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玄幻小说 > 柯学世界的鲁邦传人 > 第六十六章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第六十六章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热门推荐:
    “你这瓜保熟吗?”

    白羽此时看了小樱草发来的资料,自然是陷入了疑惑。

    这个团体倒是真的存在,而且并不是第一次作案那种。

    甚至于白羽还觉得这伙人可能是有些偏激的团伙。而且看样子已经有很多其他人盯上了他们。

    “警方要找到他们估计不容易,但也不是没有办法。”小樱草这时候是伸了个懒腰:“总之这些人的头领可能相对而言不太好对付吧。”

    白羽注意到,这个团伙的头领居然是女人,名字叫中田芽衣。而且还非常年轻,今年也就二十岁出头。

    “一个丫头片子有什么难对付的?”

    “对于你而言自然简单。但是对于东京警视厅的能力嘛。”

    小樱草倒是日常的看不起警视厅。

    “得嘞,那么他们老巢在哪里。我直接送警视厅一个顺水人情吧。”

    “你要出手可以,但是这次不能用你的名义。”

    “不能用我的名义?为什么?”白羽自然是有些疑惑。

    “有人盯着呢。而且你忘了你做过什么事了?”

    白羽仔细想想,这才明白小樱草的意思。

    那个明面上的在警视厅的卧底还在呢。这里指的自然是小芝信子。虽然白羽算是救过她一命。但这个女人狡猾得很,是那种混不熟的类型。随时可能会反咬他一口。

    那么出于这个考虑,可能是樱草不想让他的身份被小芝信子洞悉。

    “不过小芝信子最近其实也算老实吧。作为和你二妹的联系人这点。”

    白羽觉得自己应该没有叫错。现在的人格小樱草是七公主里的大姐,所以这么称呼二公主为二妹应该是没问题的。

    “确实还行。”小樱草也是摇头:“只是我二妹这个人,貌似在承受着什么事?”

    “不管什么事,她始终是害死了你们姐妹三人。”

    “是呀……”小樱草这时候是摇头。

    往往这时候她也是会在想,她到底是谁呢?

    她们都是小琉璃的人格,被强加了关于她三个姐妹的人设和性格。甚至于可能他们三个是怎么想事情的,都是已经被小琉璃给设定过了。

    “不要有顾虑,你只需要明白,现在的你就是一个完整的个体就行了。”白羽也是安慰道。

    “吼?倒是没想到我还需要你的安慰。”

    “怎么?不需要是吧,那我就收回我说的话。”白羽这里又是笑道。

    “好了,你也应该去找他们聊聊了。注意一下,你得换个身份。”

    小樱草这里倒是直接扔给了白羽一个本子。

    “就用这个身份。如果需要精细一些的易容,那可以找银狐姐姐帮忙。”

    听到这里,白羽还真是心里一个咯噔:“找银狐帮忙?”

    可不是,最近他发现找银狐的价格如此高,因此都是会尽量不找她了。

    “放心,只是化妆,价格很便宜的。我替你出了。”小樱草是笑道。

    “这么豪爽?”白羽却是一愣,仔细想想,他这才意识到这小琉璃本身就是富婆好吧。

    “就当是你为了我们姐妹四人的辛苦费吧。”

    “你现在这样就懂事多了嘛。”白羽是笑着点头。

    白羽拿着资料,此时倒也是直接动身去找银狐。

    这时候的小樱草看着离去的白羽,算是摇头:“这时候既然已经把他牵连进来了,那么应该要做的,是极力的补偿他对吧。

    有些事情,可能会远远超出他心里的预期……他到时会不会离我们而去呢几位妹妹?”

    ……

    今天白羽去的是银狐的时钟店。

    白羽去放置堂本谅的尸体时去过一次。倒是没想到这家时钟店是确确实实存在了几十年的。

    而这个店长,白羽听银狐说起过,是早在前年就已经去世了。店长无儿无女,也没有老伴。但是和银狐却是相熟的关系。

    白羽听了自然是疑惑:“那店长年轻时候是不是和你有过那种关系?”

    白羽觉得当时这个问题问出来,简直是没有过脑子。就像是送命题。

    当然,与了解的送命题不同。白羽的这道送命题是送的自己的命。

    银狐听了自然是脸色怪异:“怎么说呢,他是我故人之子好吧。”

    “故人之子?”白羽听了是一愣:“你该不会是他后母吧……”

    银狐当时是罕见的气笑了,追着白羽是锤了三拳。

    不过平静下来,当时的银狐也是感慨一声:“我和他的父亲,确实有过那种关系。只是后来他结婚生子了。而且仅仅只是几个晚上的事。”

    白羽倒是没想到能听到银狐过往的情事。

    “你说我喜欢过他吗?应该是有的。但是爱过?好像是真的没有。”

    银狐倒是分得很清楚。哪些是一晚到几晚的关系,哪些又是喜欢的关系。

    但是银狐好像真的没有说过自己爱谁。

    那么白羽也明白了,银狐或许真的是孤独的。故人的儿子都老死了,但是她还活着,还这么年轻,想想心情都会变得微妙才对。

    而这之后,银狐是会扮成这个人,继续帮其开店。

    时钟店的时间停了可以修复,但是人类的时间停了,就真的只能是被困在那里了呀。

    而这次白羽依旧是登门来看银狐,果不其然,这时候的银狐依旧是在扮成老头子在调试着手表的表芯。

    “银狐姐,好久不见。”白羽这时候是笑着和银狐打了声招呼。

    “哦?又有生意了吗?”

    银狐如今虽然是老头的样子,不过恶趣味的,是学着白羽的音色来说话。

    “这次是小樱草请客,想让你帮我易容。”

    “这你应该自己都会才对。”银狐这时候接过来看到白羽要易容的身份,却是笑出声。

    “怎么?原来你是要扮女人呀。”

    白羽也是无奈:“掩饰身份最好的方法就是换个性别。毕竟我可听说过不少的通缉犯可是不惜去这么做的。”

    银狐这时候倒是笑得很开心,像是找到了乐趣:“你这个名字不行呀。为什么不给你取个羽子呢?”

    “行啦别贫了。这能不能整。”

    “那肯定没问题。你就是想扮成侏儒我都有办法办到。”

    这时候银狐倒是先去关了店门,而后示意白羽跟上。

    “其实老实说你扮演的这个身份,容貌过于出众了。我们这些易容的通常有个大忌。不是很有必要应该是不会扮成非常引人注目的人。越低调越普通约好。毕竟要是太丑,也容易引起关注。”

    白羽听了自然是点头,这些事除了怪盗基德以及柯南的母亲她们,应该也没有人会比面前的这个女人更加专业了。

    而且比起他们,银狐胜在经验更为丰富,毕竟是活了至少一百年的家伙。

    “那我需要怎么做呢?”

    “既然是扮演美女,那就做一个热情奔放的也不是不行。就是小心一些,会有很多男人向你搭讪,我怕你忍不住会想打他们。还有就是别随便和陌生男人递来的酒~”

    “不是,你这是教我还是真的教你女儿呀。”白羽是笑骂道。

    “我女儿可不用我教这些。”银狐是笑着摆手。

    “诶?银狐姐,你还有女儿?”白羽听到这个消息自然是一愣。

    “扑街,说漏嘴了。”银狐居然是顺口说了句中文。倒是让白羽更加的想不明白了。

    其实白羽一直搞不清楚银狐是什么国籍的。至少可以肯定是一个混血儿,而且不是日本人。

    而刚才银狐说的话,分明是华夏广府那的人。而且相当的标准。

    “所以银狐姐,你该不会也是华夏人?”

    “为何这么问?”银狐停下脚步,是转而看着白羽。

    “你刚才说的那话,哪学来的。”

    “得~我承认,我父亲是华夏裔的。”银狐倒也老实交代。

    白羽听了倒也是恍然,那时候确实很多华夏人出海经商。倒是没想到银狐还有这么一层背景。

    银狐此时带白羽去的自然是她的化妆间。

    白羽闻到一阵淡淡的香味,以前也闻过,就是在银狐的身上。

    其实银狐真的是一个很有魅力的女人,这时候的容貌顶多也就是其二十岁出头的模样。但因为年纪和履历的缘故。这年轻的长相是有着果子熟透了的韵味~

    “其实呢,我来自的家庭说不普通但也普通吧。不缺钱,但是发生了很多事,现在是全没了。不过也乐得清静。而且不得不说,我也是有后辈的,我有个哥哥,死去很多年啦。但是他的后辈还在的。”

    这倒是让白羽完全没有想到。毕竟在他看来,银狐是一个很有神秘感的女人。

    而没想到神秘的背后,往往却是一些普通中带着不平凡的故事。

    “我从而二十一岁生日变成现在这样,一直到现在,容貌都还是那个时候。可以说我拥有全天下女人最梦寐以求的东西吧。青春永驻,而且我这副皮囊也足够靓丽。”

    “没错,挺靓丽的。尤其是第一次见到真容时我还想约你来着。”白羽是笑着贫了一嘴。

    “你现在也可以约哟。”银狐倒是在给白羽易容的时候趁机身子贴近。

    而白羽毕竟不是初哥,而且算起来的话因为和怜子的那晚有些食髓知味。

    此时的白羽因为是坐在椅子上,而银狐是半蹲着给白羽化妆。这时候的银狐自然是卸去了伪装,露出了容颜。

    “诶?你别动嘛。怎么身子还往里缩,我这还要给你化妆呢。”银狐抱怨一句,但是看白羽的表情,随即是眼睛一眯,笑容逐渐“猥琐”。

    “吼?看样子你小子的确不一样了。”银狐这时候是摇头:“怎么?最近是不是结束了单身呀。”

    “这你都知道?”

    “这还用猜?我见的男人多了。你这样子的分明就是跨过了某条线不久,有些反应是骗不了人的。至少定力方面还差了些。”

    银狐这时候笑得也是极具魅力,倒是让白羽此时不敢正面看她。

    银狐这时候倒是偷笑一声,算是在白羽的耳边低声说道,只不过这声音倒是有些妩媚:“怎么?你现在还能抵挡得住我的攻势?”

    白羽此时是苦笑。

    不得不说,现在的他是有点难抵御银狐的魅力的。

    或者应该说,白羽觉得没有一个男人能够经受得住才对。

    甚至于就在这时,白羽是感觉自己的身体完全不听使唤。大概意思就是脑子不听使唤的感觉。

    但很显然,最后一丝的意志还是让他能够冷静下来的。

    但是这个过程并不好受,白羽至少是觉得,现在的他状态很怪异。而就这样持续了差不多十分钟,白羽都觉得自己差点快克制不住自己了。

    明明银狐什么也没做,只是说话并且帮他化妆。但是他却总有一股难掩的冲动占据着脑海。

    这时银狐是露出笑容:“好了,你经受住了考验,没问题了。”

    白羽自然是一愣,虽说感觉还是和刚才一样,不敢直视银狐的眼睛。

    “其实我是在香味里加了些料。所以你能忍住这么久,真的让我没想到。”

    “不是吧姐,干嘛这么耍我?”

    白羽听到这里,倒是摇头。果然他知道自己变得这么奇怪是有原因的。

    “这可是很必要的。毕竟你要面对的家伙,很可能精于此道。”银狐倒是很专业的分析一句。

    但随即下一秒说的话,是让白羽哭笑不得:“当然,更大的私心嘛,是我其实想让你扑上来的。”

    当然,银狐此时化完妆,是递上镜子给白羽:“怎么样?不错吧。这是易容加上补妆。”

    白羽看了却是瞪大了眼睛:“我这张脸到底是谁呀?没理由这么美才对~”

    “都说了是化妆的效果。虽说你这张脸本来就是美人胚子的。”

    银狐是笑道。

    “好了,你交代的事我也完成了。不错吧。”

    “挺不错,就是这药效什么时候散去。”白羽知道自己现在幸好还是坐着躬身压枪。这时候站起来,那可能就是社死的时候了。

    “还有两个小时。”

    “两个小时?!”白羽听了是瞪大了眼睛。

    “放心,这药不伤身,里面有浴室,你随意。”银狐这时候是笑着离开了房间。

    白羽此时也只能摇头,这个银狐不愧是活到这个岁数的人,这一套是相当的熟练。

    而白羽此时看着对面的浴室,咬咬牙,还是走了进去……(www.101Nove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