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修真小说 > 神话从童子功开始 > 第三十四章 反应

第三十四章 反应

 热门推荐:
    另一边,陆顺离开西苑之后,忧心忡忡的往北苑走。

    路上遇到打招呼的下人仆从以及巡逻的护院,都无心理会,让不少人心中疑惑,以为发生什么大事。

    北苑当中,一个原本空旷的大院内,搭建了一个临时的场子,上面有几个戏子正穿着戏服,拿捏着嗓子,绘声绘色的表演一段儿子继承家业,将家族生意发扬光大,得到外界赞赏和认同的戏码。

    孟希翘着二郎腿靠坐在太师椅上,手里抚着一只肥肥胖胖的大白猫,眼神眯着,饶有兴致的看着这出戏。

    他爱看戏,是兴趣爱好,因此时常雇佣戏班子来孟府搭台唱戏。

    而这段戏,则是他特意指定让人编排好,并表演给他看的。

    大大满足了孟希的个人心里**,毕竟他朝思暮想的,就是继承南安伯的爵位,成为孟家真正意义上的主人,带领孟家成为媲美九姓的大家族,超越先祖孟神通。

    这九姓,泛指当今之世,最为显赫和富有权势的九大家族,都是当初平定乱世的那一次泰山会盟崛起的。

    诸如皇族北堂氏,圣人世家孔氏一族,战乱年间,一度崛起并和北堂家争锋天下的金陵沈家,疑似中古大唐遗脉留下的徐州李氏一族等等。

    他们不但都是有着绝顶的武道传承,底蕴深厚,而且都在朝堂当中,拥有极大的话语权,属于真正的顶级豪门,吃到了开国红利。

    相比较之下,孟家在天下也有名望,但也只是二流。

    放眼冀州,才能排的上号,自然而然,就要朝着这个方向努力了。

    而孟希也不是眼高手低,他的母亲就是出身孔氏一族的贵女,和孟继组乃是政治联姻,这么多年下来,孟家没少得到帮助。

    故而,孟希有时候才表现的如此霸道,父族厉害,母族更强。

    若不是他二弟乃是一奶同胞所生,岂有资格和他一争高低?

    陆顺来时,正见到孟希看一段戏看得津津有味,笑容满面,显然心情甚佳。

    在见到陆顺过来后,孟希一边捋顺着手里面大肥猫的软毛,一边招呼陆顺道,

    “你来了,正好我一个人瞧着闷了些,你坐下来,和我一起看。”

    孟希对待陆顺,并不似孟昭对待吕乐那般亲善随和,这已经是难得的优待了。

    只是陆顺此时心里藏着事,面色为难,思索再三,还是咬牙道,

    “小奴斗胆,请少爷屏退旁人,小奴有紧要之事,要和少爷说。”

    孟希脸色当即一变,他最讨厌自己看戏的时候被人打断,感觉就像是方便的时候被叫停一样,憋得难受,上不上,下不下的。

    若是一般下人敢如此放肆,不懂规矩,孟希二话不说,直接叫人拉下去,赏他一顿毒打。

    但陆顺不同,这是和他从小一起长大的亲随,不但能力出众,而且对他的行为习惯极为了解。

    若不是真的有急事,万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来。

    于是乎,孟希大手一挥,身后有佩刀的黑衣大汉便大跨步上前,将台上幕后的戏班子给轰走,而后自己也走出庭院,立在院门一侧。

    独留下孟希和陆顺两个人留在院中。

    陆顺见没外人了,当即双膝跪下,前额抵在地上,双手前撑,向着孟希讲述了方才去见孟昭的过程。

    说的很朴实,也很简洁,没有添油加醋的地方,没有夸大其词。

    事实如何,他就是如何描述的。

    开始时,孟希心中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毕竟如果是好消息,陆顺应该会等他听戏再说,让他来一个喜上加喜。

    但他万万没有料想到,陆顺直接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惊,喜却是一点没有。

    孟希听得有些不可思议,一个激动,手上用力,直接将大肥猫的白毛抓下来许多。

    痛的这白猫如婴儿一般的哇哇乱叫。

    一个挣扎,直接跳下孟希的怀里,远远的躲了过去。

    “陆顺,你确定,老四的狗胆有这么大,我也就算了,就连父亲也难以改变他的主意?”

    陆顺脸色复杂的点点头,回道,

    “正是,这或许的确是咱们疏忽了,忘记了红叶参和狼毒草的特殊性。

    想来这也是少爷几次找老爷要二房的这两样产业被拒绝的原因。”

    孟希和孟正安接触不多,没什么感情。

    但孟继组不同,他作为长兄,对自己的两个弟弟感情很深,尤其是对早逝的孟正安,更是时时怀念。

    孟希瞪了下眼睛,反手一拍,直接将手边的木质茶几给拍的粉碎,连带着餐盘里的水果点心也被搅的乱七八糟,撒了一地。

    那碎裂的木质茶几碎片上面,还隐隐有焦糊的痕迹,似乎被烈火熏烤过一样,可见其内力之雄劲和炽热。

    他的目光森寒而又阴郁,闪烁着几缕毒辣的光芒,声音放低,但语气却是异常的愤怒,

    “好,好,好!

    想不到老四在和尚庙里待了这么长时间,别的没学到,脾气和架子倒是大的很。

    当了狗屁的天罡卫,连我父子都不放在眼里。

    红叶山和狼毒草。

    既然我得不到,那么他也休想握在手里。

    陆顺,你立刻叫咱们的人动手做事,给我毁了这两片生意。

    我倒要看看,没了红叶参和狼毒草,他将来又有什么面对去见我那个死鬼二叔。”

    孟希可谓气急,从小到大,他想要的,就没有得不到手的。

    故而一向骄纵自傲,颐指气使,养成了唯我独尊的霸道性子。

    真正能让他吃瘪的,除了自己的长辈,就只有那个和他一奶同胞的亲兄弟了。

    至于别人,他配吗?

    孟昭,一个父母双亡,势孤力寡的家伙,竟然也敢逆他的意?

    所以,惹怒他,就要付出代价,而且是不能承受之代价。

    孟昭的回复激进,孟希的报复更加激进。

    这是他的为人行事作风。

    陆顺迟疑片刻,摇摇头。

    他过去对孟希的命令都是言听计从,唯独这次,异常坚定的劝道,

    “少爷,小奴劝您还是打消这个念头。

    尽管只是聊了短短几句话,但小奴看得出四公子这个人外谦内傲,胸有城府,绝非易于之辈。

    您若是将此事做绝,无异于直接得罪四公子,此事万不能这么做。”(www.101Nove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