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修真小说 > 林正英的爱徒 > 第五章 拜师

第五章 拜师

 热门推荐:
    沐英的僵毒终于好了。

    四目道长带着沐英和几位道长辞行。

    山高水长,后会有期。

    ……

    走了十天的时间,一天走四五十公里的路程,除了吃饭睡觉,暂时休息,其他时间都在赶路。

    终于在这天夜晚,四目道长和沐英来到了任家镇。

    沐英这几天对四目道长的为人又翻新了认知。

    傲娇就算了,性子还跟老顽童一样。

    最可气的是,四目道长总是悠哉的骑着自行车,各种花式指使沐英代他赶尸工作,还拿僵尸锻炼沐英的茅山术。

    沐英想反抗还打不过四目道长,结果,在这几天的训练中,沐英学会了些拳脚功夫,茅山术也会了点皮毛。

    沐英心想:他,真给穿越者丢脸了。

    不过,好不容易熬到了任家镇,他,终于要脱离苦海了。

    ……

    沐英站在九叔的义庄门口敲门,不一会儿,一个顶着锅盖头发型的男人来开门。

    文才问敲门的人,“你谁呀?”

    接着就看到沐英身后的四目道长,吃惊地问,“师叔,你怎么来了。”

    四目道长的手搭着自行车车把,没好气地说,“我不能来吗,大惊小怪。”

    文才讪笑,“当然不是,师叔快进来吧。”

    文才招呼门外的两人进来,主动帮四目道长搬自行车进义庄,还给沐英指路,安放僵尸的停尸间位置。

    文才和四目道长走在后面看着沐英赶尸,连连惊叹,“师叔你在哪找了个这么能干的徒弟?”

    “路上捡的。不过不是我徒弟,是给你师傅准备的。沐英指定要拜我师哥,你师傅为师。”

    “啊?”文才惊讶了,心直口快地说,“这小兄弟这么想不开吗,我师傅对徒弟可抠门了,还凶。”

    文才随即突然意识到他自己身旁站着的是谁,赶紧补充,“师叔你可不能向我师傅打小报告啊!我,我先去告诉师傅说你来了。”

    这小子,四目道长无语地对文才翻了个白眼,眼看着他溜走。

    四目道长想不通为什么九叔的两个徒弟都不靠谱,九叔还要收留他们。

    大徒弟秋生为人性格不稳重,爱耍小聪明又爱带着文才惹祸。跟着九叔学了那么多年的茅山道术都没有长进,纯属给九叔来打下手,当助理的。

    而文才,没有一技之长,只能做看守义庄的活,为人性格胆小又怂,不说也罢。

    至于沐英,四目道长这几天发现他,虽然对茅山道术一窍不通,还不会拳脚功夫,但是勤能补拙,他也肯学,是个好苗子,将来能有所作为。

    沐英对待四目道长也是尊敬有余,这么乖巧的徒弟,这年头不好找啊。

    越想四目道长就越觉得亏了,便宜给九叔不甘心呐。

    可惜,沐英始终坚定地拒绝四目道长的暗示,一根筋的就是要当九叔的徒弟,而不愿意当四目道长的徒弟。

    ……

    “师弟。”九叔听到文才的通传后,带着秋生一起出来迎接四目道长。

    “师哥。”四目道长用上茅山道教的敬礼手诀问候九叔,九叔带着两徒弟也正式回敬。

    四目道长简单几句向九叔说明了来由,互相寒暄几句。

    正好,沐英从停尸间走了出来,他看着眼前几位电影中的人物,隐藏住自己心中莫名的情绪,上前向九叔介绍他自己,“九叔,久仰大名,我叫沐英。”

    九叔点了点头,看着相貌端正,眉宇间虽然有些阴郁,但是目光清澈的年轻人,心底作了一番评价后,也是对沐英有了初步的好感。

    “都进来坐着聊吧。”九叔发话了,领着众人去大厅入座。

    大厅内。

    四目道长先铺垫他自己去桃花村的所见所闻,然后怎么样结识了沐英,沐英失去双亲后就想去拜最厉害的茅山道士为师。

    四目道长也是颇为信赖这个小伙,愿意助他一臂之力,于是就把沐英带来了,现在就是看九叔愿不愿收留他当徒弟。

    “师哥,就我上次跟你说过的,我要去桃花村找的木匠,就是他的父母,这小子也是有手艺在身,既然他愿意跟着你学茅山术,不如你就收下他吧。”

    九叔沉思了一会,看着沐英,想听沐英说他自己的真实意愿,“沐英,我问你,你可知做了茅山道士,就终身不能娶妻生子,还要严守茅山戒令,不得作奸犯科。”

    “我可以留你下来,不过我还是希望你想清楚再决定。”

    沐英眼神坚毅,起身便向九叔跪下,磕头就拜,“拜见师傅,我是不会后悔的,我愿意为茅山道教奉献终身,只为除魔卫道。”

    “好。”九叔高兴地扶起沐英,他没想到这小伙子这么的热血,有正义感。

    “那我就认下你这个徒弟,明天再正式的拜见祖师爷。”

    随即,九叔介绍他自己的两个徒弟,让沐英熟悉,“这是你大师兄,秋生。”

    “嗨,以后大家同门师兄弟,我会罩着你的。”秋生双手插着口袋,笑着打招呼。

    “嗯,算你还会说话。”九叔对秋生的话还算肯定。接着介绍,“这是你二师兄,他跟我一起住在义庄,以后你们两就同一间屋吧。”

    “啊,师傅,那我以后是不是都要分床给师弟睡啊,我不想和男人睡一张床啊。”文才抗议了一句,就在九叔的怒目中渐渐小了音量,不敢再说。

    “这你就委屈了,那你到走廊去睡。”

    文才着急了,可是嘴拙,只能哀求九叔不要赶他去睡走廊,“师傅。”

    “好了,你不愿意就这样决定。”九叔冷酷无情地说。

    秋生在一旁看笑话,看文才着急的样子也不帮忙求情,还煽风点火怂恿九叔让文才去搬行李,他还可以好心帮文才。

    沐英无语,他可不想第一天来就真抢了文才的住处,和文才闹不愉快。

    “师傅,二师兄,我可以在大厅打地铺的。何况看守义庄,晚上也是要人守夜的。”

    文才眼神一亮,附和说,“就是啊,师傅,你看师弟都这么说了。”

    九叔继续瞪文才,可是文才这憨货就是不肯让步,眼巴巴地看着九叔,希望他改变主意。

    最终,九叔同意了沐英再次的请求,还同意沐英在义庄内搭建一个棚子,让他继续做木工活,维持生计,补贴义庄的经济来源。

    四目道长笑着调侃九叔,“师哥,我就说这徒弟收了不亏吧,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