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都市小说 > 一寸境 > 第二十五章:对峙

第二十五章:对峙

 热门推荐:
    武林大殿,三山五岳的掌门都来了,商议五日后精武大会的流程事宜。

    三山门派的掌门分别是黄山派赵卫、庐山派张明、雁荡山派宋哲,五岳门派的掌门分别是泰山派孟羽、华山派齐林、衡山派伍罗、恒山派薛常、嵩山派柳高。

    薛常是最后一个到的。

    “三哥,这两天江湖上都在传闻,晋中项连一家被灭门跟你有关,这话可是真的?”齐林问道。

    “是啊,三弟,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孟羽也附和到。

    面对当面质问,伍罗却不慌不忙,将茶烹好,再一一送到各位掌门手中,方才说道:“项大侠之死,我也很心痛。谣言从何而起,也并没有查到。让大哥和各位掌门挂心了,是我衡山派做事不周。”

    “平常就告诫过你,要约束门中弟子的言行,若不是平常行事不周,怎会被恶言缠身。”孟羽语重心长地说道。

    “是,待精武大会结束后,我回去定当肃清门派。维护五岳门派的声誉。”伍罗眉眼低垂,顺从地说道。而后,伍罗又掏出一废纸,上面写着“恒山薛常,灭我项家,血债血偿”十二个字,恭敬地递到孟羽跟前说道:“大哥请看这个。”

    “这是?”孟羽接过那张纸。

    伍罗在一旁说道:“不是我推卸责任,我早已捡到了这个废纸,只是因为相信二哥的为人,才没有将此事说出来。不过今日得到弟子回报,有人到处在散布这样的废纸,因我就是被这样的谣言冤枉,百口莫辩,所以想着不再让二哥受这样的苦。这里,刚好大家都在,也不是外人,所以拿出来,大家一起看看。”

    “这!”

    “嗖嗖!”一把利剑从大殿外飞了进来,剑锋直对伍罗。伍罗往后一仰,避开了利剑,接着拔出佩剑,将那剑打落下来。

    “伍罗,你狗急跳墙,竟将杀害项家满门的事扣到我恒山派的头上!如此行事不仁不义,有何颜面立于江湖五岳!”薛常从外面进来骂道。

    “二哥这是从何说起啊?”伍罗佯作委屈状。

    薛常一把写满血字的废纸摔在伍罗的脸上:“你这是什么意思!”

    “天地良心,这废纸我可数日前就收到了。但我相信二哥的为人,一直没有拿出来说。二哥却反倒来质问我!”伍罗说得义正言辞,就快把“正义”二字写在脸上了。

    齐林上来拉住了薛常说道:“二哥有何事我们可以一起商量,三哥不也被冤枉了吗?”

    “他狗屁冤枉!晋中项家灭门就是他衡山派的人干的!”薛常怒吼到。

    薛常此话一出,伍罗求助孟羽说道:“大哥,我实属冤枉。早知道二哥今日这般陷害,我一拿到这张废纸时就该发作,今日就不会受这般屈辱了。”

    “二哥这么明目张胆诬陷三哥,是将大家的脑子都是傻得吗?不明是非!”柳高怒吼到。

    “五弟,你究竟为什么这么维护这狗贼?!难道之前衡山派所做的,那些阴沟里的事,也有你嵩山派在内插手?”薛常看着柳高反问到。

    “哼!”柳高满脸不屑,“衡山派那些事是不是衡山派之人所为还不确定。我看指不定也是有人冒充衡山派的人,也不一定!”

    “你!”薛常气得咬牙切齿,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柳高这时看向孟羽说道:“大哥,将那人带上来吧。这薛常不值得我们体谅,定是他犯下的罪孽。”

    “什么人?”薛常目露疑惑。

    “哼!你希望是谁?你敢面对吗?”柳高讽刺到。

    看孟羽脸色微微阴沉,对薛常说道:“二弟还是自己解决吧。”说完就示意弟子去将那人带上了上来。

    “各位掌门好生热闹,本座倒是来得晚了。”沈听白从内殿走了出来,正声说道,因为没有过多情绪在内,言语也就自有一番威信。

    “左使。”各位掌门纷纷弯腰作礼。

    “大家都随意吧。”沈听白落座在主座上,看了看大家脸上神情,各有各的心思,又问道,“这是发生了何事?”

    孟羽这才将手中写了血字的废纸递给沈听白:“今天街上到处都是这样的废纸。”

    沈听白接过废纸,看过,突然眉头一皱,低吼道:“荒唐!何人陷害恒山派!薛掌门如何能做出这样的事!”

    “多谢~多谢左使信任。”沈听白的信任到让薛常有点受宠若惊了。

    孟羽叹了一口气,缓缓说道:“我们也不信,不过有证人。”

    这话到让薛常有些慌了,他明白伍罗的手段,即使这件事跟自己没有关系,脱身也绝非易事。

    “哦?”沈听白看了看在座的各位,“既然有证人,就带上来吧。”

    “已命弟子去将那人带来了。”

    “嗯。”

    伍罗又重新为沈听白烹了一杯茶,茶香沁人心脾。

    沈听白若有深意地接过伍罗递的新茶。

    眼看两个弟子带着一个衣着破损的小厮进殿来。那小厮灰头土脸。面黄肌瘦,像是许多天没有休息好了。他一看到薛常就情绪激动起来:“他,就是他!就是他带人灭了项家满门!这等杀人魔,怎么还在这里!”小厮说着就要上前去打薛常,不过被左右弟子拦住了。

    看到这里,沈听白略作焦急问道:“你是何人?”

    “回左使,我是项家的家仆。留着这条命,就是为了可以来这武林大殿,揭发这薛恶贼的嘴脸!”小厮回到,说到薛常处忍不住怒目瞪着他。

    沈听白眉头深皱,看了看薛常,沉思了片刻,问道:“你可看仔细,这位可是五岳门派之一的恒山派的掌门。”

    “就是他!化成灰我也认得他!”小厮恨得直咬牙地说道。

    这时薛常慌了,上来揪住那小厮吼道:“你说什么!那伍罗给了你多少好处,你这样诬陷我!”

    “人证都在这里,二哥还要诬陷我?”伍罗目光无辜地说道。

    “什么狗屁认证!我看就是你伍罗找的人假扮的,就是为了陷害我!”薛常放下那小厮,冲伍罗吼道。

    “哼!那小厮有项家令牌在身,二哥该不会说那令牌也会有假?”柳高在一旁说道。

    “是啊,我们看过那令牌,确实是项家的,不然也不会将他带上来。”齐林说道,脸上神情十分为难,“二哥还是快把事情交代清楚。”

    薛常将目光投向孟羽,希望孟羽可以相信自己:“大哥?”

    “哎,二弟自己交代吧。”孟羽坐回了座位,不再看薛常。

    薛常扫视大殿,痛心疾首,眼神里尽是失望,“好啊!好~!这就是我薛某人认的兄弟!如今我恒山派遭人算计,竟没有一个愿意相信我的!”后又将剑指着伍罗说道:“伍罗,你狼子野心!终有一天,你会遭报应的!”

    看此情形,柳高挡在了伍罗身前,齐林上来拉住了薛常。

    “项连是江湖上的侠义之士,二哥怎么可以这样行事。”齐林说道。

    “为了什么!为了那玉轮钥,为了那帝江无上功法,薛常你丢掉了仁义道德!枉顾恒山派百年基业!”柳高瞠目骂道。

    薛常想要挥剑动手却被沈听白一抬手就打退回去。

    “左使~”薛常望着沈听白,像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良久,沈听白开口道:“我也不愿相信薛掌门会干出此等事,只是人证物证俱在。给你三天时间,三天之内将此事查清楚。”

    “是。”薛常无奈作礼谢过沈听白,接着后咬牙切齿看着伍罗说道,“我定将此事原委查个水落石出!”说完就离开了大殿。

    许久后,大家都略微整理了一下情绪,沈听白这才开口说道:“好了,现在开始商议精武大会的细节事宜吧。”

    从始至终沈听白都没有提过袁府外,柏树他们为难项露画的事。这倒让伍罗有些忐忑。

    伍罗回到住处问道柏树:“今天的事办的好。想得周到,证人找的不错,不过不能留活口了。哼~,这下那薛常是百口莫辩了。”

    “嗯?弟子并未找人假扮证人。”柏树疑惑地说道。

    “那~”想到这,伍罗眸光闪动,突然觉得不妥,“那是何人?”

    “弟子只是命人散布了血纸。”

    伍罗思索了片刻,又眉头舒展,说道:“无妨,他薛常向来行事高傲,各大门派里看不惯他的大有人在。许是哪位想顺水推舟,将局做得死一些。”

    周南行一行人入夜便到了九江,南行山庄正在武林大殿后面。周南行带着江娱心和项露画二人从山庄的后门进入的。

    “你回自己家还这么偷偷摸摸地啊?”江娱心漫不经心地说道。

    “哎,”周南行一副为难的样子,表现出被太多东西所累的无奈,“身为武林盟主,责任重大。多少双眼睛都盯着我,我好不容易休息几天,可不能让他们再来打扰。”

    看他一脸苦兮兮地样子,江娱心也不打算拆穿他,继续跟着说道:“是,我们盟主日理万机。又不喜人前出风头,是个气节高尚的好人呢。”

    “呵呵,那倒也不至于不至于,”周南行谦虚地摆摆手道,“都是为了武林嘛,做出些牺牲也是应该的。哈哈哈!”

    看着周南行一脸嬉笑,江娱心又说道:“那盟主大人,我们晚饭怎么解决啊?”一路进来,江娱心发现山庄里一个仆人也没有,想是周南行好清静。不过山庄打理得也还算干净。

    “我做,我做饭可好吃了。江老板今日正好检验检验,看能不能够得上尚品酒庄?哈哈哈!”周南行笑呵呵地说道。

    “好~,不好吃,我尚品酒庄可不要。”

    “好嘞,江老板,你请好!”(www.101Nove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