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修真小说 > 神话从童子功开始 > 第三十九章 逼问

第三十九章 逼问

 热门推荐:
    那鹰爪高手脸色苍白,一口口的吐着血沫,内力四散,更加重内伤,惨笑道,

    “好厉害的年轻人,我记得你,这次应该是设下陷阱来报复的吧,动手吧!”

    说着,闭目昂头,等待死亡的降临。

    面上虽有遗憾,却无任何惧色,倒也当得起一声视死如归的硬汉之称。

    但并不是每个人都如这鹰爪高手这般从容就义。

    当即就有数人惶惶不安的哀声请求饶命,为此做什么都可以。

    小小的一座庙宇,也蕴藏人生百态,是美好,还是丑陋,全都直白的揭露出来,让吕乐众人心生感慨。

    若有一日,他们遇到同样的处境,会做出什么样的抉择呢?

    每个人的心中,都认为自己该是鹰爪高手这般的硬汉豪迈之士,但真当生死临头,未必有几人能做到对方这般不变真颜色!

    吕乐将这鹰爪高手击败后,缓缓吐出一口浊气,眉眼间神采飞扬,一股高昂气势凝聚,眼神中也满是自傲,道,

    “杀不杀你,我说了不算,等着吧。”

    说罢,吕乐吩咐孟府一众高手将这些孙家的武者全部用粗绳绑起来,在这破庙后殿的正中央,排成一列,跪在地上,静静等待。

    而后,这些孟家高手就开始散在这破庙的四周警戒,严防有路过之人发现这里的异常。

    等待是煎熬的,尤其是这种可死可不死的等待过程,让这些孙家武人的耐性渐渐消磨一空,取而代之的,就是深深的恐惧。

    有些事情,可能当时上头,什么都不顾忌,但当冷静下来,是越想越怕的,就比如死亡,哪怕这一众俘虏的老大,那个鹰爪高手,也是如此。

    过了也不知多长时间,众人耳中又听到一阵马蹄声响起,而后从破庙外又走进数人,吕乐带着孟家一众高手迎了上去,向着孟昭行礼。

    今夜孟昭换了一身黑色常服,高领窄袖,下摆边上绣着淡淡的金纹,腰间悬着一枚玉珏,用红色丝线挂着。

    满头乌黑如绸缎般光滑的长发,则向后梳理整齐,戴着一顶玉冠,显得额头饱满光亮,顾盼间自有一股摄人的神采。

    并且,似乎是刚刚强硬的回怼了一波大房的孟希,孟昭行走时大步迈进,铿锵有力,多了几分凌厉和刚硬之气,比起之前两天的谨小慎微,更显从容得体。

    想想也是,孟昭作为一个西贝货,赝品,在这豪族孟家当中,可谓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一个不慎,被发现真正身份,绝对是十死无生。

    故而,他说话和做事都留有几分余地,显得温吞文弱。

    但凡事都有一个适应的过程,在度过了这个适应的阶段后,孟昭方才显现出自己性情当中的几分本色。

    此时,孟昭已经从报信的那高手口中得知,吕乐此次行动大获全胜,将这次陷阱里的所有孟家武人都擒住,无一遗漏,因此显得十分高兴。

    见到吕乐朝他躬身行礼,孟昭连忙上前一步,将他扶起,满面笑颜道,

    “好,事情的经过我已经知晓,阿乐你做的不,没有辜负我的期望。

    等忠伯回来,我会将你的表现告诉忠伯,让他也高兴高兴。”

    收拢人心最常见的手段,就是威逼利诱,而高于二者之上,则是情感攻势。

    感情是这个世界上最奇妙,也最不讲道理的东西,明明很虚无,却偏偏值得许多人为其舍生忘死。

    孟昭很看好吕乐,也看重他,希望两人之间,是这种感情为基础纽带的主仆乃至家人关系,而不是那种变数很大的利益关系。

    只有这样,未来才好放手让他行事。

    吕乐看着孟昭脸上不加掩饰的欣赏和赞许,心头就是一热,热泪盈眶,道,

    “少爷大恩大德,小奴做牛做马也无以为报,这些小事,当不得少爷的赞许。

    还有,那天伤了少爷的那个高手也被小人击败,擒拿,如今受了内伤,请少爷跟小奴来。”

    说着,便一马当先领着孟昭到了破庙后殿的中央。

    此时,遍布灰尘蛛网的神台之上,已经摆放了一枚拳头大小的明珠,散发着来亮彤彤的白光,照亮偌大的后殿。

    无头的神像,上面长满黑黑绿绿的毛刺。

    四面环境在一番酣战之后,更显破败狼藉。

    孟昭刚一走进这破败的后殿中,迎面就见到了齐刷刷头朝门,跪在地上的孙家武人,唇角翘起,心中倒是有几分爽利。

    人生惬意之事的其中之一,就是让你的敌人,对手,跪在你的面前臣服。

    这种挫败强敌带来的征服欲,是雄性天生就带有的一种特质。

    尽管这些杂鱼还算不上他孟昭的敌人,对手,充其量只是一点微不足道的阻碍。

    但即便如此,不可否认,他们的那次袭击事件,给孟昭带来极为恶劣的印象。

    甚至若非他有照心镜提升自己的武学素养,将罗汉童子功还有十三式罗汉拳提升至小成境界,拥有一定的自保之力,说不定已经成了任人宰割的阶下之囚了。

    如今,这些曾想要伤害他的人跪在他的面前,对他来说,心中的畅快是难以言喻。

    这跪在地上的十多人本来了无生气,沉闷低着头,心中惴惴不安,不知道自己会被如何处置。

    等见到孟昭走进来,一个个抬起头,狼狈之外,多了几分期待,希望这位孟家的公子,能在出一口气之后,放过他们。

    是的,这十多人,当日都曾亲身经历袭击孟昭那一战,对于这位孟家的公子并不陌生,尽管心中最多的是恐惧,但也存有些许希望。

    “把他们的面罩摘了,我要看看他们是不是长了三头六臂,竟然敢对我出手。”

    孟昭开口第一句,就让跪在地上的众人心头一凉,眼神绝望。

    他们之前并不知晓孟昭的性格为人,但从这句话就能看出,孟昭对他们曾参与过袭击一事,是记在心里的,而且好像也不是什么大度的人。

    周围的孟家高手闻言,走上前,将这伙人的面罩摘下,露出他们的真容。

    一个个的,不说歪瓜裂枣,但也挑不出几个出彩的,而且面相大多老成,显得久经风霜寒暑。

    其中一个鹰钩鼻男人倒是颇受孟昭瞩目,倒不是对方长得很好,而是面容沉静。

    对比其他人的惶惶难安,让人高看一眼。

    “你就是当日想要拿下我的那个会大力鹰爪手的人?”

    当日此人虽然带着鸟嘴面罩,但两人近距离交过手,孟昭对他的目光很熟悉,印象深刻,一眼认出来。(www.101Nove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