两兄弟多有纠缠,分心他顾。

    却想不到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差点被人骑在脖子上拉屎撒尿。

    是可忍孰不可忍,故而才直接激进回绝。

    他的这种态度,可以明确的传达给孟希一个信号,别以为老子是软柿子,你想捏就捏。

    至于这种行为是否会得罪孟希,答案是一定的,但也根本不重要。

    只要自身实力够强,二房的势力变大,成为连孟继组都无法轻视的程度。

    那么区区孟希,又能拿他如何?

    打铁还需自身硬,他也是经由孙传山一事,才想通这一点。

    再不济,在羽翼未丰的情况下,他也可以直接和孟文抱团取暖。

    你老大霸道,容不得我,自然选择对他更友好,也更值得投资的老二了。

    至于之后是给孟文当小弟,还是互相利用,又或者是反客为主,将其掌控在手心,就看孟昭自己的能力了。

    抛开这件略显糟心的事,吕忠和吕乐那边倒是有一些好消息传来。

    先说白杨,此人从迎春搂赎出来的那个姑娘,乃是南安郡下辖一个小县的贫民之女,当初为了给自家弟弟治病,自愿卖身进迎春搂换取钱财。

    由此看出,这女人对老家的亲人们很有感情,吕忠也是查到这点之后,觉得是一个追查的方向,已经亲自带人前往那个小县追寻白杨的踪迹了。

    至于能否成功,孟昭不敢说一定,但六七成的把握总是有的。

    从白杨刻意制造假死这件事来看,他是想要隐姓埋名,就近生活下来的。

    这或许和那个迎春搂的女子有很大的关联。

    若不然,此人无牵无挂,完全可以有更好的选择。

    大雍皇朝地域辽阔,占据赤县神州的大半精华之地,离开冀州,到哪都能潇潇洒洒。

    甚至于,离开大雍皇朝,四方天地,无边无涯,总有他栖身之处。

    而吕忠历经数十年风雨,不论是个人的武道实力,还是手下的办事之人,又或者是经验能力,都无可挑剔。

    若吕忠都不能顺利将人带回来,他孟昭就算亲自出马,大概也可能无功而返。

    至于吕乐那边,则要繁琐一些。

    孙家的那伙武夫,是在一个叫孙传星的人手底下做事,此人乃是孙传山的堂弟,比较神秘,似乎是孙家的一个重点培养对象。

    要想在不惊动此人的前提下,将那伙人抓住拷问,事后还能隐瞒下来,很考验吕乐的能力,对他来说也是一种压力。

    故而,这两天来,吕乐忙的脚不沾地,连孟昭都时常看不见影子,怪想念的。

    不过,有孙传山这个内奸帮忙,想必最后也能如愿以偿。(www.101Nove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