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历史军事 重生之侯府良女 251 某人的身份

251 某人的身份

小说:重生之侯府良女| 作者:福多多| 类别:历史军事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

【文学楼】欢迎您 牢记域名:www.77dus.com,方便下次阅读小说《重生之侯府良女》最新章节...
    定远侯府里今日倒是有了一桩喜事。

    今日大家坐在一起吃饭,吃的好好的,秀儿开始吐了起来,顾怀中还以为她是吃坏了肚,所以叫了大夫来瞧了,哪里知道大夫一号脉就对着顾怀中跪了下去。“恭喜侯爷。贺喜侯府。”大人笑道,“小夫人是又喜了。”

    这个消息简直就好像天上掉下来一个金一样,猛然砸在了顾怀中的身上,“你说的可是真的?”他一激动,一把揪起了大夫的衣襟,“莫不要骗了本侯。”

    “哪里是假啊。”那大夫笑道。“千真万确,千真万确的。”大夫并没害怕,依然笑着说道。

    再三得了大夫的确定,顾怀中仰天长笑了三声,一把将在一边娇羞这的秀儿揽入了怀中,也不再避讳家里人,直接在秀儿的脸上亲了下去,“真是本侯的好宝贝啊!”他与柳月那么多年。也不过就只有顾思阳和顾思雨,弄的他都以为自己是不是不行了。

    事实证明,他是雄风犹在的啊。

    “赏!”顾怀中大手一挥,笑着说道。

    “恭喜老爷,贺喜老爷了。”柳月就觉得一阵的天旋地转,不过她还是很快稳住了阵脚,脸上马上堆了笑,走到顾怀中和秀儿的面前,福了一幅,说道,“如今秀娘妹妹也带了身孕,这府里真的是添了一桩喜事。”

    顾怀中一见柳月竟然没有勃然大怒吃醋,就觉得更是开心了,看来上次他敲山振虎是真的将柳月给镇住了。

    “来人啊,统统有赏!”顾怀中高兴的不得了,于是马上说道。

    站在一边一直冷眼看着的顾思雨忽然说了一句。“父亲,女儿头有点痛,先去休息了。”然后她就转身离去。

    顾怀中被女儿平白的撞了一下,脸上的笑容也落了下来。

    “老爷可千万不要生她的气。”柳月忙打着圆场,“您也知道她才被退婚。心情不佳。”

    说道这个顾怀中也是叹息了一声,女儿是他的,他能不怜惜吗?今日他心情好,自然不会和顾思雨去计较什么,“你放心就是了。”顾怀中拍了拍柳月的肩膀,“日后我定然给她寻一门好亲。”

    陛下赐婚又悔婚,对他应该是心怀愧疚的,只要他去找陛下,顾思雨何愁嫁不出去。上欢沟扛。

    “等开春了。你就带着她跟本侯一起去猎兽节好了。也相看相看,没准就有看的上的。到时候我在舍了一张老脸去求陛下赐婚。不就皆大欢喜了吗?”顾怀中说道。

    柳月的心头一喜,被挪到开春之后的猎兽节就是去年的冬猎节,那可都是只有正夫人才能参加的。没想到顾怀中居然肯带她去,虽然是沾了顾思雨的光,但是毕竟也是一种荣耀啊。

    “多谢老爷了。我这就去劝劝思雨。”柳月忙不迭的道谢,得了顾怀中的应允,她就朝顾思雨的房间跑去。

    不过等她将这个好消息告诉顾思雨之后,顾思雨却是一脸的不屑。

    “什么好亲事?”顾思雨一脸寒霜的对柳月说道,“母亲真的是昏了头了!且不说我是庶出,那些高门大户谁愿意以正夫人的名头娶我过去,再说了,咱们侯府在别人眼中不过就是新贵罢了,我这个庶出之女与人家世家的庶出女比更是低了一些。还有哪一个地位能高过福王殿下的。我的名声坏在他的手里。就要从他那里捞回来。”

    顾思雨说的是不错,她能嫁到什么样的人家去,顾怀中就是去求,也不一定能求到正妻之位回来,她一个被退婚过的,还是庶女,谁家愿意当那个大头,即便请了圣旨,不过也顶多算个平妻罢了,多半还没有这个位置。

    “可是福王殿下是好,但是”柳月欲言又止。

    “母亲莫不是怕了吧?”顾思雨冷冷的看着柳月,“我被长姐欺负成那个样,哥哥被长姐的侍女勾搭跑了也就算了。就连福王殿下也被长姐的侍女给勾引跑了。母亲觉得我就应该认命和善罢甘休吗?”

    “这倒不是!”柳月摇头说道,她一提起这个事情也是恨的牙根很痛。

    “那不就结了。”顾思雨冷声说道,“母亲竟然还有心思在这里劝说我,您的那一亩三分地现在也是冒了烟了。万一秀娘生下来的是个男孩,您这正夫人的位置还怎么去抢?”

    “那贱人能生的下来算啊!”柳月恨声说道。顾思雨说的对,她如今也是焦头烂额的。

    “母亲现在就赶紧也怀上一胎,以防万一。”顾思雨说道,“你想想,即便是秀娘的孩没了,女人多了去了,父亲若是觉得自己还能生的话,随便再去找几个女人回来,母亲能弄死一个,还能弄死几个,到时候被父亲现了,这府里还有咱们的日过吗?”

    顾思雨的话冷冽,如同刀一样的刮着柳月的心。

    “你且放心吧。那狩猎节福王殿下也是要去的。”柳月想了想,“你若是想动手,就那个时候动手,还有两个月的时间,多准备准备。”

    “是。”顾思雨这才冷哼了一声,“我去看看哥哥。”

    “去吧去吧。”柳月现在心思完全都已经飘走了。

    “母亲需要带点什么东西过去吗?”顾思雨问道。

    “你看着给你哥哥送点东西就是了。”柳月有点心不在焉,“我先走了啊。”她一边说,一边迈步出了房门。

    半个时辰之后,柳月换上了一件简朴的衣服,带着风帽从侯府的后门溜了出去。

    她一路走的很急,但是也十分的小心,再三确定没有人跟着她之后,她才调转了方向,直奔同德堂而去。

    进了同德堂,她就朝后院走去,被伙计拦下来,她亮了一块玉佩,那伙计马上就让她进去了。

    “来了?”内堂里坐着一个清矍的男,身穿一套暗青色长袍,他的肤色有点深,眼睛也有点深邃。

    “你赶紧解我的身上的禁制!”柳月一进来就开门见山的说道,“需要多少银开口。”

    “银?”那男微微的笑了起来,“我素来要的就是不银。”他的声音有点低沉。

    “我喜欢的是顾怀中!”柳月有点气急败坏的说道。“你若真的喜欢我,怜惜我,就不要在这样了。”

    “怎么了?”那男起身走了过来,温柔的略开了柳月腮边的碎,“我等了你十多年了,柳月,一个男人有多少的年华可以在等待之中流失?一个侯府夫人的位置对你来说真的那么重要吗?”

    “你没穷过,当然不知道穷的滋味是什么?”柳月怒道,“我不管,我要有孩!我需要有孩来帮我维持住以后的地位。”

    “你要孩,我可以给你啊。”那男微微的俯身在柳月的耳侧轻笑了起来,“而且这世上也只有我能给你孩!” [&]

    “岱善,你够了!”柳月一把将他推开,“当初我救你,求求你,就看在我救过你的面上解了我身上的禁制吧。我真的需要顾怀中的孩。”

    “我说了,你的孩只能是我的!”那男忽然一掐柳月的下颌,微微的眯起了眼睛,“顾怀中我是看在你的面上才不杀他的,像他那样杀死我们那么多族人的人,我放他到现在,已经是还你的救命之恩了!你跟着我回草原,我不会让你受苦!”

    “哈,那种幕天席地的地方,我想想都够了,一刮起风沙来更是铺天盖地。”柳月尖锐的笑了起来,“岱善,你看看我现在,我身上穿的,我头上戴的,还有我用的,是你一个被驱赶出来的巫医能给的起的吗?”

    男的眸光暗了下去。

    “顾思雨和顾思阳睡的是高床软枕,用的是绫罗绸缎,受的是最好的教育。这些是你做一个草原的游医给的起的吗?”柳月见男的神色暗沉了下去,接着说道,“他们是你的孩不错,但是你能带着他们做什么?难道到草原上去放羊放牧,让思阳跟着你去给牛马医治吗?将来思雨要住在那种臭哄哄的毡房之中,你是奴身啊!若是他们跟着你去草原,我跟着你去草原,也就沦为奴隶之身了!你来中原这么长时间,难道这里的繁华都没能感染你吗?”

    “那草原有什么好的!”柳月见男不作声了,越说越是起劲,“你的族人已经将你驱赶出来了!你已经不是高高在上的巫医一族了。你看看你肩膀上的刺青,你敢让那刺青见人吗?谁都知道那是草原奴隶的标志!你是奴隶了!你赶紧解开你给我下的禁制,我不管,我要孩!”

    男凝望着柳月良久,最终缓缓的点了点头,“好。你要孩,我给你一个孩。柳月,不要以为我真心的喜欢你,你就可以随意践踏我的心和尊严,我已经忍痛让你和顾怀中同床共枕了,你可以当他的妻,但是你的孩只能是我的!是我的!”那男忽然弯腰一把将柳月抱起来,不由她分说,就扔到了床上。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添加书签] [章节错误/更新慢]