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其他小说 > 娇妻入怀:偏执大佬神秘宠妻 > 第327章:长嫂如母

第327章:长嫂如母

 热门推荐:
    【】

    “车子毁了无碍,只要人没事就好。”

    凤绾绾将袋子扔在桌上,直接将他拽过来检查,见额头上撞青了,手背上还破皮流血了,皱着眉头训他:“都受伤流血了,还去买什么烤羊肉啊,先去医院处理伤口啊。”

    “不用去医院,来找你更快点。”

    黎玄越主动将衣袖撩起,直接将其他人忽略,心情很不错的跟她聊了起来:“幸好你帮我改装过这辆车,不然我今晚上就不是破皮流血了,至少也得在医院躺上段时间了。”

    “还笑。”凤绾绾白了他一眼,拿过随身带着的手包,取出自己配的药膏等给他涂抹。

    旁边坐着的楚斯年心情郁闷得很,可面上并没有表露出来,在努力压抑着心里的不爽,双眼阴沉的定在他们俩身上。

    龙斯辰离他坐得最近,清晰感受到了大哥身上散出来的寒气,不着痕迹推了下他,用很小的声音说着:“哥,你这醋劲太大了,酸死人了。”

    楚斯年眨了下眼睛,并没有说什么,不过视线收了回来。

    坐在对面的苏璟太熟悉他的脾气了,为缓解尴尬,立即开口打圆场,主动找黎玄越说话:“黎少,你这挂了彩来,今晚上可不能喝酒了。”

    “抱歉,今晚上不能陪各位尽兴了,稍后以果汁代酒喝几杯,等我这小伤好了,回头再定时间约大家来聚聚。”黎玄越也不想这样,可谁叫他今天运气背呢。

    凤绾绾的速度很快,给他消毒涂抹上药膏后,用创可贴给他黏上,也随手将药膏塞他口袋里,叮嘱着:“不要碰水,涂抹两天就没事了。”

    说完,她转身坐回了楚斯年身边,见他脸色比之前冷了些,一时没猜到原因,还凑过去傻傻的问:“怎么了?”

    楚斯年望着她这双澄澈干净的眼睛,在眼底深处没看到任何情绪,只有坦荡和纯净,淤积在胸口处的郁气缓缓吐了出来,朝她勾起了唇瓣,“没事。黎少买来的烤羊肉,现在吃吗?”

    “吃。”凤绾绾并没有多想,又起身开袋,还笑着跟他说着:“前几天去看望黎爷爷,他正好让保姆买了这烤羊肉回来,超好吃,被我一个人干掉三分之二。”

    黎玄越知道今晚上人多,特意买足了份量,整整一大包烤羊肉串,还有一包烤羊排,袋子一开,浓郁的孜然香味弥漫开来,勾得大家都忍不住流口水了。

    凤绾绾戴着手套给大家分发,先给龙斯辰拿了一小把,“斯辰,这肯定是你喜欢的,你先吃。”

    “先给大哥。”龙斯辰没接。

    凤绾绾无语的看他一眼,只得分一根给楚斯年,还不要脸的来了一句:“长嫂如母,好好品味下这句话。”

    楚斯年被她这句话逗笑了,是发自内心的笑,眉宇间都渗起了笑意。

    龙斯辰也忍不住笑着,伸手接过她递过来的烤羊肉,也送了个白眼给她,故意提醒她:“八字还没一撇呢。”

    “我们家的八字,写法顺序不一样,我们不先写撇,而是先写一捺。”

    她的嘴皮子功夫从来不差,龙斯辰不是她的对手,不跟她呛声了,见大哥笑得很开心,心情一下阴转晴了,忍不住在内心叹了口气,他大哥这辈子注定是落在她手里了。

    凤绾绾给大家发了一圈,没给黎玄越分,只让服务员给他送果汁过来。

    黎玄越先和大家碰了一杯,这才跟她说事:“绾绾,明天有没有空?”

    “明天”凤绾绾想了下,口齿不清的说着:“上午没空,何余超他爸身体不舒服,要去给他看看。”

    黎玄越愣了下,脸上的笑容瞬间收敛:“给何余超的爸爸看病?”

    “是啊。”

    “何余超主动找你的?”黎玄越很不希望她和对方接触。

    凤绾绾正要开口,楚斯年回了他:“何余超先找的我。”

    “所以,你就让绾绾去给他爸治病?”黎玄越看他的眼神很不友好了,透着明显的指责。

    见他们为这事吵起来了,凤绾绾忙替男人解释:“没有,阿年没让我去,我只是看了何余超发来的检查单,发现他爸病得有点蹊跷,我想去亲自确认下。”

    黎玄越淡淡的看了一眼楚斯年,很清楚她这是在维护他,对她有点恨铁不成钢,也头一回对楚斯年冷脸下令了:“明天你亲自陪绾绾去。”

    “放心。”楚斯年心头又被气得不顺了。

    黎玄越不说这事了,对好友道:“绾绾,明天下午两点,我来接你去办点事。”

    “好。”凤绾绾不多问。

    黎玄越想了想,又突然看向秦南汐和傅恒森,问着:“你们俩明天下午有没有特别安排?”

    “我有空。”阿森第一个回答。

    秦南汐想了下明天公司的安排,她可以临时调整下,也点头:“我可以调出时间来。”

    “那明天下午一起去。”

    黎玄越相信他们俩的人品,也是相信他们与凤绾绾的交情,他托人暗中采购了一批货,是为助凤绾绾将来成事的,需要带可靠值得信任的人去清点,他们俩是最好的人选。

    楚斯年见他还带人过去,也就不担心他们俩单独出行了,主动道:“黎少,我下午也没特别安排,可以一同去。”

    龙斯辰也举了下手。

    黎玄越现在看他不顺眼,不想跟他一同办事,果断拒绝:“楚总还是抓紧时间将公司事务转交给辰少吧,外边的事,我们四个搞得定。”

    凤绾绾也不想因为自己的事耽误他的时间,靠在他身上,说着:“阿年,你公司事情多,明天晚上还得陪斯辰去楚家参加家宴,这绝对不能缺席的。”

    “凤绾绾。”楚斯年见她将自己排除在外,心里头很不舒服,脸色一下就黑沉如墨了。

    “你干嘛啊。”凤绾绾蹙起眉头,人也坐直了,头一次抱怨了:“楚斯年,你太霸道了,我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办,你能不能给我一点自由?”

    楚斯年触及到她眼里流露出来的逃离,心脏猛的颤抖的了下,很害怕她转身离开,忙解释:“绾绾,我没有不给你自由,我是担心你的安全。黎少带你去办的事,应该有点危险,你们四个人只有你身手还不错,我怕出事,我和斯辰一同陪着去会安全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