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修真小说 > 林正英的爱徒 > 第七章 文才秋生

第七章 文才秋生

 热门推荐:
    沐英去寻董小玉这个女鬼的目的,主要是踩点认路。

    他准备过几天把桃木剑加工出来之后,再去收服董小玉这只女鬼。

    到了傍晚,文才和沐英回到了义庄。

    秋生比他们回来得早些,他已经和九叔,四目道长说了沐英阔气十足的事情。

    九叔也是没有预料到新收的徒弟这么了不得。

    四目道长却在一旁拍大腿,怪不得他怎么跟沐英强调赶尸行业赚钱,沐英都不感兴趣,原来他家卖桃木剑赚得更多啊!

    早知道四目道长就换个方向跟沐英介绍拜他为师的好处了。

    秋生看着师傅和师叔听到沐英的事情后各自的反应,九叔皱着眉在沉思,四目道长则一脸懊悔,像是做错了什么决定样,两人都没有生气的表情。

    于是秋生便在一旁酸着说,“师叔,今天沐英跟我说,他骑的自行车还是你买的,他这么有钱,还让你破费给他买呢。”

    四目道长不在意地摆摆手,“沐英被我救出来时只有一把桃木剑护身,什么也没带,我买自行车也是给他应急用而已。”

    也不管秋生听后什么表情,接着,四目道长一脸肉痛地看着九叔说,“师哥,我把这么好的一个徒弟让给你了,你还愁眉苦脸呢。”

    “我是在想,沐英明明有更好的营生,我这小地方不应该耽搁他。”

    “那小子脾气犟着呢,我都劝过他多少回了,他执意如此,你若不肯收留他,他指不定就要跪求你别这么做。”

    九叔一脸怀疑地看着四目道长,觉得他言过其实。

    四目道长轻哼,“不信,等沐英回来,你看他怎么选吧。”

    ……

    沐英来到大厅,一屋子严肃的气氛,使他也莫名紧张起来。

    九叔看着沐英说直接说出了他自己的想法,今早的拜师仪式可以作罢,他希望沐英可以有更好的人生选择。

    谁知,沐英想也没想,直接用力跪地,眼神真挚地看着九叔说,“师傅,木匠只是我维持生计的身份,谁说有钱财傍身就不能为茅山道教奉献了,这两者并不冲突呀!”

    “师傅,我是真正想拜您为师,学茅山术的。”

    “至于只想跟着您学法的原因,第一,师叔他以赶尸为生,我不想跟他学这个;第二,我父母生前虽是退隐的驱魔人,但他们却仍死在僵尸嘴下。我,不甘心。我想学茅山术,为自保,也为守护被僵尸,妖邪杀害的无辜百姓!”

    “师傅,您道法高超,受人敬仰,我想跟你学,只想跟你学,我想以后成为你的助力。”

    九叔亲身扶起沐英,叹了口气说,“既然你还是这么有决心,那以后就留在义庄吧。”

    “多谢师傅!”

    四目道长:极度无语。没想到他旁听沐英这番感人肺腑的发言还要被拿出来作对比,简直对他伤害性不大,侮辱性极强。

    ……

    九叔的三个徒弟从后厨端出一叠又一叠的好菜,看着一桌丰盛的饭菜,九叔还是觉得这也太破费了。

    沐英却看出九叔的顾虑,便解释说,“师傅,这一餐就当做庆祝我们茅山道教又收了一个道徒吧,我感谢四目师叔的救命之恩,感谢师傅你的收留之恩,感谢两位师哥对我的关照。”

    嘴巴甜,会说话的徒弟就是招人喜欢,有了沐英的暖场说辞,一桌人吃饭也是其乐融融,九叔的心情也是大好。

    饭后,文才把沐英拉到一边,打着商量说,“师弟,既然你也和我留在义庄住了,那以后守夜的活是不是也该共同分担了。”

    “这是自然。文才师哥,你就说我要做什么吧。”

    文才高兴地说,“很简单,你跟我来。”

    文才带着沐英去了停尸间,边走边说交接任务的流程。

    例如,暂放在义庄的尸体每天晚上要去祭拜。

    有像四目道长半夜赶尸路过义庄歇脚的赶尸人,要帮其看管好僵尸。

    再则,平时在义庄做活,要多帮师哥分担任务。

    沐英笑,文才可真会夹带私活,想指使他,他这胆子,也敢。

    “嘎吱”一声,文才快步推门而入,对身后的沐英说,“师弟,快来。”

    沐英听话的紧跟其后,进屋就看到窗外的月光透过纸窗照射在停尸间的一排排棺木上,阴气阵阵。

    “师弟,这环境以后你就待习惯了。”说话间,文才已经在神台前点燃一把香,毫不忌讳的用手拍灭,然后走到门口较为有礼貌的喊:“各位叔伯兄弟,回来吃饭啰。”

    沐英似模似样地点燃一把清香,先举香在额前拜了拜,以示敬意。

    “沐英,那些过门是客,让他们先吃。”

    文才说话嘴笨,做事倒是麻利,他拉开布帘让沐英看到一排贴着符纸的僵尸。

    这些僵尸还是沐英帮四目道长赶尸回来的。

    文才给僵尸上香的功夫,沐英看着有些晃动的僵尸,便伸手用镊子把快要熄灭的莲花灯灯芯夹起来,僵尸瞬间站定。

    文才一阵后怕“火不能灭,灭了就麻烦了,还好沐英你机灵点,要不然这些老兄走得乱七八糟,还没办法抓他们呢。”

    沐英被四目道长特训了十天,对眼前的僵尸比较熟悉,并不怵他们。心里则在默默地吐槽文才,抓他们还不简单,也就你不敢罢了。

    接着两人分工给两排的棺木上香,文才还是神叨叨的边上香边嘴里念叨,叫尸体吃饭。

    沐英看着一副棺木上写着棺主“陈公”的名字,便立在那里不动。

    文才回头见状,催促说,“沐英你愣着干吗?上香呀!”

    “师哥,这副棺木的香炉不见了。”

    “那插在棺木上也是一样的,我来。”说着文才就要分出一炷香,沐英眼疾手快的按住文才的手,不让他动。

    沐英把食指放在嘴边作一个噤声的动作,文才有些疑惑但也没出声。

    沐英心想:这个剧情我熟。

    秋生,你要是还躲在里面准备整文才,那就是送上来让我报仇的,可别怪我了。

    “师哥,我来。”沐英坏心眼地把手中燃着的香全部倒着塞入棺木内。

    不一会儿,只听棺木内传出“啊,烫死我了!”,期间还伴随着头磕到棺材板的闷哼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