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修真小说 > 林正英的爱徒 > 第六章 安置

第六章 安置

 热门推荐:
    第二天一早,在茅山道教祖师爷的神牌前,在四目道长的见证下,九叔身穿道袍,秋生和文才立在两侧,正式接受沐英的拜师礼,就此,沐英成为了一名茅山道徒。

    拜师礼过后。

    沐英作为一个远离他乡,到新环境生活的人,生活上的诸多不便也要重新去镇上的集市采购物品回来安置。

    九叔本打算给沐英几块钱去置办搭建新棚子的工人费,采买桃木料的费用。

    沐英知道九叔对他这个新徒弟比较好,也上心关照他。但他婉拒了九叔的好意,他不可能用九叔的钱。

    因为四目道长曾向沐英讲过九叔义庄的情况,义庄不是天天都有人找上门让九叔去帮忙看风水,驱邪抓鬼的大事件就更少了。

    义庄在平时,九叔师徒只是做些元宝蜡烛香,一到祭拜先人的节日,就让文才秋生拿去镇上卖。

    另外,义庄也主要是帮衙门看管暂时无人认领的死尸,收个看管费用。

    因此,义庄的收入来源总结来说,就是收入不稳定,勉强度日。

    四目道长曾不遗余力地劝沐英,跟着九叔不如跟着他好,他赶尸为生,工作稳定,赚的钱又多,奈何沐英就是认死理,不动心。

    沐英对九叔说,“师傅,我从家出来还带有一些积蓄,这些事情我可以自己解决。”

    “倒是有一事想求您,我想求您帮我看一处墓地,我要安葬我家人。”

    九叔对这么省心的徒弟当然好说话了,点了点头,表示没有问题。

    随即,九叔交代两徒弟,“秋生,文才,你们两就带沐英去镇上找老李帮忙搭建棚子吧。西郊外的老郑卖的桃木料质量不错,你们去找他。”

    ……

    秋生今日虽然穿着民国服装,但他是有自行车的,可见他的家境也是可以的。

    沐英知道在剧中,秋生在任家镇上有个开胭脂水粉店的姑妈,他虽然是九叔的徒弟,但也时常去镇上帮他姑妈看店。

    不像文才,在剧中,是个一直跟着九叔居住的人,其他身份背景也没有介绍。

    秋生看到沐英骑了辆自行车出来,啧了一声,有点惊讶,“看不出来啊,小师弟。”

    沐英实话实话,“这是四目师叔买的,我借用罢了。”

    文才在一旁催促两人,“别说那么多了,我们快去镇上吧,我肚子饿了,想吃东西。”

    秋生招呼文才上他的车,没想到文才却看着沐英的车说,“我还是坐小师弟的车吧,你骑车颠得我屁股疼。”

    “以前怎么没见你这么矫情,随便你了。”秋生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沐英比较新的自行车后,也不再理会文才和沐英。

    秋生扭转自行车车头方向,一脚帅气的上车,先一步出发。

    沐英载着文才紧随其后。

    等三人到达任家镇上已过中午,三人在镇上的酒楼吃饭,酒足饭饱后,按惯例是要争着付钱的,三人都客套了一会,最后由沐英结了账。

    这一顿吃喝花了两块钱,秋生对沐英豪气付账是实名羡慕了,“小师弟,没想到你家底挺厚啊。”

    沐英客气笑着说,“钱攒再多,也还是要学会犒劳自己。再说,请师兄们吃饭,也是应该的。”

    沐英看出来了,秋生是故意点那么多菜,又在结账的时候故意和文才唱双簧。

    文才也是个憨的,配合秋生挤眉弄眼的表演,想要激沐英买单,买不起最好,让沐英难堪,整整这个新来的。

    沐英猜不出来秋生为什么要针对他,虽然沐英也有点恼,但是他想到以后还是要和两人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也就忍了。

    出点钱没关系,沐英不想伤了同门师兄弟之间的和气,让九叔难做。

    秋生一听沐英这还有点炫耀的话,心想,夸你你还喘上了。

    秋生眼睛一转,便对沐英笑着说,“哎呀,师弟这么大气,那今年师傅的生日宴,可要你多出力了。”

    “还有啊,平时师傅他老人家也很少到外面吃好的,你只请了我们,师傅却没有口福,我和文才都觉得不太好,是吧,文才。”

    文才听着秋生这样说话是想要坑沐英,他犹犹豫豫地觉得秋生这么做不太好,“啊?师傅他也没说过想吃好的啊。”

    “哎哟,秋生你干吗踩我脚。”

    “我踩你了吗,你可别冤枉我啊。”

    “你!”文才气结,还嘴也还不出个所以然,嘴笨的他总是不够秋生争辩。

    沐英听着幼稚二人组吵架就头疼,“大师兄,我多请你们吃饭也不是不行,师傅的生日宴排面肯定是要有的,这个不成问题。”

    “不过,现在有件事,想让你出面帮师弟解决,就看你肯不肯了。”

    秋生停止了和文才的吵闹,对沐英的话心生狐疑,双手抱胸,看着沐英,“你说说看。”

    “麻烦大师兄去帮我联系老李和老郑吧,想必他们会给大师兄的面子,办的事也更上心。”

    “就这么简单?”

    “是,就这么简单。我想多出点时间让文才师哥带我去看任家镇哪处的安葬地好一点,再找师傅帮忙看风水合不合适,让我父母早日入土为安。”

    “这是一百块块,找工人的钱,和买桃木料的钱,桃木我要定二十年树龄的,越多越好,不够我再给你。”

    文才在一旁都看傻眼了,“哇,师弟,你可真有钱。”

    沐英低调地说,“我父母生前卖的桃木剑,茅山道士都愿意花重金购买,攒的钱我都带出来了,只可惜他们都……”

    沐英提起他的伤心事,秋生文才也不好继续追问他的隐私。

    气氛沉默了一会,秋生拿着钱就去帮沐英跑腿了。

    临走前,沐英又给他两块钱,麻烦秋生帮忙买些好菜回去孝敬师傅和四目师叔。

    秋生被沐英的一通彩虹屁夸得飘了,本来不满沐英指使他做事的情绪也烟消云散。

    秋生拿出茅山道教大徒弟的气势,帅气的骑上自行车去完成沐英交给他的任务。

    文才则目瞪口呆地看着秋生远去的背影,他可从来没见过秋生这么容易被人哄骗过。

    “文才师哥,接下来麻烦你给我带路吧。”

    文才回过神来,看着沐英善意的微笑,说,“哦,好!”

    ……

    下午,文才带着沐英来到了任家镇一处山岭安葬地。

    他们爬上山后,沐英看着视眼开阔,群山绵延的景象。

    心中赞叹,的确是块风水宝地。

    沐英目光一转,走到一处密集安葬墓碑的地方,看着眼前刻着“董小玉之墓”的墓碑。

    “可算找到你了。”可以炼化法器的女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