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修真小说 > 林正英的爱徒 > 第九章 早茶

第九章 早茶

 热门推荐:
    九叔先一步把大门打开,目送四目道长离开。

    就这样,四目道长再一次开启他的赶尸之旅。

    九叔返回头看着让人不省心的徒弟们,叉着腰先对秋生训话,“你啊,这么晚了还在这作妖,还不赶紧回去,不然你姑妈又来要人了,回去!”

    “哦。”秋生乖巧地答应,连忙脱下身上的僵尸袍,转头出去清洗了。

    文才偷摸摸的扯了扯还在乖乖等训话的沐英的衣角,示意他赶紧溜。

    “你们两给我站住,我有话跟你们说。”

    “明天你们两跟我一起去喝外国茶。”

    九叔说完这句话,无奈地看了一眼喜上眉梢的文才和神色淡然的沐英,便转头走回房去了。

    ……

    天色渐亮,沐英在庭院内活动筋骨,伸懒腰。

    文才也走了出来和沐英打招呼,“师弟,这么早。”

    “早,师哥。”

    “师弟,你喝过外国茶没有?”文才没头没尾地问了一句。

    “我喜欢喝中国茶。怎么,师哥你没喝过?”沐英知道文才在担心什么。

    呵,有他沐英在,绝对不会让再让那个富家千金任婷婷整蛊到九叔。

    文才却把沐英的话当成了他没喝过外国茶,一张脸皱成苦瓜样,较为失望,“我没喝过,我怕今天出洋相了。”

    “别担心,我会罩你的。”

    ……

    清晨的任家镇,街道两旁的生意,早茶市已经热闹起来,卖鱼摊的老板笑着和九叔打招呼。

    鱼摊老板看着新来的沐英时,九叔便向鱼摊老板介绍了一句,“这是我新收的徒弟,沐英。”

    鱼摊老板也是自来熟,“嗬,这小兄弟一表人才,文才也穿这么整齐,上哪去啊?”

    文才一脸自豪,“师傅带我和我师弟去喝外国茶。”

    鱼摊老板笑说,“快去吧。”

    文才一脸激动地拉着沐英快步追上九叔的步伐,试探地问,“师傅,我可不可以不跟你去见任老爷?”

    九叔疑惑,“为什么?你跟任老爷有过节吗?”

    “不是,我连他长什么样都不知道,不过我长这么大还没喝过外国茶,我怕一会出洋相给师傅丢脸。”文才看着九叔的脸色,有点忸怩,主要是怕自己不会喝外国茶,丢人现眼。

    沐英默默地听了一会便开口,“师哥,要出洋相我替你先出。见任老爷又不是去和他相亲,你不用怕。”

    文才一听这话,想到和素未谋面的任老爷相亲的场景,一阵恶寒。不过有善解人意的师弟愿意出头,暗自窃喜,也不再多嘴。

    英叔停下转身看着两个徒弟,露出慈祥的面孔说,“文才,你这个做师哥的,还没沐英有担当,又懂事,你们都没喝过外国茶,今天师傅就带你们两去见识怎么喝外国茶。”

    沐英欲言又止,要不是知道英叔是记仇,腹黑又傲娇的性格,沐英怕也要信了九叔的话。

    任老爷请九叔喝早茶的外国西餐厅装潢精致,在这个镇上的名气也是往前靠的。

    镇上的名望人士都喜欢到这里来饮茶,感受外国文化。

    迎宾的门童看见九叔一行人的到来,礼貌的打开门欢迎来宾进去。

    大堂经理看见来人,礼貌地上前询问,“请问订了位子没有?”

    九叔显得有些拘谨,“没有。”

    文才则在一旁装模作样地反问大堂经理,“怎么任发没有给我们定位子吗?”

    大堂经理一听任老爷的名字,态度稍微转变,亲自引导九叔一行上二楼餐厅,“任老爷?请跟我来。”

    九叔瞪了一眼文才,文才心虚地低头,不敢说话。

    “九叔你好,请坐。”任发看到九叔的到来,满脸堆笑地起身欢迎。

    “任老爷。”九叔点头回敬,也示意身后的两个徒弟叫人。

    九叔开口暖场寒暄,“听说令千金从省城回来,怎么不请她一块儿来?“

    任发见九叔提到了他自己的女儿,一脸宠溺地笑着回答,“这个丫头,刚学会化妆,一回来呢就到处去教人家了。”

    文才托着脸颊,掩饰翻白眼的动作,嘴里小声嘟囔,“看你长得像个包子,女儿也漂亮不到哪里去。”

    沐英熟悉这个剧情的台词,在桌下踢了一下文才的脚,提醒他别乱说。

    任婷婷可谓是任家镇的镇花,漂亮着呢,待会就怕文才盯着美女转不动眼睛。

    任发笑着抬手,指了一下向他走来的任婷婷,“我丫头来了。”

    本来文才是做作而不在意地回头瞄了一眼,结果真香了。

    任婷婷穿着粉色的洋裙,搭配着一顶粉色的小洋帽,手里拿着小洋伞和小包,落落大方的走过来,嘴巴甜甜地朝任发喊了声,“爸爸。”

    “快叫九叔。”

    “九叔。”

    “欸,坐。哎呀,都这么大了。”九叔感叹真是女大十八变。

    任婷婷淑女落座在文才旁边,对九叔的夸赞微笑回应。

    文才从看见任婷婷的那一刻,就紧盯着任婷婷,眼看就要变身痴汉,说出不该说的台词。

    沐英汗颜,及时拽了拽他的衣角,眼神警告他别丢人。

    文才突然被沐英的眼神吓到,想跟任婷婷说的话都暂时性忘词了。

    随后服务员上餐单,任发问,“你们喝点什么呀?”

    任婷婷在省城喝了不少洋墨水,喝咖啡直接报的英文。

    九叔和文才一脸茫然,他们听不懂任婷婷说的英文单词是什么意思。

    任发杯中的咖啡已经喝完,跟服务员再要了杯咖啡。

    沐英挨着九叔坐,这时便凑过头跟九叔一起看餐单,手指指着一列列的英文单词,似在跟九叔商量吃什么好,实则在跟九叔介绍这些餐单上的东西是什么。

    九叔瞬间对餐单上的东西都了然于心,面上却板着个脸训了沐英一句,“没规矩,吃个早茶哪能让任老爷过于破费。”

    “服务员,我要一杯咖啡,一份蛋挞。”九叔装作习以为常的样子对服务员说,其实内心也是不敢大胆尝试其他食物,怕这些西洋玩意难以下咽。

    文才也赶忙说,“我也要咖啡,一份蛋挞。”

    一桌人都喝咖啡,沐英则突兀地点了壶大红袍。

    “怎么?西式餐厅还没有中国茶了?”

    “师弟,喝茶要去茶楼啊。”文才傻白甜的当着众人的面笑话沐英。

    沐英也不好当着九叔的面,装x地说这年代的咖啡有什么好喝的,毕竟九叔才点了咖啡。

    “我早晨就好喝茶,勿怪。”

    此事揭过,文才也调侃了个寂寞,因为没人回应他。

    毕竟各人有各人的喜好,再加上沐英懂得喝西式早茶,任发父女也没把他当作无知出洋相的人看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