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修真小说 > 神话从童子功开始 > 第三十七章 陷阱

第三十七章 陷阱

 热门推荐:
    当夜,南安郡城外北方四十里外,一座荒凉的破败庙宇当中。

    十数个身着夜行衣,手持利刃凶器的大汉隐藏在其中。

    庙宇是一座水神庙,可惜早已经无人祭祀,墙壁斑驳开裂,神像也是被人折断头颅,丢弃到神台的右前方角落里,在黑夜当中,显得十分诡异阴森。

    这十多人,分散开来,占据前后两殿庙宇的隐秘位置,利刃出鞘,紧握手中。

    而在后殿堂上梁的横木上,卧着两个蜷缩身躯,带着面罩的汉子,一边侧耳倾听庙外的动静,一面低声耳语私聊。

    一人问道,

    “大哥,我就闹不懂了,咱们明明是传星公子手底下的武人,干的事虽不能说都是光明正大,但至少不会亏了心。

    如今可倒好,被借兵给孙传山这个小子后,接二连三的干一些偷鸡摸狗,巧取豪夺的勾当。

    上次的事,更是损失了不少弟兄,小弟心中实在不痛快。”

    那被叫大哥的汉子叹息一声,摇摇头,无奈道,

    “主子们的事情,咱们是咱们这些底层的人能知道的?

    上面怎么吩咐,咱们怎么照办就好,总好过以往漂泊江湖的日子。

    至于绑架孟昭那件事,倒不能怨孙传山,他的消息已经很详细了,只是咱们自己实力不济。

    还有,孙传山再怎么说,都是孙家的公子,也是咱们传星公子的堂兄,不可对其无礼,不然对你没有好处。”

    这番话,也是道尽了底层武者的辛酸,没有一个强横的势力支持,自身又没有奇遇或者天资绝高,在武道这条路上,是绝对走不长的。

    他们这些兄弟,原本都混迹在江湖当中,打打杀杀了一些年。

    偶然被孙家招揽,成功进了豪门大族的院墙,不再是底层的草根。

    平日里有固定且丰厚的薪俸,遇到任务,还有更多的奖励以及额外收入,而大部分时间,可以用来享受生活,教导下一代,过上一个安稳平定的生活。

    这样的日子对他们而言,已经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固然格外珍惜。

    只不过,人有旦夕祸福,他们也不是每次都能全身而退,就如同两日前的那场袭击埋伏,本以为信息详尽,计划周密,可以手到擒来,最终却功亏一篑,而且损失惨重。

    这可都是跟了他很多年的老兄弟,武功未必多强,但忠心耿耿,敢打敢拼,可是说损失一个就少一个,不可弥补的那一种。

    唯一欣慰的是,孙传山这个人尚有几分道义,没有因为任务失败而迁怒他们,反而厚厚抚恤了那些战死的同袍们,让他心中慰藉。

    这一次,孙传山这纨绔子弟不知从哪里得来一个消息,今夜将有一批价值不菲的玉器从南安郡运往通县小城,因为这批货属于黑货,也就是来路不正,故而,专门挑夜晚赶路,而且守备之人不多,有劫掠的可能。

    按照孙传山的意思,这次抢到的货,他本人只拿六成,剩下的四成,通通归他们自己所有,可以私下分配。

    兄弟们一起算了下,如果干完这一票,他们至少几年之内不用再为钱财和修行资源而忙碌了,而且抢的是黑货,属于黑吃黑,也没有太大的负罪心理。

    总的来说,这笔买卖很划算,更何况孙传星也答应了孙传山,他们只能照办。

    那汉子被自己大哥教训了一通,撇撇嘴,有些不忿,但碍于他过往的威严,又不敢反驳,只能一个人缩着身体生闷气。

    正在这时,破庙里的人耳边都听到一阵阵马蹄,车轮滚动之声,想来是猎物来了。

    “嘘,不要说话,咱们等的人来了,这一次应该比上次的任务轻松一些,不过也不可大意。

    毕竟这批玉器价值不菲,护送的人肯定是亡命徒,小心应付。”

    这大哥对着身旁的汉子说了一句,就用了不知道什么法子,将整个人的气息还有波动收敛下来,宛如一滩死水,没有任何的生机和生气。

    更准确的说,整个人像是和这条横梁融为一体,显然敛息藏气的功夫很强。

    旁边的汉子也如这大汉一般,只是显然对这门敛息藏气的功夫修行不到家,难以做到大哥这般境界,略有几分生涩。

    过了片刻时间,载着几车木箱的车队缓缓驶入这破庙的前殿,传来声声呼喊,做出一副马上要生火做饭,原地休整的放松状态。

    这伙人自然就是吕乐为首的孟府人马假扮的了。

    此行吕乐为求万无一失,带了二房的众多高手齐齐上阵,光是后天大成境界的就有五人,剩下的十来个清一水的后天小成,开辟丹田的武者,手上功夫都很硬。

    用来对付这群残兵败将,绰绰有余。

    也就在众人进这破庙当中不久。

    孙家的这伙武人便按照之前商议好的计划,纷纷从各个隐秘角落突兀出现,朝着这伙看似毫无防备的人狠下杀手。

    不过,迎接他们的,并非惊慌失措的尖叫和仓皇狼狈的逃窜,而是十分强有力的反击。

    插在四周,影影绰绰的几个火把下,映照出不断交错且拉长的影子。

    叮叮当当的刀剑互拼,金铁铿锵之音,还有武者奋发丹田之气,厮杀吼叫之声不绝,响彻旷野之内外。

    为首的那大汉被对方的表现惊住,想不到对方运送玉器的人如此凶悍。

    再定睛一瞧,借着彤红的火光,见到了那后殿正中央位置站着的,不正是前两日在旷野之外伏击的那孟家高手之一吗?

    不错,正是那青年,一根长鞭,灵动百变,将他身旁的暗器高手追逐不休,甚至险些让他暴露了行藏,不但武功,嗅觉也是相当的敏锐。

    青年身材普通,衣着朴素,此时正瞳孔绽放寒芒,背负双手立在后殿中央。

    他的表情淡漠,对这四周发生的难分难解的厮杀,浑然不放在心上,只是冷冷注视着他。

    似乎,在一开始,他的目标已经对准了这个人。

    两人的目光交错,黑暗的环境下,似乎迸溅起了耀眼的火花,瞬间都记起了对方。

    吕乐的心中瞬间燃起熊熊战火,还有洗不尽的屈辱。

    这人,正是当天躲在草丛当中,等那怪人将他引诱走后,骤然出现,袭向孟昭的那个通晓大力鹰爪手的高手。

    也正是他此行的主要目标。(www.101Nove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