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修真小说 > 林正英的爱徒 > 第十章 价格

第十章 价格

 热门推荐:
    在等咖啡之际,任发开口和九叔聊起了今天的主要目的,他想请九叔帮他们任家看风水,他要迁祖坟。

    任婷婷不时打量着沐英,有点好奇这个人是不是留过洋。

    沐英目不斜视,淡定接受任婷婷的打量,不为所动。

    文才却猜不透沐英刚才瞪他的意思了,他又想和任婷婷搭话时就会莫名其妙地被沐英踩脚警告,内心感到又气又委屈。

    委屈的文才转过身旁听着任发和九叔的对话,结果又忍不住多嘴说话。

    九叔都还没跟雇主确定好相关事宜,心直口快的文才就让任发提前准备好钱。

    要不是场合不对,九叔就要敲文才脑袋,揍他一顿。

    九叔慈祥地看着文才笑着问,“那你想要多少?”

    “起码也得这个数。”文才兴奋的比出两根手指,结果就看到九叔秒变阴沉的脸色,又怂了。

    任老爷觉得文才这个市井小民喊价也不会太离谱,好脾气地笑说,“小意思。”

    这时,沐英插话说,“我师哥说的数是两百块大洋,任老爷。”

    两百块,救你一条命。

    在场的人都默了默。

    九叔握着咖啡杯的手一颤。

    文才喊冤:我想要的是两块大洋!

    任老爷惊讶了,不敢相信九叔的徒弟竟然敢狮子大开口,这难道是九叔的意思?

    沐英有换算过,彼时的民国时期的一块大洋,大约相当于华国货币八百到一千元。

    而一块大洋在民国时期购买力还是很惊人的,它足以支撑一个普通百姓一家几口,一个月的生活开销。

    沐英想,在剧中,有事求茅山道士帮忙的人,虽然对茅山道士多有尊敬,但是对于报酬这方面,平民老百姓囊中羞涩还能理解,但是富商们就不太大方了。

    明明九叔值得!

    任婷婷觉得沐英简直就是在抢钱,忍不住开口刺沐英,“你们可真敢开口,不过是让你们帮忙迁我爷爷的坟罢了。”

    “任小姐,你在省城读的书多,不知道我们茅山道教的讲究,谁人不知道我师傅是十里八乡最厉害的道士,贵有贵的道理,便宜的还不知道怎么坑你们任家呢。”沐英反驳任婷婷,意有所指地说。

    可惜任婷婷不知道之后的剧情发展,这会还是心气高傲的富家大小姐呢。

    沐英从容地又对任发说,“任老爷,我敢代我师傅向您开这个口,是因为我提前去任老太爷安葬的地方仔细观察过。”

    “结果发现,蜻蜓点**让任老太爷住得不太舒服啊,您家的气运也遭受牵连了吧。”

    “破财消灾,您说,值不值得呢?”

    任发震惊,他没想到九叔的徒弟竟然有两把刷子。

    文才更为震惊:不是,师弟你明明是去看一个女人的墓碑的!

    文才傻愣愣地想开口戳穿沐英的谎言,沐英眼疾脚快地又踩了他一脚,眼神严厉地警告文才不要说话。

    文才秒怂。

    任发被唬住了,经过一番考量后,他再想到九叔的能力,能帮他摆平的话,再贵也不是问题!

    “九叔,你要的这个数,没有问题,只要你能帮我搞定。”

    文才听到这话,眼神瞬间亮了。

    和沐英在一旁眼神鼓励九叔接下这个活。

    九叔思索了一下,倒不是因为钱而心动,而是因为沐英说的那番话让他有所疑虑。

    就算报酬没有多少,有异样的墓地就值得他去帮手解决处理,这是他的职责。

    九叔同意了,和任发约定时间,“既然这样,那我们就三天之后动土起棺。”

    随后,服务员端来了五杯咖啡,两叠蛋挞。

    任发带着心事,离桌去会见镇上的黄老板。

    九叔和文才却看着眼前一杯黑的,一杯白的,还不知道怎么喝。

    沐英会意,体贴为九叔服务,“师傅,您一向喝不惯黑咖啡,黑咖啡味苦,我帮你加牛奶和白砂糖调味。”

    “嗯,沐英你有心了。”九叔对这个小徒弟越看越顺眼,心道还好把沐英一起叫来了。

    “师哥,蛋挞太甜了,你贪吃甜食也注意少吃点啊。”沐英根本不知道文才的喜好,只是瞎编一个理由,暗示九叔蛋挞不要再加糖了。

    九叔也是秒懂领会,还颇为关照任婷婷,“任小姐,快趁热吃个蛋挞吧。”

    任婷婷刚才被沐英驳了面子,这会儿看九叔三人还自在的吃喝,极其看不顺眼,客气又疏离的表示不想吃。

    这时,任发已经回来,任婷婷就憋着气找借口离开,“爸爸,我想去买点胭脂水粉。”

    “去吧,一会儿我找你。”

    沐英看任婷婷脸色不好地走了。

    之后有任婷婷去逛街会在街上的胭脂水粉店遇到秋生,两人发生误会的剧情。

    沐英想了想,这要是他们师徒全员都把任婷婷得罪了,任婷婷指不定要发大小姐脾气跟任发说他们的坏话。

    若使得任发不满九叔,换人了可不行,破坏了剧情走向就更不得了。

    沐英越盘算越有可能,赶紧跟九叔说,“师傅,我和文才师哥去找大师哥有点事。”

    “好,那我就自己回去了。”

    文才吃着蛋挞不肯走,抱怨,“我还没吃完呢。”

    “不,你不想吃,快走。”沐英不顾文才的哀求,硬拉着他和任发道别。

    出门后,沐英拖着文才快步去追上任婷婷,想赶在她和秋生发生误会的剧情之前,刷好感度。

    “师弟,你是不是想去追任小姐,我还以为你真不喜欢她呢。”文才自作聪明地分析。

    “先说好啊,追任小姐要公平竞争。”

    沐英直接把文才的恋爱幻想掐灭,无情告诉他真相,“你死心吧,你跟她不可能。”而他,对任婷婷不感兴趣。

    ……

    任婷婷正在街上边走边瞧哪有胭脂水粉店。

    胭脂水粉店内,秋生的姑妈交代秋生,她要出门买菜,等会儿对门的怡红院会有姑娘过来购物,让他好好招待。

    秋生的姑妈出门后便碰上了要向她问路的任婷婷,于是就热情地给任婷婷介绍自家的胭脂水粉,吸引任婷婷进店购物。

    秋生在店内看着门外的洋装美女在和他姑妈聊天,一脸可惜地说,“这么漂亮,做我老婆就好了,真可惜。”随后叹着气回到柜台等待任婷婷的到来。

    任婷婷抬头看了眼胭脂水粉店的招牌上挂着英文店名,颇为满意地推门进去,打量着店内的商品。

    秋生老神在在地说,“小姐,请随便看,我姑妈跟我说过你会来的。”

    这时,沐英带着文才也来到了店门口,推门而入,对着秋生就说,“不,你姑妈跟你说的是,你是个傻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