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修真小说 > 林正英的爱徒 > 第八章 闯祸

第八章 闯祸

 热门推荐:
    “这是秋生的声音,他又想吓唬我!”文才反应过来有点气急,还黑心眼的用手压着棺材盖,想让秋生多受些罪。

    秋生想从内推开棺材盖,却被外面的人死死地压住,在幽窄的空间,还有一副枯骨贴着他,着实煎熬。

    于是秋生用手拍用脚踹棺木的节奏更加快了一点,“文才?文才,快放我出来,我错了,我再也不吓唬你了。”秋生的声音听着有些大舌头,也不知道是不是被香烫到嘴巴了。

    “行了,师哥,咱们就饶了他这回。”沐英一发话,文才竟也听从了这个帮助了他免受秋生戏耍的小师弟的话,两人合力把棺材盖推开了。

    秋生如获新生的挣扎起身,趴在棺材边满头大汗,看了识破他伎俩的两人一眼,满脸幽怨。

    文才看到秋生还抹着白脸,一身僵尸装扮,更加生气了,“你还扮模扮样地想吓我,早该多关你一会。”

    “我这不是认错了,再说你们也没被吓到,还不快拉我一把。”秋生在文才的助力下走出了晦气的棺木。

    秋生还颇为不服气,带着审视的眼光看了沐英一眼,“小师弟挺厉害,这都被你发现了。”

    “我听到棺木内有呼吸声。”沐英总不能说我看过这段剧情无数次,谁知道秋生真的狗,就是爱整文才,还顺带加上他的份想一起整。

    不反整你一顿,真当我电影剧情是白看的?

    “哟,这么厉害,看来小师弟深藏不露,不如比划两下?”秋生满脸不甘,想要找回面子,还不等沐英反应就动手。

    沐英格挡了几个来回,便招架不住,边挡着边想要退到门外逃跑。

    沐英心里直呼:装x一时爽,奈何他的实力与智慧并不匹配啊!

    秋生看出了沐英的意图,在抓住沐英的破绽后,反擒住他的双手,得意一笑,一脚毫不留情的将沐英踹向停放僵尸的供台前。

    当时,沐英看着眼前越来越近的莲花灯,只有一个念头,“完了。”

    “砰”,供台被沐英撞倒了,莲花灯摔碎,几秒过后,一排八个僵尸额前的黄符纸齐刷刷掉落,僵尸起尸睁眼。

    来不及劝架的文才,反应过来想过去扶起沐英,突然看到起尸的僵尸,嘴里哆哆嗦嗦:“啊!僵尸!”

    糟!秋生只来得及想到一个词。

    眼瞅着新来的小师弟将要被僵尸围住,于是赶紧冲过去起势踹退两个已经靠近沐英的僵尸,将沐英拉起来往后退。

    “文才,快去叫师傅,救命!”秋生对付僵尸还不入门,只会拳脚功夫,眼下就要被僵尸包围,也是怕得不行,赶紧喊醒吓傻的文才去搬救兵。

    文才转身就跑,“师傅!师傅!”

    “沐英,我挡着他们,你快和文才去叫师傅帮忙。”秋生现在十分后悔和沐英动手了。

    “师傅马上就到,这些僵尸我能对付。大师哥,拿着,照他们,护住你自己吧。”沐英观察了一眼局势,瞬间就有了对策。

    沐英快速取下墙上的八卦镜递给秋生,这是原剧情中被文才打碎的物品。

    由于沐英的原因,改变了剧情的走向,剧中本该损坏的道具也就幸免于难了。

    沐英虽然是个平平无奇的小木匠,小茅山道徒。

    沐英虽然和人打架差点,但是他会打僵尸呀!

    在这停尸房里,只见秋生手拿着八卦镜不停照射靠近他的僵尸,阻止他们的行进,八卦镜对于非人类还是很有作用的。

    只见八卦镜不停闪烁耀眼的金光,这些僵尸也摆脱不了被法器克制的设定,僵硬泛白的手臂勉强遮挡自己的眼睛,还残留着微弱的意识知道这个法器惹不得。

    而沐英已经咬破食指,快速出招在离他和秋生最近的僵尸额前点上定尸咒,僵尸瞬间被制服。

    秋生看着沐英这么有能耐的模样,还在感慨。

    文才已经在门外喊来了九叔和四目道长,闻讯赶来的两人,看着文才手指指着出事的方向嘴巴打颤:“里边,里边……”

    “走。”九叔眉头紧皱,赶紧伸头看了看里屋的情况,暗道不好,当机立断喊上四目道长。

    四目道长也看了眼屋里的情况,惊呼一声,还回头看了一眼文才不争气的模样,紧随九叔进屋制服僵尸。

    九叔冲进去时,看到新来的徒弟临危不乱用定尸咒定住僵尸的样子,眼神一亮,随即也咬破手指加入战局,还顺便纠正了四目道长的动作。

    九叔出招凌厉,把僵尸当木桩打的架势,看得四目道长心疼不已,“出手太重了吧,师兄!快散了。”

    “沐英阿,快点帮你师傅解决掉,小心我的顾客啊!”在四目道长定住一个僵尸,还贴心地把僵尸放平的时候,朝沐英交代了声。

    四目道长的话还是要给面子的。

    沐英看着九叔一拳把僵尸打飞到供台前,直呼帅气,也趁机会抢先一步定住僵尸,想在九叔面前好好表现一番,“师傅,你休息一会,剩下的让我来。”

    沐英也不等九叔回话,看着想往门口外面跳的僵尸,一个箭步冲上去,格挡住僵尸的手,再把僵尸定住,接着又连贯的解决掉最后两个僵尸,干净利落,对僵尸也没有下手太重。

    九叔赞许地看了眼沐英,也不多说,扭头便看向呆呆站在窗边不敢出声的秋生和文才,瞪了一眼两人,“还不帮忙。”

    师徒三人默默地把僵尸搬回原位,四目道长则带着沐英往前厅走,有话要说。

    四目道长看了眼沐英身上的脚印,“看你非要拜入我师兄门下,刚来就被欺负,你确定不要拜我为师吗?”

    “跟着师傅,我能学得更多,多谢师叔好意。”

    言外之意就是跟着四目道长学不到东西。

    四目道长品出这话的意思,差点没气死,沐英这混蛋,就该他两个师侄好好磨炼他,哼!

    沐英也知道他自己说错话了,便转移话题地说,“师叔,你的桃木剑可能要等上一段时间才可以。”

    “不着急,等你完工了就给我写信。”

    “我今晚就要出发,送僵尸回原地了,你在这里多保重。”

    ……

    待停尸房一切收拾干净,僵尸也重新贴上黄符纸,四目道长换上了道袍带着沐英从门外走进。

    四目道长指着文才和秋生,怒其不争地训道:“这两个兔崽子,开什么玩笑,欺负新来的师弟,还拿我的顾客来玩。”

    文才指着罪魁祸首秋生辩解,“师叔,不是我。”

    “欸,不要说了,我走了。”四目道长打断文才,并不想听。

    “师弟,多住两天啊。”九叔客套地挽留。

    “行了,后会有期,师哥。”四目道长潇洒地挥手告别众人,转身指挥僵尸往外跳。

    “各位大哥上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